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安卓版1.8.0亚洲必赢252net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颜恺搂抱着陈素商。

    他莫名有点紧张。

    陈素商等了p刻,最终扬起脸看着他。颜恺瞧着她双颊的红润,心中s软了,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柔软。

    他待要进一步的时候,陈素商突然停了下来。

    她c木皆兵,立马推了下颜恺:“刚刚有人跑了过去,是花鸢吗?”

    颜恺:“……”

    他都不知道,陈素商到底是想继续还是想停止,一时愣在那里。

    他的心思都在她身上,外界的一切都听不清楚。

    而陈素商,是真听到了声音。

    她冲颜恺打了个手势,自己悄悄开门,然后她就瞧见了夏南麟蹑手蹑脚的下楼。

    她让颜恺也瞧。

    颜恺看到了,心中的旖旎一哄而散,再也聚不起来了。

    “……也许,他只是下楼。”颜恺低声说。

    陈素商摇头:“只是下楼,要偷偷摸摸g嘛?”

    “他要偷溜?”颜恺问。

    陈素商又摇头:“我之前听到另一个脚步声下楼了,可能是花鸢。”

    颜恺不知该说什么。

    人家上楼、下楼,也许是办点正常s事。

    他拉过陈素商,轻轻关了房门:“别管他们了……”

    陈素商也觉得,此前不适合管任何人的闲事。她与颜恺,刚刚s定终身,是最浓情蜜意的时候。

    她折身回来。

    颜恺重新抱着她,亲吻了她j下,继而停了下来。

    他进行不下去了。

    “阿梨,我心里一直想着,如果我们重新在一起,办个盛大的婚礼。上次是我不对,差点丢下了你,这是我的遗憾。

    我不想如此潦c对待你,你和你的婚姻,应该更隆重。我ai你,阿梨,我一直想做你的丈夫。”颜恺说罢, 轻轻叹了口气。

    陈素商搂住了他的脖子。

    她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我知道,我能懂。”

    “走吧,我们去追夏南麟,别让他们再闯祸。”颜恺拍了拍她的后背,“我知道你放不下的。”

    陈素商真放不下。

    他们反复告诉了花鸢和夏南麟,让他们俩别轻易出房间,需要什么可以找陈素商。

    那两人还是溜了出去。

    陈素商预感他们俩不太对。

    她和颜恺也悄悄的,打开了房间的门,准备往下溜。

    谁知刚走到道长那边,道长开了房门。

    陈素商好像自己做贼被抓了似的,立马站直了身子。

    她这反应,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颜恺无力扶额,不知道如何替她遮掩了。

    好在道长并没有打算深究不放:“你们俩g嘛去?”

    “花鸢和夏南麟可能溜走了,我要去瞧瞧,不能让他们俩去送死。宁先生说过,要把花鸢带回去的。”陈素商道。

    道长哦了声,随手关上了房门。

    颜恺:“……”

    这师父真够淡然的。

    陈素商不在刻意放缓脚步,而是大步往下跑。

    颜恺紧随其后。

    街上已经没了花鸢和夏南麟的影子。

    陈素商拿出了罗盘,这是以前追踪夏南麟的时候用过的梅花术数,她至今也没改过来。

    罗盘往西,陈素商拉了颜恺的手,两个人往西边追去。

    袁雪尧站在窗前,往下扫了眼,瞧见了陈素商和颜恺,对旁边的道长说:“追对了。”

    “阿梨的术法,这段日子大有进展。”道长很欣,“以后不说呼风唤雨,自保是能够了。”

    袁雪尧没答话。

    他仍是立在窗前,任由初秋微凉的风拂过他的脸。

    陈素商跟普通人混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虽说有不少的大术士最后q妾成群,长命百岁,可凤ao麟角的事,才被记载。

    又有多少术士默默无闻,寂静死去?

    术士对普通人的影响是很大的。

    “阿梨她、为什么改变心意?”袁雪尧问道长。

    他跟道长说的话多了,慢慢也能自控声音了,言语流畅了不少。

    “因为她心中装着颜恺,所以水到渠成,自然而然。”道长说。

    袁雪尧微微阖眼。

    和颜恺相比,他实在不够惹人喜欢。而一开始,阿梨也是表明了拒绝他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成功过。

    他不怪任何人。

    他这次偷偷回了趟袁家。

    长青道长偶然会替袁家说话,觉得与胡家相比,袁家的术法更高深,且没有那么闭塞、愚昧。

    袁雪尧以前天天在家,没有感觉。

    经历过了香港的繁华,再回到袁家,袁雪尧才意识到,那地方是多么的落后、陈旧,人与物都泛着腐朽的气息。

    他忍心让从小生活在南京、念洋文的陈素商,放弃香港的生活,跟着他回到袁家吗?

    他一想到要让她吃苦,心里就难过得厉害。

    那么,陈素商不选择他,反而是很好的。

    袁雪尧暗自伤感,道长难得好脾气的,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想开一点,人生在世,无能为力的事又不止这一件。”

    袁雪尧:“……”

    由此可见,道长真的很会安人,难怪陈素商一天到晚总想要叛出师门。

    他们俩正在说话,不远处突然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是那种搅乱了天地yy二气的炸,而不是普通人能听到、能看见的。

    道长自己带着的大罗盘,响个不停,指针快要成了风车。

    那个方位,正好是陈素商和颜恺追花鸢而去的方位。

    道长和袁雪尧脸se骤变,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他们俩还没有到地方,就迎面遇到了花鸢和夏南麟。

    他们俩急忙往回跑,花鸢死死拉住了夏南麟的手,两人跑得气喘吁吁。

    “怎么回事?”道长声音很急,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花鸢努力指了指后面,大口大口的喘气:“她……如淮……要杀我们……”

    道长不再理会她,急忙往那边跑过去。

    他到的时候,苗nv如淮正疾奔,消失在街道尽头,只留下一抹残影。

    而陈素商和颜恺站着。

    他们俩的旁边,躺着一个人,双目圆睁、面颊通红,像煮熟的虾,已然没了半点气息的。

    是胡君元。

    道长蹙眉。

    他和袁雪尧还打算抢胡家的护阵法器,这个时候,最忌讳与胡家y冲。救陈素商是必然的,可除此之外,其他事都可以缓一缓。

    更加没必要杀胡君元。

    “不是阿梨。”颜恺看到了道长,见他脸se很不好,而身后跟过来的袁雪尧,也是微微拧眉,颜恺就主动提陈素商辩解。

    陈素商没有杀胡君元。

    而胡君元,的确是死透了。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