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超级保安在都市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天游ty8官网下载明升国际线上娱乐网址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章银星万点

    独眼的嘴也真够损了。这种时候,罗军自然不会跟独眼对骂。那不是军哥的风格。

    罗军眼中闪过寒意,他冷哼一声,突然之间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身似白驹过隙,眨眼之间就来到了独眼的面前。接着,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独眼的脸颊上。

    独眼只觉眼前一闪,根本看都没看清,脸上就被狠狠的抽了。这是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独眼感觉到脸颊都肿了一大半。他顿时怒不可遏,想他独眼也是堂堂保安之王,了不起的人物。居然被罗军如此掌掴。

    啪!

    罗军又一巴掌抽了过来。紧接着,罗军一脚踹中独眼的腹部。独眼蹬蹬蹬后退,最后撑不住摔在了地上。罗军不待独眼反应过来,人又冲了上去,一脚踩在独眼的脸上。

    独眼顿时合血吐出一口牙齿来。

    这一番暴打,独眼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这奇耻大辱让他发疯发狂,可却又无可奈何。他仇恨的看向罗军,咬牙道:“姓罗的杂碎,我道你聪明无比,原来也是个愚蠢的东西。今日老子来就是要让你打的,你等着吧,我杨师叔已经师出有名,他不会放过你的。”

    罗军的确是有火,他本来就是火爆的脾气性格。今日好事被独眼打扰,这是其一。最关键的是独眼对丁涵出言不逊,目光淫邪。要知道,罗军心里是敬重丁涵的。

    丁涵就如是他的禁脔和逆鳞。

    再则,独眼这个人非常不讲究。所有的事情都算是独眼惹出来的,所以,罗军下手绝不会留情。

    罗军冷笑一声,说道:“独眼啊独眼,杨凌出主意让你不要走,前来挑衅我。你以为我猜不出来吗?没有杨凌在你背后撑腰,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在我面前来作死。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这点好,你要来找打,这么贱的要求,我一定会成全你。”

    独眼说道:“我艹你妈!”

    罗军眼神一寒,又一脚踢在了独眼的腹部上。独眼立刻被踢飞出三米之外。

    罗军冷冷说道:“赶紧滚蛋吧,再啰嗦下去,老子索性杀了你,一走了之。”

    独眼一听这话立刻打了个寒战,那里还敢继续跟罗军嘴硬下去。他越来越看不透罗军了,这个罗军,明明知道自己是杨师叔授意,他却还是上套?可他又似乎不打算杀了自己一走了之。

    独眼搞不懂罗军,他突然发现自己虽然被罗军打的挺惨,但却并没有内伤。也就是说,罗军并未下重手。否则以罗军的身手,自己那里能扛得住。

    他爬了起来,转身上车,迅速离去。

    等独眼消失后,罗军转身回到房子里。

    丁涵已经不在,她已经离开了。对于罗军的事情,丁涵不懂,也无法掺和进来。她也知道自己就算担心也没用,更何况,这时候她已经清醒过来,决定了要疏远罗军。

    罗军暗叹一声,哎,大好的机会被自己错过了。可恨的独眼啊,尼玛坏老子好事。

    且不说这些,独眼开着他的大奔行驶在寂静的夜里。

    这是一条林荫道路,林荫道路里路灯明亮。

    这里的探头全部都已经出现了故障,人为的。

    而道路的尽头处,一名黑衣劲装的少女静静的立着。这少女长发飘飘,怀中抱了一口青锋剑。她的打扮就像是古装戏里的美丽女杀手。

    她就如静夜里的幽莲,与这夜晚仿佛融为了一体。

    独眼的车开的并不算太快,他突然就看见了这女子拦住了去路。他是个老手,当然知道这个女人的突然出现是针对自己的。一股猛烈的危机涌上了心头,他心儿提紧,这时候不踩刹车,反而猛踩油门。

    大奔立刻犹如吃了伟哥一样,如霹雳闪电撞向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却是依然恬静,只是在那大奔即将要撞到她身上的那一刹,她突然消失了。

    那一瞬,独眼仿佛看到了天外飞仙,一剑惊鸿!

    随后,大奔失去了平衡。他的车前胎爆开,整个车子把持不住,直接翻了过去。

    大奔车在地面摩擦出激烈的火花。安全气囊爆出,独眼人撞在安全气囊上,这才避免遇难。他在剧烈震荡中稳住了身子,随后待大奔安稳之后,他才从里面爬了出来。

    独眼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抬头便看见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就在她的眼前,她依然抱着她的青锋剑,剑就像是从未出鞘一般。

    黑衣少女的脸蛋绝美,就像是金庸小说里的小龙女一样。她冷冷的看着独眼。

    独眼也就立刻认出了黑衣少女,他惊骇欲绝的说道:“你是杨师叔身边的四大绝杀之一,青莲?”

    黑衣少女淡淡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已经认出我了,那你是要自裁还是要我动手?”

