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85章 谁是新娘?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颜恺的脸色很不好。

    他预备说点什么的时候,陈素商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走吧。她凑近他,和他耳语,光阴又不长,干嘛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颜恺由怒转喜。

    他果然什么也没说,淡淡从这群人身边走过,甚至不多看一眼苏曼洛。

    苏曼洛这边一行人,很是失望。

    他们还预备着看场好戏,不成想这场戏草草收尾,把人的心高高悬起,却没了下文。

    众人很觉扫兴。

    而苏曼洛,跑到洗手间去了。等她出来时,眼睛微红,脸上潮潮的,像是狠狠哭过了一场。

    有爱慕她的男士不忍心了。

    她的爱慕者中,有位是小报社的编辑,专门靠写豪门的花边新闻博人眼球,就连司行霈他都编排过。

    英国的律法保护这些小报社,他们肆无忌惮。

    而司行霈,丝毫不介意这些,他从不报复,不扰乱市场。新加坡的文化繁荣,能催动经济繁荣。

    只有经济繁荣,才能增强新加坡的实力,让他们能在世界中真正立足。

    这天晚上,苏曼洛一直坐在那位主编身边,偶然露出几分伤感。

    她需要利用此人。

    果然,那人收到了苏曼洛的鼓励,决定为了她的幸福牺牲一切,包括他自己的爱情。他都快要被自己感动了。

    他写了不少的新闻。

    第二天的小报上,有个极大的标题:新娘是谁?

    下面的副标题:颜少疾走为谁?

    内容是说,颜恺偶遇苏曼洛,陈素商在场,气氛尴尬,当时颜恺不敢面对苏曼洛,落荒而逃。

    整篇文章颇有文采,将那种脚踩两船男人的心思和神态,全部按到了颜恺身上,写得活灵活现。

    颜恺也看到了,他有点恼火了。

    司玉藻那坑货,把这篇文章单独找出来,给陈素商瞧。

    陈素商乐不可支。

    她今天打算和颜恺去趟颜家,见见颜子清和颜老,正在紧张,突然看到这则报道,整个人笑得不行,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他真有这么惨?司玉藻问。

    九成都是臆想。陈素商道,不过写得挺有趣的。我师父常说,人世无常,我真没想到,还能从报纸上读到颜恺这么一面,挺好玩的。

    你这么乐观的话,以后常看看报纸。我每天看小报,能从小报上找到我阿爸的千人千面。司玉藻也笑道,你跟我姆妈一样,她也是看得很欢乐。

    陈素商觉得是真的很有趣。

    颜恺买好了礼物,过来接她,她特意提了此事。

    ......我会找那个主编。颜恺表情微冷。

    玉藻说,报纸也常编排姑父。姑父那样的身份地位,他都不在乎,你干嘛要去找人家?法律都说了,有言论自由。陈素商笑道。

    颜恺很无奈:看着糟心。

    那就别看了,我瞧到了有趣的,再说给你听。陈素商道。

    颜恺说好。

    他们俩到了颜家门口时,颜恺比陈素商还要紧张。

    万一他父亲或者祖父发火,他既要担心陈素商的感情,也要处理好,免得事情后续难以展开。

    陈素商倒是坦坦荡荡的。

    徐歧贞把陈素商要来访的消息,告诉了颜子清和颜老,他们都在客厅等着。

    陈素商进了门,先叫了人。

    颜恺放下了礼物,彼此在沙发里坐定。

    .......香港瘟疫的事,我一直没解释过,如今终于可以说一说。陈素商坐定之后,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当时,是有内情的。

    颜子清和颜老不知什么内情,又觉得她毫无歉意的样子,心里多少有点疙瘩,都没接话。

    只有徐歧贞帮腔:什么内情?

    陈素商就把当时在香港的种种,都告诉了颜子清和颜老。

    香港几十万人,以及颜恺,性命都在一念之间。

    颜老见多识广,在陈素商要求离婚之后,他看过香港的报纸,也觉得那场瘟疫来得蹊跷、去得更加蹊跷。

    且他也见过厉害的术士。

    听到陈素商说完,颜老心中大骇,不免心疼:你怎么不早说?真是傻孩子。

    颜子清心头也是大为震动。

    他和颜老一样,知道陈素商没有撒谎,她真的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你既为了阿恺,又为了我们而离开,我们亏欠了你的。颜子清道。

    反而是一直希望陈素商回来的徐歧贞,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能辩真假。

    ......我一直和颜恺相互爱慕,因为天咒,我才走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也不想颜恺一辈子良心不安。

    可我到底给颜家抹黑了,如今我想再回来,请祖父和父亲原谅我。我给你们磕头。陈素商道。

    说罢,她就站起身。

    众人七手八脚都要搀扶她。

    颜恺眼疾手快,先扶住了她,没有让她跪下去。

    颜老也说:胡闹嘛,你对我们家、对数十万人有这么大的恩情,怎么还要给我们磕头?颜恺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是他的福气。

    你也叫了父亲,以后就是颜家的人。自家人不要这样虚套。颜子清也笑道,然后转头去看徐歧贞,要不,下个月把婚礼办了?

    阿璃如今是轻舟的侄女,轻舟应该是长辈,这个我们要去跟她谈。徐歧贞笑道,阿璃,你和阿恺无需操心,这些事交给我们长辈,你们俩到处玩玩,等着日子结婚即可。

    陈素商道是。

    颜恺到了这个时候,才彻底舒了口气,这是担心坏了。

    早上看到报纸的坏心情,都一扫而空了。

    颜家这边欢声笑语。

    苏曼洛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着报纸,露出了冷笑。

    报纸的舆论偏向了她,颜恺哪怕再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

    与此同时,陈家那边,陈皓月和陈胧在他们母亲的房间里,看着小报,也是幸灾乐祸。

    那个贱种,居然还想再回到颜家去,怎么可能?陈胧忍不住快意。

    他和陈皓月之前有点不和睦,现在又重修于好了。

    提起陈素商,他们俩很忌惮,同时又恨得牙痒痒。

    她真丢脸。陈皓月道,现在的流言蜚语,还是说谁是新娘。等确定新娘是苏曼洛的时候,她还有什么颜面?我们家也丢脸,应该让爸爸去教训她一顿。

    对!陈胧道,让她滚出新加坡,别给我们家抹黑。到底是谁误传她要和颜恺结婚的?简直是胡说八道。关注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