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滚球如何段时间赢30万同升国际这里会爆奖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数次梦到胡家的祭品。

    她从前以为,是她小时候见过。如今看来,也许都是她的幻想?

    她幻想中的祭品,为什么是那个样子呢?

    她和胡君元聊了片刻,又有点疲乏了,想再睡一觉。

    刚打算放下碗去睡时,房门被敲响,她师父漫不经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梨,开门。

    陈素商开了门。

    道长换了件颇为奇怪的长袍。陈素商再仔细一瞧,居然是件道袍。他的头发也留长了点,扎成个小冠,用木钗别住,真像个道士了。

    虽说全国解放了,很反对封建迷信,可广西这一代地处偏远,目前政府还是很尊重当地文化,不禁止此类和尚、道士。

    你把头发蓄起来,是打算重新做道士?陈素商问。

    长青道长随手关了门,白了她一眼:做什么道士?

    他大大咧咧在陈素商的房间里坐下。

    陈素商的上等客房,是有个梢间的,虽然只是屏风遮掩,好歹可以遮蔽一二。

    道长和徒弟在梢间说话。

    他的声音很轻。

    宁先生给你的法器,拿出来我瞧一瞧。道长说。

    陈素商拿了出来。

    宁先生一共给了三样:一个玉佩、两枚铜钱。

    玉佩触手温润,是最上等的暖玉,非常珍贵;两枚铜钱有点上锈了,并不值钱。

    道长拿起玉佩,在窗台上一磕,那玉佩顿时碎成两半。

    陈素商忍不住啊了声。

    秘密在玉佩里,这是宁先生的技巧。道长道。

    玉佩掰开,里面果然有个图案。

    图案极小,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瞧个真切。道长有备而来,拿出放大镜,对着它使劲瞧,然后对陈素商道:去,弄点屋檐下的土给我。

    术士画符咒的时候,需要用专门的朱砂、黄纸,当没有这些的时候,是不能乱画的。一旦没有承载的,很可能会破坏当地的地脉。

    这个时候,黄土也能临时充当黄纸,借来一用。

    陈素商急忙出去了。

    她用小帕子包回来一包,不用道长再吩咐,仔仔细细铺陈在桌面上。

    道长一边看玉佩,一边画,终于把玉佩里面的图完完整整画了出来。

    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跟陈素商说:这才是宁先生要给你的。我们这次去胡家,要找胡家的山脉.......

    陈素商:找它做什么?

    胡家为了维持家族的稳定,在山脉旁边,做了个山脉阵。压在阵眼里的法器,维持了千百年,吸取了山峦精华。有了它,用它山脉的力量,反过来再施咒,就可以破天咒。道长说。

    陈素商整个人都端正了身姿。

    她凑得更近了: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真的,你没有骗我?

    道长在她脑门上敲了下。

    ......这个,是找寻山脉的阵法图。你记住图,到时候你上胡家的祭坛。你把祭品放在阵法中间,利用它牵动阵法,然后用你的血.......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的血有什么邪门,不过肯定有用。道长继续说。

    陈素商不反对,只是.......

    师父,咱们俩闯胡家,去做这么大的事?这可不是救夏南麟那么简单。她有点担心,胡家可是术士窝,我们不是去送死吗?

    要有策略。道长说,所以,明天不是我们俩上胡家,而是你自己去胡家。

    陈素商:.......

    就知道师父从来都不靠谱。

    等你找到了山脉的阵眼,我再去挖出法器,胡家彻底乱套,哪里还顾得上我们?到时候,我们再趁乱救出夏南麟。道长说。

    道长轻描淡写,每个字都说得很简单:我们这样、我们那样,可每一步都是很艰难的。

    比如说,陈素商怎么去胡家,又怎么找到祭坛?找到了,再怎么上去?哪怕能上去了,可有时间画符咒?

    假如这些她都成功了,那么还有更难的:找到了山脉的位置,师父怎么过去,怎么能赶在胡家人之前,挖出法器?

    陈素商总感觉她师父别有所图。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袁雪尧怎么不来?天咒除了让他们周身没有生吉之气,也在慢慢吞噬他们的脑子。

    长久下去,陈素商他们可能会没有记忆,到时候什么符咒也记不住了,像个普通人似的。

    袁雪尧应该很急的,毕竟天咒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

    他怎么不来?

    ......你既然知道,怎么不让袁雪尧同行?陈素商问。

    道长又鄙视她:我不是刚从玉佩里面知道吗?宁先生总故作高深,又不会把这些事情直接告诉我。

    那我们要不要等袁雪尧?

    你傻了?宁先生让你来,就是算准了时机。事情越难,时机越重要。这次是咱们的机会,也许千难万难的事情,咱们就能做成呢?道长说。

    陈素商柳眉微蹙: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相信你。

    道长顿时不悦:我看你是讨打!来,给你,你自己瞧。

    陈素商没有自己瞧。

    嘴上说不相信道长,可到底没有当面让师父不快。

    道长把事情说完,甩甩手回房补觉去了,丝毫没觉得他的女徒弟房间里关押两个男人有什么不妥。

    陈素商叹了口气,自己把黄土扫去,也准备睡觉了。

    她仍睡在小榻上。

    睡觉之前,她又给胡君元和那个昏迷不醒的人灌了点符纸水,这才踏踏实实的,任由自己进入梦乡。

    她这一夜睡得格外安稳。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心中终于有了点光明,知晓前途在哪里了。

    翌日天还未亮,道长就过来了。

    胡君元和另一个人还是未醒,这次的符纸水能让他们昏迷好几天。

    陈素商跟着道长出门。

    他们乘坐马车,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

    盛夏的时节里,此处居然起了薄雾。远处有一片树林,有树的地方起雾,没什么异常的。

    越往深处走,雾气越重。

    陈素商看了眼,觉得此地不太对劲,打算拿出罗盘。

    道长鄙视她:不用拿罗盘,这里有一个阵法,让进去的人会‘鬼打墙’,自己再转出来。普通人根本进不了这片树林。这片树林的后面,就是胡家聚集的地方。

    终于找到了这里!

    陈素商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

    我们要过去吗?陈素商问。

    道长说:你先过去。我暂时不去,留在这里等着。

    陈素商到了这会儿,又开始觉得她师父是拿她逗趣了。

    但是,她知道师父不会害她的,故而点点头:那行,我先过去。添加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