    独眼不可置信,他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他知道这青莲的名头,青莲虽然才十八岁,但是剑术通神,一口青锋剑在手,鬼神辟易。青莲在杨凌的四大绝杀中,名头是排在第二的。

    就算是杨凌手无寸铁的面对持剑的青莲也非常头痛。

    “为什么?杨师叔为什么要杀我?”独眼不解。

    “蠢货!”便也在这时,黑暗中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正是罗军。

    罗军从后面缓缓走了过来,他一边走来,一边说道:“蠢货啊蠢货,难道你还不明白。即使是我打了你那又如何?你赖在海滨不走,本就是你不对。我打了你,武术界的人也只会说你该打。杨凌若是凭借此一点来找我麻烦,岂不让人笑掉大牙。但如果我因为你不走而将你杀了,那么杨凌这个时候来找我麻烦,那就是师出有名了懂吗?”

    独眼吸了一口寒气,罗军的话如醍醐灌顶提醒了他。杨师叔这是要杀了自己,嫁祸给罗军。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罗军明知道自己来挑衅,罗军还是出手打自己的原因了。

    因为打与不打都没什么所谓了,所以罗军干脆就打自己一顿来出出气。这么说起来,自己的这顿打是白挨了。

    独眼知道,这个罗军,实在是睿智无比的人物。将所有的事情都猜到了。

    便也在这时,罗军来到了青莲的面前。

    青莲淡淡冷冷的看向罗军。

    罗军咧嘴一笑,说道:“小妹妹,哥哥我说的对不对?”

    青莲冷冷说道:“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你以为你真的聪明无比,算无遗策?”

    罗军说道:“难道不是吗?”

    青莲说道:“我家少主早猜到你会来救,少主已经交代,若是你来相救,便将你和独眼直接杀了。如此也算一了百了。”

    罗军微微一怔,随后说道:“那倒也行,你们将我和独眼杀了。先公布独眼的死讯,随后再发出报仇的信号,接着又公布我的死讯。那便显得你们手段雷霆可怕了。即震慑了天下人,又圆了面子,真是两全其美啊!”他顿了一顿,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只是我就纳闷啊,小妹妹,你以为你真杀得了我?”

    青莲冷淡的瞅了罗军一眼,她忽然一闪身,却是猛然退出三米之外。

    独眼大惊失色,说道:“不好,她要拔剑,不能让她拔剑。”这时候,他的小命是和罗军连在了一起。自然是要向着罗军的。

    只是可惜,独眼的示警并没有引起罗军的警觉。罗军依然懒洋洋的站在原地。而这时候,青莲已经拔剑。

    那青锋剑如一泓秋水,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寒气森森。

    瞬间让人想起一剑风雷震九州的意味。

    此刻,剑已出!

    独眼不由替罗军着急。罗军无所谓的说道:“她拔剑就拔剑呗,难道你独眼能看出来的事情,我看不出来?”

    独眼不由语塞。

    青莲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过是个还在化劲之中的高手,我此剑在手,金丹之下的高手全部都要受死。”

    罗军呵呵一笑,说道:“小妹妹,你的修为不过是刚踏入化劲。而且我看你痴迷于剑术,你的修为也就到此为止,不可能有所上升了。”

    “但杀你已经足够了。”青莲冷哼一声。

    罗军说道:“呵呵,要是你杀不了我,你就来做我的小老婆怎么样?”

    “找死!”青莲眼中绽出寒光,她突然之间就动了。踏前一步,地面立刻产生龟壳一般的裂纹。她的人如一道疾电冲杀向罗军,手中的青锋剑因为速度太快,居然散发出了如钢铁洪炉的腥味。那空气被灼热的气息点燃,也产生了波纹一般的涌动。

    那剑尖抖动,如银星万点。剑身如灵蛇扭动,扭成了之字形。

    这一剑刺来,忽上忽下,惊天动地,让人根本琢磨不清。

    仅仅是这一剑,就已经是神来之笔了,绝杀青莲的名头绝对得来不虚。

    罗军在这一瞬犹如被万丈剑光包围,躲无可躲。

    这种情况下,一般高手便是要被这气势给吓死。但罗军却是冷静无比,他忽然闭上了眼睛。

    这一刹那,所有的剑意还有气势全部消失。他准确无比的感受到这一剑是要刺杀向他的咽喉。

    于是在紧急中,他忽然脖子一缩,便是将这神来之剑避开了。与此同时,他的五根手指准确无比的搭向青锋剑的剑身。

    只要一搭上去,罗军五指就要爆发出他独门的天玄劲力。那一股爆发力,能瞬间将青锋剑崩成几截。

    罗军这简单的一缩头,一出手已经展示出了他非凡的身手。

    不过,青莲剑术天下无双,却并不是这么好解决的。在一剑落空的瞬间,青莲就意识到了不妙。所以就在罗军五指搭上去的刹那,她剑身猛烈旋转。

    顿时,罗军就察觉到了危险。他若执意要搭上去,五指立刻会被齐齐斩断。

    罗军被迫收手,身子弯腰射弓窜向青莲的肋下。

    近战夺剑!

    面对青莲的凌厉剑锋,罗军反而是节节进攻。

    青莲急速后退,一寸长一寸强,如何能让罗军近身。剑势上扬,忽然双手握剑,猛烈下劈!

    这一剑,居然有迎风一刀斩的意味,便是要将敌人来个开肠破肚。<

相关小说:女配的病娇姐姐我的初代提督老实人战记游戏之道国色天香(王大锤子)神医风流烛火我们是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