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43章 你会妖法吗?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胧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况且,他也不太相信术法。

    上次陈素商那样对他,他事后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只当是自己被什么迷了心窍。

    他是轻瞧陈素商的,不肯承认是她的本事。所以,当他想打陈素商的时候,他的巴掌变成了自扇。

    一巴掌之后,陈胧又扇了自己一巴掌。

    食客们窃窃私语,甚至在偷笑。

    陈皓月察觉不对劲,可她不懂这是怎么了,目瞪口呆看着她哥哥自扇了四个大嘴巴之后,急忙去拉他:哥哥?

    陈胧伸手,重重扇了陈皓月一下。

    陈皓月细皮嫩肉,被她哥哥这一巴掌扇过来,顿时五指红痕,半边面颊都肿了。

    她被打懵了,忘记了后退,然后右边面颊也挨了一下。

    陈胧的手劲,比陈皓月想象中更重。

    她牙齿发酸,血水流在口中。

    她难得机灵了点,急急忙忙后退,陈胧的巴掌就继续扇他自己。

    食客里有人笑出声。

    陈素商看着这一闹剧,慢慢站起身。

    陈皓月见她要走,想要阻拦她,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不能走,你害我哥哥!

    陈素商冷冷瞥了眼她:你也想自己扇嘴巴?

    陈皓月急忙后退两步,不敢挡住她的路。她不知陈素商是怎么做到的,但她的确很邪门。

    来人啊,帮帮我哥哥!陈皓月见陈素商往后厨去了,这才敢高声喊道。

    她虽然狼狈,到底是个美人。

    有两个男人上前,按住了陈胧。

    司玉藻和张辛眉看了场热闹,两个人都很吃惊,完全忘记了言辞。

    回去的时候,司玉藻忍不住感叹:她会妖法吗?

    张辛眉想了想:不知道,你自己回去问问她吧。

    司玉藻隐约透出几分兴奋:我要去趟医院。

    说罢,她转身就要走。

    张辛眉拉住了她:急什么?

    他等会儿就要出海了。

    十几分钟前,玉藻还黏黏糊糊的说舍不得他,一转眼就想把他甩下,自己去赶热闹了。

    这倒霉媳妇!

    不送我去海边?张辛眉问,自己语气里带上了点委屈。

    他和玉藻、宣娇一起过日子久了,他都变幼稚了。

    不了不了,老夫老妻的,送来送去,被雀舫看到了又要笑话。司玉藻欢快的说。

    张辛眉:.......

    张九爷很想正夫纲。

    他揽过了司玉藻的腰,气得在她腰上重重掐了一把:没良心!

    司玉藻痒,笑嘻嘻躲开了。

    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了张辛眉独自站在街头,恨不能再请一天假,好好收拾收拾她。

    司玉藻兴致勃勃去了医院。

    见到康晗的时候,她表情收敛,叫了声舅妈,又看到康晗在吃东西,问:吃的什么?

    凉粉,阿璃买的。康晗心情好,胃口也好。

    她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陈素商陪坐在旁边,表情极力温柔,却也在不经意间有点走神。

    司玉藻听母亲说过陈素商的身世,却没听母亲提过陈素商的术法,故而她的目光总在陈素商身上。

    等陈素商看过来,她立马给陈素商使眼色。

    陈素商会意,低声对康晗说:妈,我出去倒杯水给您。

    康晗说好。

    她也需要一点单独的时间,一边吃女儿买回来的凉粉,一边回忆她的少女时光。

    陈素商和司玉藻走出病房,去了司玉藻的办公室。

    她办公室很宽大明亮。

    ......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你和两个人吵架了。司玉藻眼睛里放光,你是如何做到的?

    陈素商有点意外。

    她的警惕性这么差吗?熟人在场,她应该扫一眼,然后记住的。

    可能是与颜恺的离婚,对她的打击太大,她还没有回神。

    我是术士。陈素商道,那只是一点术法的小玩意儿,障眼法罢了。

    很厉害了!司玉藻道,你能不能教教我?我那闺女,有时候闹起来很烦人,给她用用,让她自己跟自己玩。

    陈素商:.......

    司玉藻见她表情愣了下,很显然她还不了解司小姐满嘴跑火车,故而笑着解释:我开玩笑的。

    陈素商勉强笑了下。

    两个人聊了很久,司玉藻什么也没问道,更觉得陈素商神秘有趣。

    她今天休息,没有病人,下午也没什么大事,她又回娘家去了。

    她刚回来,家里客厅的电话响起,是有个在华民护卫司署的人打过来的。

    司开阊去接了。

    他今天没出门,在家里处理一点文件。

    不要轻举妄动。司开阊道,让他们等一等。

    说罢,他挂了电话,面无表情整理自己的衣襟:阿姐,我要去趟医院。

    你去医院干嘛?司玉藻一头雾水。

    司开阊就解释给她听:有人去报案,说阿璃姐打伤了他们。我要去见见阿璃姐,问一问缘故。要不然,警察署的人会请她去配合询问。

    是什么人报案?

    不知道。

    司玉藻拉住了弟弟:你再去打个电话,问是不是姓陈的兄妹俩。

    司开阊对阿姐言听计从,当即打了。

    果然是陈胧和陈皓月去报案的。

    还敢去报警,这两个人太混账。司玉藻怒不可遏,你别管了,也别去问阿璃,我清楚前因后果,我们去趟华民护卫司署。

    从去年开始,司家在新加坡的不少事务,都是司开阊负责。

    华民护卫司署依托于司家,而机灵的警长,已经知晓陈素商时常出入司家。当有人来报案的时候,自然要先问过司开阊,才好去请陈素商来。

    司开阊开车,姐弟俩去了护卫司署。

    路上,司玉藻把陈胧一进门就骂陈素商的事,说给了司开阊听。

    ......怎么打的?年少老成的司开阊,难得对他阿姐的话感兴趣。

    我也不知道,特意去问了阿璃,她说是术士的障眼法。司玉藻道。

    司开阊没见过这种:下次让她给我们也看看。

    用在谁身上?司玉藻问,要不用在老二身上。

    司开阊:......

    他是想说自己来,不成想他无良的阿姐,想要坑一坑老二司雀舫。

    行。司开阊很干脆答应了。

    他们姐弟无形中定下了司雀舫的命运,远在军舰上的司雀舫,打了个大喷嚏。给力小说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