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我们是战友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博呗现金博鱼bepay冒充ued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连长出面了,李玮峰不满归不满,但是还是要执行,因为他是见识过连长整他的手段。

    让新兵回寝室,李玮峰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班里的新兵。

    回到寝室的新兵,天真的以为连长出面了,班长肯定会让他们去睡觉。

    韩念斌倒是不这么认为,他总觉得黑老粗班长不会这么罢休。

    “哥几个,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

    韩念斌将背包放在床上,转身向其他新兵道歉。

    因为他非常的清楚,班长说的一人犯错,全班遭罪,这个一人指的就是他,就是因为自己耍小聪明,才让战友们跟着自己受罚。

    他心里非常的愧疚。

    副班长见新兵们都开始忙碌着整理床铺,甚至有人都开始脱衣服了,他暗自摇头,心里嘀咕着新兵就是新兵,都太天真了。

    这时,副班长还是觉得该提醒提醒新兵们。

    正在收拾自己床铺的副班长,好心的向新兵们提醒道:“你们还是别收拾了,以我对班长的了解,他不会…”

    而副班长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发现班长进寝室了,只好闭嘴继续收拾他的床铺。

    李玮峰进寝室后,发现新兵们都在脱衣服,一声冷笑:“哟呵,都脱上了啊?”

    班长的话一出,此刻除了韩念斌,都觉得像是魔鬼般的声音。

    当新兵们愣在当场,停下手上动作时,班长怪笑着再次出声道:“别,别停,继续脱。”

    说完,班长李玮峰转头看向副班长:“陈豪,拿几张报纸过来。”

    “明白,嘿嘿。”

    副班长非常清楚他们的班长是什么想法,阴笑着跑去取挂在门后的报纸。

    韩念斌和新兵们彻底傻眼了,不知道班长这是唱的哪一出。

    班长李玮峰看了看傻愣着的新兵,问他们:“都干嘛呢?当模特啊?快脱。”

    新兵们见班长再催促,不敢一丝怠慢,开始慌慌张张的脱衣服。

    “何杰,你小子干嘛呢?没让你脱裤子。”

    李玮峰发现新兵何杰此时正在脱裤子,哭笑不得的朝他轻声提醒着。

    新兵们全都光膀着上身后,李玮峰命令韩念斌和他的几个难兄难弟开始趴在地上。

    全都趴下后,李玮峰朝副班长招了招手手,嘴里喊着:“陈豪,上菜。”

    “得嘞。”

    副班长很是享受这个画面。

    将报子摊开,开始挨个把报子放在新兵们的身下。

    而当轮到韩念斌时,副班长在他身下铺了一张报子刚走没几步,忽然又退了回来。

    “你小子不一般,一张不够。”

    接着,副班长又在原先的那张报子上面增加了一张报纸。

    这样一来,其他人身下都是一张报子,唯独只有韩念斌比较特殊,放了两张。

    做完这一切,班长李玮峰来到新兵们的面前,先是笑了笑,接着在新兵们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说道:“来,俯卧撑开始,用你们的汗水把报纸浸湿。”

    “我靠…”

    当得知报纸铺在身下是这个目的后,韩念斌此刻心里把副班长骂了个遍,这明摆着比别人多一张报纸是在报复自己。

    没办法,新兵们只好乖乖的开始卖力做俯卧撑。

    班长李玮峰搬了一张战备板凳坐在新兵们面前轻声说着:“都好好做,班长告诉你们,这个报子要是湿了,你们俯卧撑的效果就出来,班长保证你们以后会感激我,等你们练出腹肌啊,胸肌啊啥的,你们一定就会知道,当初这些惩罚都是在锻炼你们。”

    李玮峰正对面趴着做俯卧撑的韩念斌,此刻的他,恨不得把副班长抓过来左摆拳,右勾拳,左鞭腿,右飞腿。

    丫丫呸的,两张报纸,怎么湿…怎么湿…么湿…湿…

    …

    营房外…

    不放心的连长正在往一班的寝室悄无声息的走来。

    这么多年以来,连长李天奇非常了解这个黑老粗班长。

    非常担心这个李玮峰又搞出事来。

    来到一班门口,连长先是附耳在房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当他听到寝室里真的有动静时。

    连长发飙了。

    一脚将寝室的门踹开,并且打开一班的房灯,连长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道:“李玮峰,你个屌班长,给我过来。”

    连长的叫骂声,惊醒了其他班的战士,不过当他们听到连长是在骂一班长时,全都在各班的班长劝导下,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而各班的班长此时基本上都在心里面猜想到接下来的画面。

