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钱提不出来怎么办亚洲博狗体育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素商改姓的消息登报,陈定等人也第一时间.『.

    宦海沉浮多年的陈定,最清楚时运对一个人的影响。

    他看到报纸之后,愣了足足三分钟。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从他的次子去世之后,他每做一个重大的决定,都会带来恶果。

    他倒霉透顶。

    他是陈素商的养父,不管他对陈素商有多少亲情,这层关系在,他就能利用。

    只要司家认回了陈素商,他就可以登门,恬不知耻去索要好处。哪怕司家再讨厌他,也不会明面上对他冷脸。

    而外界,更加不清楚实情。他们只需要知道,他是司家的亲戚即可。

    如此一来,他在新加坡可以横着走了。

    这该是多么好的翻身机会。

    只可惜,他将这机会白白丢了出去。他担心引火烧身,登报和陈素商断绝了来往,白纸黑字,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哪怕他撒泼打滚,也失去了用武之地。

    三分钟之后,他还直直坐着,心里是凉透了,后颈也僵直着,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老爷?”九太太平乐进来,将晚报从他手中拿走,又将一杯热茶递给了他。

    陈定如梦方醒。

    “……咱们是不是在新加坡住不下去了?”陈定直愣愣问九太太。

    九太太心里也很烦躁。

    她一直觉得陈定狡猾世故,y狠恶毒。他不是个好人,可这个世道,好人都倒霉。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陈定这样的,未必不是个好依靠。

    可渐渐的,她发现陈定坏是真坏,只是运气太差了。

    他这个人运气差成这样,估计是报应。

    平乐不太想和他一起倒霉了。

    “老爷,都是孩子们不懂事,瞎胡说扰乱了您。要不,我去跟素商说一说,毕竟太太还是您的亡q嘛,她总不能不认太太。”平乐道。

    陈定觉得陈素商不会理的。

    陈素商那人,x格很倔强,又很讨厌他。

    他无奈摇头。

    他很想生气,却又觉得生气于事无补,只剩下了心灰。

    陈胧和陈皓月也看到了。

    这对兄都吓傻了眼。

    怪不得上次司家的少爷和小姐那样维护陈素商了。

    他们俩好了伤疤忘了疼。

    “这次不关我们的事,是爸爸要跟她断绝关系的。”陈胧道,“皓月,你去见见她,跟她求个情。”

    陈皓月瞪了眼她哥哥。

    她去求情?

    陈素商什么时候给过她面子?

    “咱们真的完了。”陈皓月突然明白了这个事实,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陈家和苏曼洛各有难堪,成了大笑话。

    而司家那边,热闹非凡。

    顾轻舟办了个盛大的宴席,邀请亲朋好友,热热闹闹把素商介绍给了大家。

    道长也出席了。

    他一张俊秀的小白脸,头发花白,眉ao剃了之后重新长出来的,却是淡淡墨se,看上去仍是英俊不凡;再加上他个高腿长,西装熨帖笔挺,一下子成了全场焦点。

    素商的风头,都被她师父夺去了。

    所有人都在询问,这位长青道长到底是谁。

    “他头发都白了,应该很有些年纪了吧?可瞧着他的脸,也不过三十来岁,这是驻颜有术吗?”有人拉着顾轻舟问。

    顾轻舟跟长青道长不熟。

    要说真正驻颜有术的,倒是那位曾经遇到过的宁先生。

    “……他真是道士?”

    “道士应该是道士的,他还留着发髻的嘛。”

    长青道长因为要纪念雪竺,不剪头发,留出个小小发髻,像道士那样。

    人的气质,是用容貌和t型衬托出来的,用举止和谈吐撑起来的,跟发型关系不大。道流贵公子的气韵,并没有因为他留个道士髻就淹没。

    衣香鬓影中,道长与人言谈甚欢。

    他见多识广,能从经济聊到政治,又能从艺术聊到科学,什么都能说,什么见解都深刻,p刻又收获了一大堆信徒,以及nv子的芳心。

    陈素商和颜恺在一起,两个人为了躲避不停上来问候的人,滑入了舞池。一曲结束,两人也不回去,仍等着第二曲。

    “这家饭店,以前我们常来吃饭。那边柱子后面就是楼梯,要不我们溜到三楼去吹吹风?”颜恺低声问她。

    陈素商依偎在他的臂弯里,很享受繁华满室里的这一隅安静:“姑姑不准我们溜走。我不累,我喜欢和你跳舞。”

    她不是养在深闺的小姑娘,她小时候在山里养大,到了陈家之后去念书,t育课也是很好,再后来逃难,更是四下里奔波。

    她的t质是很好的,别说跳三十分钟的舞,三个小时都行。

    他们俩跳舞的时候,副官进来,跟司行霈耳语。

    司行霈听到了,跟着副官出去。

    陈素商瞧见了这一幕,低声对颜恺说:“姑父好像出去了。”

    颜恺笑道:“姑父的事很多,他哪有空闲的时候?”

    陈素商不再说什么。

    一曲完毕,颜恺觉得应该休息休息了,把陈素商领回了座位上。

    司家的j个孩子围过来。

    玉藻和张辛眉还抱着他们的nv儿,特意给陈素商瞧。

    “宣娇,叫姨母。”司玉藻对nv儿道。

    张宣娇生得像司玉藻,也是个漂亮的小丫头;她的x格,也像司玉藻,活泼机灵,口齿不清叫了声姨母,使劲扑腾,想往陈素商怀里撞。

    张辛眉抱紧了她,因为陈素商穿着丝绸礼f,一抱孩子就要弄皱了,等会儿没办法见人。

    宴席还没有结束。

    陈素商轻轻摸了宣娇的头:“她真可ai,好漂亮。”

    “像我。”司玉藻得意洋洋。

    一旁的张辛眉:“……”

    司大小姐哪怕是到老,也学不会谦虚了。

    陈素商笑:“的确是像你。”

    司玉藻满场瞧了瞧,只看到她母亲和弟弟们,却不见她父亲,问陈素商:“我阿爸哪里去了?”

    “刚刚有人找,姑父出去了。”陈素商说。

    司玉藻听罢,没太在意。她拉了陈素商,要把她的朋友介绍给她。

    颜恺跟了上来。

    后来,司行霈一直没回来。

    顾轻舟怕陈素商多心,跟她解释:“军中有点事,他去忙了。”

    “正事要紧。”陈素商道。

    颜恺则有点好奇是什么事。

    待宴席结束,众人散去,陈素商被顾轻舟领着去送客,他落了单,司玉藻凑到了他身边:“恺哥哥,跟你说一件事。”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