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57章 恩怨的前因后果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对于谁撒谎这件事,兴趣不大。

    她受宁先生之托,到广西帮花鸢的。花鸢跟胡家有什么恩怨,那是他们的事了,陈素商也没立场去插手。

    她笑了笑,准备离开。

    房间里的胡君元突然又开口了:她不是什么下人之女,她是族里替我挑选的未婚之妻。胡家把她当未来儿媳养育的。

    陈素商:......

    她脚步差点踉跄了下。

    她怎么猜测,也没想到花鸢跟胡家有这层关系。

    怪不得她觉得花鸢对胡君元的恨特别强烈。

    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大概是亲近过,才会真正有刻骨之恨。

    你没必要搀和她跟胡家的事。胡君元又道,陈小姐,可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他听到花鸢叫过陈小姐的,鹦鹉学舌。

    陈素商没有反驳他,只是道:假如真是家务事,那我的确要避嫌。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应该听听花鸢的解释,而不是你。

    说罢,她转身走开了。

    胡君元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眼楼上,脸色阴得能滴下水来。

    他绝不能被人押着回胡家,得想办法逃脱。只可惜,他被陈素商所困,目前仍是受诅咒的影响,术法全部失效。

    他一点术法也用不出来。

    这个夜里,他注定无法入睡。

    他躺在床上,能瞧见窗外的半轮月亮。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花鸢,也是这样的月夜。当时他跟着叔伯和兄长回家,不小心天色太晚,人又很累,就在山下庄子里歇脚。

    胡家山下的庄子足有好几千人,虽然叫庄子,其实形成了小小集镇,还有一条街。

    街上的买卖,都是胡家的,经营的人能从胡家拿到本钱,收入也能拿微薄的一部分。

    花鸢的父母经营着唯一的面点铺子,夜里要做到十一二点,有各色小吃。

    胡君元跟着众人进了铺子,花鸢在灯下擦桌子。她那时候才八岁,已经很懂事了,见人就会笑。

    烛火落在她脸上,给她镶了层淡黄色的边,她的眼珠子很圆也很亮,笑得真诚又澄澈:三老爷,诸位老爷少爷。

    当时,是胡君元的三叔领路。

    胡君元莫名避开了她的眼睛,那时候他才十岁,情窦初开,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有了羞涩与局促。

    这本应该是个好开端的故事,却生生被胡君元自己给毁了。

    他从小自视甚高,也很有野心,而他大哥是个温吞的软性格,这也让胡君元起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他那时候才十来岁,已经比普通大人的心思还要多。

    他暗中喜欢花鸢,可胡家是术士大族,他的心思很快就被察觉了出来。

    十几岁的男孩子们,拿着他的秘密起哄。他尴尬难堪,甚至恼羞成怒。

    而心怀恶意的堂兄弟,说花鸢是奴仆之女,话里话外说胡君元自甘堕落。

    胡君元年少气盛,哪里受得了这些?他为了面子,否定了他对花鸢的爱慕,只说是误会。

    既然是误会,他为了撇清,对花鸢格外刻薄,甚至在奴仆们上山去给主人拜年的时候,主动带头欺负过她。

    花鸢那时候真的很懂事,知晓自己是下人,不敢反抗,也不敢有怨言。

    胡君元十四岁的时候,苗寨有个长老的女儿叫如淮,跟他同年,对他表示好感,又是胡家婶母的外甥女,时常到胡家做客。

    他为了拔高自己,为了从花鸢的流言里彻底解脱出来,他跟如淮走得特别近,两个人几乎要凑成一对了。

    他也放不下花鸢,毕竟是他人生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

    结果,那一年,族里有位叔叔说,花鸢的八字奇特,如果四年后成亲,也许可以生下八字纯阳或者纯阴的孩子,成为胡家下一个天祭者。

    胡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出天祭了,上苍开始怪罪他们了。

    花鸢的命运,从那时候就注定了。

    胡家为了自己,是不惜任何人的,更何况是小小奴仆?

    当时族里决定,让花鸢嫁给和她同年的四堂弟。

    对于胡君元而言,真是个极好的解脱机会,以后再也没人敢说他自甘堕落去喜欢奴仆了。

    可他日夜煎熬。

    他年少冲动,跑去跟祖父说:我愿意娶花鸢。四堂弟性格懦弱,假如他真和花鸢成亲了,生了孩子,也许他会是第二个胡凌生。

    胡凌生是胡家的一块心病,谁也不敢提。胡家上一个天祭的孩子,就是胡凌生的儿子,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祖父看着他年纪小,没有打他,只是很生气让他滚出去。

    后来,族里合计,跟花鸢年纪相仿的孩子里,胡君元性格强势,而且清楚厉害,他也许可以避免悲剧。

    很快,花鸢的父母就死了。

    主人想要奴仆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胡家为了照顾花鸢的感情,隐瞒了真相,做得天衣无缝。

    花鸢被接到了山上。

    她被族里指定给了胡君元。

    她当时的样子,简直有种五雷轰顶的惊讶。

    她还记得胡君元欺负过她,过年她来拜年的时候,把她手里的玩具打到了地上,一脚踩得稀烂,还跟其他人一起哄笑。

    她也记得,山下的人都在说,胡君元跟苗女如淮如胶似漆,两个人可能会结婚。

    为什么她父母遭遇横祸之后,她的命运会雪上加霜?

    可接下来的日子,胡君元并没有欺负她,反而对她很关照。

    她是他未来的妻子了,他对她好,再也不会惹来笑话,他自己也不会丢脸了。

    而且,族里人都知道,他即将要做出大的牺牲,所以格外器重他,他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他心情好,对花鸢也就更好了。

    花鸢无依无靠,把他当成了自己的靠山,逐渐忘记了旧事,跟他亲近了起来。

    他每次跟如淮见面,都会告诉她一声。她如果生闷气,他也会哄哄她。

    一转眼过了三年多,他们再有半年就要成亲了。

    不成想,花鸢突然知晓了全部的真相。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机会替父母报仇,胡家全部都是术士,而她只学了这么几年,学了点皮毛。

    她杀不了他们,但是她可以逃走。

    谁知道将来命运会把她带向何方?所以,她利用了苗女如淮,不动声色跑了。

    她这么一跑,胡君元再次成了族里的大笑话。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