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1889章 老父亲的满足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玉藻从未这般严肃。

    颜恺想起他姑父中途离去,心不免重重咯噔了下,晃得他脸色都微白。

    是胡家的人追过来了吗?

    上次道长跟颜恺和陈素商说,花鸢偷到了胡家的护阵法器,逃离的时候,陈素商一枪打死了胡家的大老爷。

    胡家老太爷盛怒之下,突发风疾,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没过几天也去世了。

    胡家的三老爷当了家主,把胡家旁枝和仆从全部丢下了,只带着胡家嫡系,一夜之间消失了,不知道迁往哪里去了。

    这个梁子,从此结下。

    新加坡不是世外之地,颜恺担心胡家的报复,心中惴惴不安。

    难道,是胡家的人追到了新加坡?

    他心中七上八下的,恨不能把陈素商叫过来护在身后,就听到司玉藻道:“苏曼洛那神经病,她离家出走了。”

    颜恺:“”

    颜少爷内心有好大一场戏,演员众多,戏曲惊人,揭开帷幕的时候,却发现只是一个木偶在灯火下手舞足蹈。

    他简直想要骂人:“她离家出走,管我什么事?你用得着这么慎重其事吓唬我吗?”

    他抹了把头上的虚汗,恨不能揍司玉藻一顿,同时也把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放下了。

    他舒了几口气。

    司玉藻愣了一愣之后,也明白过来:“你吓成这样,是闯什么大祸了?”

    张辛眉也探究似的看向了颜恺。

    颜恺不太想说:“没事。”

    他转身走向了陈素商。

    他不顾还有客人在跟前,拉起了陈素商的手,将她塞到了自家的汽车里,开着车子扬长而去了。

    司玉藻:“”

    她沉默了一瞬,才道:“恺哥哥脑子是不是坏了?”

    张辛眉则道:“他可能结下了什么大仇。看他的样子,仇家应该很厉害,他没什么胜算。”

    司玉藻跟着担心起来:“他能结什么仇?”

    张辛眉摇摇头,他也不是很清楚。

    陈素商手忙脚乱上了颜恺的汽车,裙摆还被车门夹了进去,她用力才扯出来。

    “你没事吧?”她也很担心颜恺。

    颜恺这时候,才慢慢舒了口气。

    “都怪玉藻。”他道。

    他把玉藻的话,以及当时他的想法,都告诉了陈素商。

    他是真担心坏了。

    陈素商的注意力,反而比他集中:“苏小姐离家出走?她往哪里去了?”

    颜恺的心思,这才回到此事上。

    这件事对于他,就像喝了一口白开水,没滋没味,想往心里走都有点费劲。他斟酌了下,没把自己的漠不关心露出来,顺着陈素商的话道:“可能去香港了。”

    陈素商看出了他不愿意多谈。

    她也不想深究他前女友的去向。

    苏曼洛的事,有他父亲去操心。苏鹏是司行霈的大将,司家也会帮忙找人,轮不到颜恺和陈素商去牵肠挂肚的。

    “阿梨,你说胡家的人,迁到哪里去了?”颜恺停顿了几秒,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他心里焦灼,想要装作对苏曼洛有几分担忧也难。

    他此前只担心陈素商。

    胡家还是有点根基的,而且敌暗我明,万一他们找过来,素商会不会有危险?

    “他们家,已经不成气候了。”陈素商道,“假如他们想要重整家园,那么最近几十年,都不会出来报仇;假如他们真的出来寻仇了,那么他们就难以再维持之前的根基,迟早也要完蛋的。”

    “你害怕吗?”颜恺问。

    陈素商笑了笑:“我还好。我师父也有很多的仇人,他也不怎么害怕。”

    颜恺腾出一只手,攥紧了她的手掌:“你如果预测到了危机,就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你不能像上次那样,为了我们的安全,不辞而别,自己承担所有事。”

    陈素商心中一热。

    她点头:“我知道。再说了,那个办法用了一次,不好用第二次。”

    颜恺当即暴怒,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陈素商捂住额头,笑得停不下来:“不开玩笑,真的不开玩笑。”

    她和颜恺离开之后,顾轻舟亲自善后。

    徐歧贞今天也来了。

    她走到了顾轻舟身边,低声问她:“苏曼洛失踪了,你们家是不是也要去找她?”

    “苏鹏请家里人帮忙找,不可能不找的。苏鹏是阿霈身边的老人,阿霈不能寒了这些老人的心。”顾轻舟道。

    徐歧贞心中不甚高兴:“苏曼洛一直勾结报社的人,诬陷素商。之前漫天的谣言,就是她传出来的。她是没脸在新加坡做人才走的。”

    顾轻舟的表情不变。

    徐歧贞看着她,心想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可接下来两三天,司家并没有找到苏曼洛的踪迹,徐歧贞才明白,顾轻舟绝不是任由旁人欺负阿璃的善茬。

    从新加坡离开,能逃离司家的眼线,需要非常的手段,可苏曼洛没有这样的能耐。

    唯一的解释,就是顾轻舟发了话。

    苏曼洛想跑,就让她有多远死多远。看在苏鹏的份上,顾轻舟不会杀死她,却也没说不惩罚她。

    徐歧贞摇头笑了笑。

    “妈咪,你笑什么?”颜棋正好进来,问徐歧贞。

    徐歧贞道:“在笑你姑姑。她还是那么护短。”

    “姑姑怎么了?”颜棋不太了解。

    徐歧贞站起身:“没什么。我要出门去买点东西,你跟我去吗?”

    颜棋支吾了起来。

    徐歧贞有点诧异看向了她:“你怎么了?”

    颜棋立马遮掩:“我肚子疼,小日子来了,我不想出门。”

    说罢,她转身溜了。

    徐歧贞觉得颜棋最近不太对劲,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因为要操心颜恺的婚事,徐歧贞也没空去探究。

    颜恺是哥哥,他的婚事应该排在第一位。徐歧贞想着,等过段时间,颜棋大概会自己告诉她的,也不能着急,就转身出去了。

    司家没找到苏曼洛的踪迹,苏鹏就辞了差事,打算亲自去找。

    他如今只有这么个闺女了。

    苏曼洛除了一身骄纵的臭毛病,什么也没有,也没有独自在外的生活能力。

    苏鹏一定要找到她。

    “儿女都是债。”司行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找吧。我们也会替你留心。”

    司家的情报,是苏曼洛乘坐最新的邮轮,已经到了香港,然后乘坐黑渔船,上岸去了广州。

    司家在国内没有太多的眼线,苏曼洛上岸之后往哪里去了,司行霈就不知道了。

    这点消息,苏鹏自己也会查到的,顾轻舟不让司行霈说,司行霈就没提。

    苏鹏的那个女儿,的确是需要一点惩戒。她实在不像话,比儿子还会惹事。

    司行霈想到了自己的闺女,该念书的时候努力念书,该工作的时候拼命工作,到了年纪谈恋爱、结婚生子,又聪明又漂亮,简直是太完美了,都是他教育得好。

    有了对比,他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成就感。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