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银河99安装home必发a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一夜未睡。

    早晨五点多,颜恺终于醒了过来。他累到了极致,饱睡一场,精神还不错。

    他醒了之后立马起床,去看陈素商。

    陈素商坐在客栈的院子里,好像在默默背诵着什么。

    你去睡吧,我来替换你。颜恺道,他晚上闹幺蛾子了吗?

    没有,我们还聊了一会儿天。陈素商笑道。

    她的确有点疲乏了,一连打了两个哈欠。

    颜恺又催她:你去睡吧。

    陈素商颔首,起身回房去了。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又瞧见了祭台,以及祭台上那个干瘪漆黑的祭品。

    和上次一样,它仍是睁开了眼睛,血红眼珠子看着陈素商。而陈素商,竟没觉得害怕了,而是和它对视。

    看了几眼之后,那鲜红眼珠子里,突然流下了血泪。

    陈素商看不清楚它的表情,它也没什么表情,可它的眼泪,是悲伤难过的。它好像有很多的话,想要告诉陈素商。

    她想要凑到更近。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重重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她。

    陈素商从睡梦里挣脱,听到了敲门声:阿梨,阿梨你醒了没有?

    是颜恺。

    陈素商立马下床,还以为他如此焦急是出事了。

    不成想,等她推开门的时候,很意外看到了她师父长青道长。

    师父很长时间没有理头发了。

    他打算怀念雪竺,三年内不剪头发,因为古时候服丧是不能理发的。可雪竺不是长青道长的妻子,他连服丧的权力都没有,只得改了个说法,称作:纪念。

    小半年过去了,道长的短头发已经长长了。

    越南天气炎热,他又到处走,半长的头发很不方便,他全部扎起来,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

    他原本就是个英俊又有魅力的男人,现在又扎这么个小辫子,更显得不同寻常,更加好看了。

    .......你怎么住到了客栈?道长一见面就数落徒弟,你这不靠谱的孩子,我还以为你没到,打算走了。

    要不是你师父聪明,临走的时候推演了你的宿相,发现你还在这里,现在咱们就要错过了。

    陈素商:......

    被最不靠谱的人倒打一耙,陈素商委屈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在终于和师父团聚了,陈素商的心情大好:越南的事情忙完了?

    还没有,我跟丢了。道长有点懊恼。

    同时,他又指了颜恺,你怎么回事?离婚了,怎么还跟前夫不清不楚的瞎闹腾?这能闹出什么结果吗?

    颜恺:......

    他什么都没说,为什么要挨道长的炮火?

    陈素商看了眼颜恺:你去饭店,再叫一桌席面过来,我要跟师父说说话。

    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现在吃午饭也不算特别早,颜恺点头,转身去了。

    陈素商一边漱口、梳头,一边把花鸢的事,告诉了道长。

    道长知晓陈素商受宁先生所托,到了靖良要帮衬花鸢,对花鸢的事兴趣不大;但是对三煞阵,道长很好奇,问了又问。

    ......阿梨,你还有一点不知道,三煞阵其实脱胎于降术,用来镇压墓葬里的人,防止出现尸变。长青道长说,它的厉害之处,非要布阵之人亲自来解。你居然能破了这个,了不得。

    我的血符,以前能催动天咒。当时被困其中,我心里实在太着急。陈素商道,所以就冒险做了个尝试。还好,成功了。

    道长欣慰点头: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倒是有一股子懵懂劲。

    说完了阵法,道长又问起了颜恺,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了?时间太长,对他没好处的。

    我知道。陈素商梳头的手略微一顿,我明白的。已经抓到了胡君元,我打算亲自带着他去趟胡家,换回夏南麟。我会留下颜恺和花鸢,趁此机会跟他分开。

    道长说:我陪你去吧。我去越南,也是找一样东西,可惜失败了。反正迟早要去胡家的,我这次先跟你去探探路。

    陈素商说好。

    他们师徒说了片刻的话,颜恺回来了。

    饭店给我们做,一个小时后送过来。颜恺道,道长,您饿不饿?外面还有点心,我去买一点,我看到炒米了。

    道长摆手:不饿。

    花鸢在楼上看到了道长,不知道他是谁,又见他英俊得过分,有点怀疑他只是个花花公子。

    她慢半拍下楼。

    陈素商就把道长介绍给她:这位就是我师父。

    花鸢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她还以为,陈素商说的师父,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可眼前的男人,顶多三十出头,衣裳普通,有点破旧了,却丝毫不损他的风度,是个天生的风流少爷。

    真的?她难以置信,反过来问陈素商。

    总不至于是个玩笑话?

    陈素商道:是真的,这位就是长青道长,他捡到我的时候,也不过十几岁。

    花鸢这才敢相信。

    饭店的席面很快送了过来,客栈的老板借了他们一张大圆桌,摆在院子里。

    四个人围着桌子坐下。

    陈素商先打了一碗饭,又添了小半碗菜,放到了胡君元的窗口,敲了敲窗户。

    窗户被推开。

    胡君元看到了饭菜,腹中饥肠辘辘,接过来就吃,随手又关好了窗户。

    陈素商入席,道长已经在大快朵颐了。

    和颜恺一样,道长对这家菜没报什么希望,结果却是异常的好吃。

    很地道的广西菜。道长说,没想到,这个小地方,居然还有手艺过人的厨子,咱们有口福了。

    颜恺道:听掌柜的说,那厨子以前是在大城市做大厨的,后来打仗才回了老家。

    他们聊了聊菜,话题慢慢的,转到了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陈素商问颜恺:你到靖良来,是为了找乔四的,对吧?

    颜恺心头一紧,他能猜到陈素商接下来要做什么。

    无非是就此别过。

    他不想跟陈素商就此道别。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乔四的妹妹到底在哪里,来这边是大海捞针。估计是找不到了,我不找了,让马尼拉的人等消息吧。颜恺道。

    他表明了他的态度。

    陈素商笑道:既然你不走的话,那我有个任务交给你。

    什么?颜恺的心情一下子好转,充满了希望看着陈素商。

    他的眼神,太过于热烈专注,让陈素商心底莫名发软,后面的话,差点接不下去了。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