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76章 心疾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都看着花鸢。

    夏南麟眼底有遮掩不住的失望。

    复仇这件事,在吞噬花鸢。她为了复仇,已然打算放弃自己的性命,以及夏南麟的感情。

    夏南麟抓不住她,救不回她,也感觉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并不高,心里很悲伤,同时又有点愤怒。

    “……你不要胡闹。”陈素商叹气,“花鸢,你……”

    “我知道,我的术法不行,对上胡家是蚍蜉撼树。”花鸢打断了陈素商,“但是,你们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胡家需要我。”

    众人再次齐刷刷看向了她。

    夏南麟也知道此事,虽然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猛然站了起来,难以置信:“你想回胡家,去给他们家生孩子?”

    胡家选中了花鸢,因为她的八字,适合给胡家生出能做祭品的孩子。

    这样的女人是不好找的,要不然胡家这么多年,也不会只有胡凌生的儿子一个。

    花鸢离开了之后,因为她走得太远,胡家失去了她的踪迹。

    胡家对于出逃的花鸢,始终不算特别重视,觉得再找一个也是可以的。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胡家没有找到合适的。

    现在,胡君元死了,胡家的祭品也被陈素商毁了。

    胡家失去了一个有力的帮衬,又失去了祭品。到底选谁和花鸢结婚,什么时候结婚,他们需要重新考量。

    花鸢能光明正大回到胡家,能拖延一时片刻,她就有机会找到胡家的护阵法器。

    她知道胡家藏贵重东西的地方,当初胡君元带着她去看过,还告诉过她如何破解机关锁。

    “这是权宜之计。”花鸢不看夏南麟,也不敢看他,“大不了一死。要不是胡君元挡那一下,我已经死了。我不在乎了,只想要毁了胡家。”

    夏南麟忍受不了了。

    他转身就要出去。

    道长怕他出事,给颜恺和袁雪尧使了个眼色。

    袁雪尧和颜恺站起身,跟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道长和陈素商陪着花鸢。

    道长这个时候,就开始展露他的不靠谱,就像他当初利用袁雪尧兄妹那样。

    他鼓励花鸢:“你的想法很对。人生在世,不赌一把会永远留下遗憾。”

    陈素商很糟心看了眼她师父:“你别撺掇她去送死。”

    “谁能不死?”道长意味深长,“要看怎么死?花鸢,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夜里睡着了之后,梦到过胡家和你的父母吗?你要知道,今晚那些愧疚,仍是会缠着你,缠着你一辈子, 你注定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

    陈素商忍无可忍,吼她师父:“你不能这样!花鸢,他在利用你。”

    道长翻了她一个白眼:“你又不是花鸢,站着说话不腰疼。”

    花鸢看了眼道长,又看了眼陈素商:“陈小姐,道长说得对。”

    陈素商:“……”

    她师父投其所好,把花鸢的心思全部说中了。

    花鸢这会儿,是钻了死胡同。

    她对胡君元的死,并不是无动于衷的。她到底怪谁,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胡君元一死,花鸢突然觉得自己的命,也不是那么重要;自己的爱情,好像也可有可无。

    唯独对胡家的恨,牢不可破。

    她已经没有了理智。

    “花鸢,你听我说!”陈素商急忙去板她的肩膀,“你父母的死,跟你没有关系,唯一的原因,是胡家丧心病狂;胡君元的死,更与你没关系。他要不是自己招惹如淮,如淮也不会来找你报仇。他小时候拿如淮做挡箭牌,如今不过是恶有恶报。

    你的命,跟所有人的命一样珍贵,你不能轻易丢在胡家。你这次去,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你偷到了护阵法器,给了我师父和袁雪尧,他们俩也没把握一定能救回你。”

    花鸢听着她的话,眼睛里一丝波澜也没有。

    正如道长所言,陈素商站着说话不腰疼,与胡家有杀父杀母之仇的,并不是陈素商,她没资格告诉花鸢如何去思考。

    “那么,夏先生呢?”陈素商有气无力,“你想过他吗?”

    花鸢的脸上,抽痛了下。

    她的心口,一瞬间疼得很剧烈。

    她当然记得还有夏南麟。

    她努力捂住了胸口,让这些情绪慢慢散去,才对陈素商道:“他总要往前走的,难过也会过去的。再过几年,也许他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陈素商也忍无可忍了。

    花鸢是彻底的鬼迷心窍了。

    “……你也喜欢过胡君元的,是吗?”陈素商用了杀手锏,“所以,他的死才对你打击这么大。”

    花鸢用力咬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破:“我没有!”

    “你可以骗自己。你要不是因为他,何至于这样?”陈素商冷笑,“你对得起自己的父母?你爱上了仇人的儿子。”

    道长狠狠推了陈素商一把。

    这死丫头,快要把花鸢的情绪搅乱了。

    道长觉得这样挺好的,一个成天想要作死的花鸢,终于要把自己投入火坑,大家都能解脱了。

    花鸢死了,再也不记得仇恨了,再也不痛苦了;而道长和袁雪尧,有机会得到胡家的护脉法器,也许能解了天咒。

    大家都好。

    “我没有!”花鸢猛然站起身,对着陈素商咆哮,“你胡说八道!我恨死了胡家,你为什么要羞辱我?”

    陈素商一时不知该同情谁。

    她看不下去,也转身走了。

    她在楼梯口,遇到了袁雪尧等人。

    袁雪尧正在和颜恺聊天,夏南麟坐在旁边的楼梯上抽烟。

    “……是藏区吗?”颜恺问。

    袁雪尧道:“是。”

    “你自己一个人?藏民信奉的,是不是萨满?”颜恺又问。

    袁雪尧又点头。

    “他们信奉你吗?”颜恺再次问。

    袁雪尧想了想:“他们、供养我。他们信奉萨满,也信奉我。”

    颜恺了然。

    陈素商过来,问他们聊什么:“怎么说到了藏区?”

    “雪尧说,他这段时间,一直在一处很好的地方静修,是在藏区。”颜恺道。

    陈素商没想到,袁雪尧能如此自如和颜恺闲聊。

    她整顿心绪,也问了几句袁雪尧的近况。

    得知袁雪尧一直藏在藏区,只偷偷回过几次袁家,陈素商的心里就特别难受。

    他们兄妹,在袁家的争斗里,算是失败者了,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而袁雪尧,本该是袁家这一代的族长。

    陈素商觉得,袁雪尧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故而她也没多说什么。

    只是提到了花鸢。

    陈素商对他们说:“花鸢铁了心想要去胡家。”

    一旁的夏南麟,手略微抖了下,落下了香烟的灰烬,洋洋洒洒的,好像心也成了灰烬。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