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41章 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颜恺回家,身上的酒味已经散去了大半,还是能闻到一些的。

    颜棋远远来接他。

    “大嫂来了,祖父很生气。”颜棋跟他打小报告,然后又往他身上嗅了嗅,很嫌弃,“你身上还有酒味。要不,先去我那里喷一点香水?”

    颜恺推开了她。

    他直接去了主客厅。

    不止是祖父,父母也在。

    而陈素商默默坐在下首,低垂着头,也是万分歉意的样子。

    颜恺看到她,心再次狠狠疼了下。

    他没有叫人,直接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里。

    徐歧贞笑着打圆场:“恺恺来了。好了,咱们把事情说清楚。素商,你先说吧。”

    陈素商摇摇头:“我没什么可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

    她到了颜家,告诉祖父说,她想要和颜恺领真正的离婚证。

    她只说:“还没有满两年,是我对不起颜家。祖父,您有什么吩咐,只要我能做的,一定会竭尽所能。”

    颜老一头雾水。

    他询问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颜恺又犯浑,陈素商只说不跟颜恺相关,是她的错。

    “恺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徐歧贞又问。

    上个月,他们俩一起来给陈太太祭祀,看得出是颇有情谊的样子,徐歧贞还以为他们俩会真正在一起。

    不成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什么可说。”颜恺的嗓子被酒精弄得哑了,一说话仍是满口的酒气,“当时就答应了素商,你们不要为难她。要打要骂,都冲着我来吧。”

    颜老气坏了:“你做了什么?你是不是欺负了素商?”

    他的目光很锐。

    两个孩子上次来看他,不是这样的光景。

    “没有,祖父。”陈素商替颜恺解释,“是我的错,我爱上了另一个人,想和他结婚。”

    颜家众人一起哑口。

    颜恺低垂着头,手指死死握紧。

    气氛一时间凝滞。

    约莫过了五分钟,颜老打破了沉寂,对颜恺道:“你先带着素商出去,我们要商量商量。”

    颜恺站起身。

    他先走了出去,陈素商跟着他。

    两个人走出了客厅,往旁边的小花厅去。

    陈素商问他:“喝酒了?”

    “喝了一点。”颜恺道,“昨晚喝的,跟朋友聚聚,没什么大事。”

    陈素商脸色有点白。

    颜恺在花厅的沙发里坐下,目光落在她脸上,发现她眼底淤积很重,也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素商,我们真的……要这样吗?”颜恺的声音是嘶哑的,说出来的话,格外伤感,“没有回转的余地吗?”

    陈素商几乎要崩溃。

    她强忍着情绪,话说得很慢:“我心意已决。”

    颜恺挺恨自己的。

    要是以前对她再好一点,此刻可以咆哮几句,可以呐喊,甚至可以死皮赖脸求她。

    可他又有什么资格?

    在香港的时候,他昏迷了几天,听说那几天出现了大“瘟疫”,他姑姑也说是诅咒。

    陈素商遇到了危险的时候,在她身边,能够帮助她的,是袁雪尧,而不是颜恺。

    她和袁雪尧经历了风险,确定了自己想要的感情,这是应该的。

    颜恺仍是很迷茫。

    他默默点了一根烟。

    他和陈素商不再交谈,静静等待着挂钟滴滴答答的走动。

    颜恺一根烟抽完了,佣人过来请他们。

    颜老做好了决定。

    颜家答应过陈素商,会给她离婚的自由,只要她愿意。

    她又是顾轻舟新找回来的侄女。

    不管是承诺还是和司家的交情,为难陈素商都是不应该的。

    “那你们俩去办吧。”颜老道,“素商,你还要什么吗?”

    陈素商心里已然血流成河。

    她这样给颜家抹黑,他们问的,却是她还想要什么。

    她想要所有人都活着。

    “没有了。”陈素商道。

    她和颜恺去了英国人的总督府。

    新加坡的总督府算是司家的傀儡,司行霈早已打过了招呼,事情办得很顺利。

    陈素商拿到了真正的离婚书。

    走出来的时候,颜恺脚步很快。他走向了汽车,突然却又折回来。

    他用力抱紧了陈素商。

    这是他们最后的告别,从此之后,陈素商就要和袁雪尧在一起了,他再也没资格拥抱她。

    他的胳膊,一寸寸收紧,几乎要将她勒入自己怀里。

    “素商,对不起,我不是你希望的那个人。”颜恺突然就哽咽了,“和从前一样,祝你幸福!”

    他松开了她,回到了汽车里。

    车子扬长而去。

    陈素商身体很空,心里也空,无处着落的伤感,一点点淹没她,她几乎不能呼吸了。

    她的掌心,已经被她的指甲掐破了,她才没有痛哭出声。

    颜恺是个多好的人,他将来会找到更好的女孩子。

    他既温柔,又英俊,同时还有个显赫的家世,比陈素商优秀一万倍的女孩子都随便他挑选。

    “我不后悔。”她想。

    她当时参加天咒,救活了香港数万人,也救活了颜恺和她的亲人,所以才有今天这个局面。

    她一点也不后悔。

    哪怕孤独终老,也是她应得的。

    就像师父说的,术士犯五弊三缺,真在颜家众人身边,对他们而言是种伤害,还不如离得远远的。

    她转身,也上了司家的汽车。

    汽车回到司家时,她对司机说她疲倦了,先要去休息。

    直到晚饭的时候,她才出来。

    她哭的时候不揉眼睛,这样哭得再厉害,眼睛也只是有点红,不会肿起来。

    晚饭的时候,她眼睛是挺红的,但众人不好意思盯着她很瞧。

    “阿璃,过几天我们办个宴席,欢迎你到新加坡。”顾轻舟笑道,“你觉得呢?”

    “我可能过几日就要回去了。”陈素商道。

    司家的孩子们都知道,她今天和颜恺离婚了,听闻这话,心知肚明。

    司玉藻挺难过的。

    “要不下次吧。”司玉藻接她母亲的话,“等四月份的时候,天气更好,可以穿很薄的裙子跳舞。再说了,那时候宣娇也大了一点,可以玩得更开心。”

    顾轻舟笑笑:“这倒是不错。”

    陈素商附和着笑了笑。

    她和颜恺离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新加坡,甚至也传到了香港。

    苏曼洛听到这个消息,打电话回新加坡,再三确认。

    她也有几个朋友,都告诉她说:“是真的。颜少跟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终于离了。我就说嘛,她根本不适合颜少。”

    苏曼洛挂了电话,摘了手里的订婚戒指。

    她给她未婚夫留下一封信,说她要退婚。戒指先退回去,若是需要退还订婚宴的钱,给个账目给她父亲。

    她当即打电话给她父亲,让父亲接她回新加坡。

    “我们会走错路,但最终,我们都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在留给未婚夫信上的最后一句,如此写道。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