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平台网址永利402娱乐网址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被道长气到了,转身走出了饭店。

    颜恺追上了她。

    出了太y,街上很炎热,陈素商走了p刻就一身汗,回头瞧见了颜恺,也是大汗淋漓跟着她。

    她叹了口气,正好前面有个凉棚:“好渴,去喝点茶。”

    颜恺说好。

    凉棚里有j个人闲坐,除了凉茶,还有西瓜。

    颜恺问她:“吃西瓜吗?”

    西瓜熟透了,瓜瓤很红,浸在井水里,瞧着就让人食yu大作。

    陈素商点头。

    颜恺就要了半个西瓜,和陈素商一边吃一边听旁边人闲聊。

    陈素商吃了j口凉西瓜,心里的火气被压下去了,才和颜恺慢慢说话。

    “我不能走。”她对颜恺道,“师父是为了我。”

    “我知道,我没有劝你走的意思。”颜恺道,“不过,我要留下来陪你。上次,我也帮上忙了,是不是?”

    陈素商则道:“你先回去吧,送花鸢和夏南麟先走。在新加坡等我。我若是真要死了,你在我身边,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

    颜恺突然伸手,死死握住了她的手。

    陈素商冲着他笑,想要安抚他:“我随便说说。”

    “不要这样说。”颜恺表情严肃,“看着你冒险,却无能为力,你以为我接受了,但是我心里仍是非常痛苦。哪个男人,不想为心ai的人挡风遮雨?”

    陈素商一时愕然。

    她的确是把颜恺的大度,当成了习以为常。

    陈素商最近太累了,心力憔悴,说话有点不过脑子。

    她回握了颜恺的手:“对不起,我说错了。”

    颜恺没有生气,他只是不喜欢她说丧气话。

    陈素商想了想, 又道:“有种生活,是我想要的、却没有的,你给了我,你就是我的英雄。”

    颜恺笑:“你的道歉很有诚意,我感受到了。”

    “我是说真的。”陈素商道,“我还跟胡君元聊过这个问题”

    她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胡君元,以及一个苗nv。

    陈素商急忙拉住了颜恺,往凉棚后面的小巷子躲去。

    颜恺也瞧见了。

    他默不作声跟着陈素商,两人蹑手蹑脚往里走。

    在拐弯处,他们瞧见了胡君元和苗nv走了过去。

    陈素商想了想,冲颜恺招招手:“跟上去?”

    颜恺把枪拿出来上膛,然后缩在衣袖里,自己先往前走,示意陈素商跟上。

    两人远远看到胡君元与苗nv也拐到了一处僻静处。

    颜恺想了想,从后面绕过去,应该能绕到那边小巷的尾部墙壁外,从那边偷听,更加不容易被发现。

    他拉了陈素商。

    两个人很有默契,他一拉,陈素商就知道他想要g嘛,跟着他转身。

    他们俩从小巷尾探出头,后面是农田,巷子尾部没有门。

    很快,胡君元与苗nv走了出来,到了田埂旁边。

    颜恺和陈素商急忙缩回了脑袋,两个人深深蹲了下去。

    胡君元与苗nv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 “她是胡家选定的人,你杀了她,胡家能饶了你吗?”胡君元气急。

    如淮冷笑:“没有了她,你们胡家就不用娶媳f了吗?都是借口。胡君元,你最不是东西。”

    陈素商侧耳听得更加认真。

    颜恺也竖起了耳朵。

    只听到那苗nv继续骂:“你打小看中了下j仆nv的美se,却没有胆子承认,拿我做了j年的幌子。你别以为我不懂,你小时候耍的那些把戏?”

    “什么把戏?”“你当着外人的面,对我殷勤,百般善待,让所有人都以为你仰慕我。可s下里呢,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你的脸se。你给过我好脸吗?你关怀过我半分吗?”苗nv的声音更加

    高了。

    陈素商看了眼颜恺。

    颜恺无声对她说:“卑鄙。”

    陈素商莞尔,眼睛都弯了。

    苗nv和胡君元继续在吵。

    如淮年少时,见过所有的男孩子,都没有胡君元那样英俊,对他心生ai慕。

    她也不是很了解男孩子。

    胡君元y晴不定,她也搞不懂。他在外人面前,总是很热情的,什么东西都要想着她;可是s下里,他那种冷漠的神se,不能忽略。

    如淮觉得他讨厌自己,可族人都说,胡君元ai上了她,甚至她姑姑也那么说。

    她不是很懂,直到花鸢和胡君元定亲,胡君元终于收起了他所有的伪装,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对如淮冷漠如冰。

    他突然就翻脸了,好像是一场好戏,终于演到了结尾。

    如淮那时候有个猜测,胡君元真正喜欢的,是那个卑j的花鸢。

    她不甘心,但是姑姑说,花鸢活不了多久,这是胡家的秘密,外人不能打听,也不让她给花鸢捣乱。

    谁知道,花鸢居然利用她,从胡家跑掉了。

    姑姑气急败坏,情急之下说了j句错话,却被如淮听懂了。

    如淮那时候以为,胡君元还是喜欢她的。他只不过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敷衍花鸢,也给外人做个样子。

    所以花鸢离开之后,她不计前嫌去与胡君元亲近。

    而胡君元呢,大概是为了表明花鸢跑了,他不是个失败者,他还有如淮,又在人前对如淮热情了点。

    他这一热情,就耗尽了如淮四年多的青春。

    如今,如淮终于是看懂了。

    “你这种男人,无德无情,又胆小怯懦。利用nv人,到处撒谎。”如淮说到这里,突然出手,狠狠掴了胡君元一个耳光。

    胡君元被她打蒙了。“你滚开,我今天就要杀那个花鸢。你如果阻拦,你就跟她一起死。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是不敢和胡家作对,但是我这口气,必须要出。”如淮又道,“你看着她死,你这

    一辈子,都别想心安。”

    颜恺听到了这里,又无声对陈素商道:“狠毒。”

    陈素商再次无声笑了下。

    她冲颜恺做了个手势,让他别再说话。

    胡君元很显然被花鸢堵得没了脾气,呼吸都不顺畅了,良久才说:“你也看到了新来的那个人,头发都白了的那个男人,他术法怕是比你我都要厉害。你要去送死吗?”

    “他又不是花鸢一伙的。”如淮不屑,转身继续要回去。胡君元再次拉住了她:“要小心为上。胡家已经大乱了,你这边出事,没人就得了你。你对付术士,不能太轻率。”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