    尖刀一连的老兵们都知道,尖刀班的李玮峰,是个不仅会立功,还是会闯祸的主,有他在,连队注定没有几天消停的日子。

    甚至在尖刀一连,有个传说,李玮峰带出来的兵,会对他又爱又恨。

    明明被他整的死去活来,却还是对他非常尊敬。

    因为在李玮峰粗暴的训练方式下,他带出来的兵,各个都是连队里的尖子。

    …

    连长的突然出现,将坐在板凳上的李玮峰吓的一个激灵,差点从战备板凳上滑到地上。

    “干得漂亮,连长,整他,整他。”

    韩念斌在心里痛快的发泄着对班长的不瞒。

    一班长李玮峰站在连长的面前,军姿挺拔,大气不敢一出,他知道自己又惹连长不高兴了。

    而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副班长,此刻正在悄无声息的帮他班长打背包。

    “屌班长,给你2分钟时间,打好背包,戴钢盔,给我到连部门口站着。”

    “是。”

    连长走后,李玮峰走向自己的床前,从副班长手里抢过背包绳,继续动手绑副班长完成了一半的军被。

    将背包打好,戴上墙角摆放的钢盔,李玮峰转过身,向傻愣着的新兵们低沉道:“都上床睡觉。”

    班长跑出寝室后。

    韩念斌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拍手喊着“耶”。

    见新兵韩念斌在幸灾乐祸,副班长陈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韩念斌。

    察觉到副班长在怒视自己,韩念斌撇了撇嘴,白了一眼他的副班长后,开始上床睡觉。

    …

    1个多小时以后,当新兵们都已经累的沉沉睡去时,他们的班长李玮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

    副班长陈豪一直没有睡,当他见到班长回来,当即从床上爬起,将他班长的背包取下,解开背包绳,为他班长铺床。

    李玮峰拍了拍副班长的肩膀:“你去睡吧,我自己来。”

    “班长,你没事吧?”副班长关切的询问着。

    李玮峰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而事实上。李玮峰并不是身体的疲惫,而是心灵的疲惫。

    他不怕连长惩罚他,反而很享受连长变着法子的惩罚他。

    不了解的人可能还会以为这个班长有受虐倾向,而恰恰不是,李玮峰他只是很享受这个过程。

    在他心里,始终坚信,只有在这样的训练下,才会有兵味。

    他疲惫的是连长的嘴上功夫。

    当李玮峰坐在床上小声向副班长抱怨连长让他站在连部门口,听了连长一个多小时的精神摧残时,躺在班长对面上铺的韩念斌,一直没睡,此刻正在偷听班长所说的每一句话。

    班长们都睡去后,睡不着的韩念斌,将双手放在脑后,他想母亲韩若云了。

    更想的还是没有给他父爱的父亲。

    “爸爸,我该怎么成为一名向你一样的特种兵呢。”

    韩念斌躺在床上,心里非常的迫切想要尽快成为一名特种兵。

    然而,这个时候的韩念斌并不知道,他的军旅生涯,一直由他的胡叔叔一手策划着。

    当他沉沉睡去之时…

    远在几百公里的韩家…

    韩念斌的母亲穿着居家睡衣,流着眼泪,正站在她丈夫灵位前硬烟着说话。

    “孩子他爸,我刚才做噩梦了,梦到咱们念斌出事了。”

    “你说,念斌这孩子也真是的,去了部队都快一个月了,都不给家里来个电话,我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踏实,你说我要不要去部队看看这孩子。”

    擦拭着眼泪,韩若云焦急的再次自语道:“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咱们孩子在哪个部队哪个城市啊。”

    就在这时,韩若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擦干眼泪,韩若云跑向客厅的电话机旁。

    将电话机旁的电话本翻开,韩若云找寻着她丈夫的老战友胡鑫磊留给她的一个电话号码。

    “这么晚了,会不会打扰到人家…”

    找到号码,正要拨号的韩若云又犯愁了,深更半夜打电话吵醒对方,会不礼貌。

    “不管了。”

    韩若云说服了自己,拨通了号码…

    …

    A军区某特种大队野外训练场…

    这是特种部队标记的一处312深山老林。

    这个地区,常年属于特种部队的特种作战训练地。

    此时的一个野战帐篷内,特种兵们正在帐篷内忙碌着。

    而帐篷内的一处大型液晶屏前,他们的参谋长正专注的盯着液晶屏的画面。

    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军事演习。

    此时,一名正在电脑前编写数据的特种兵接起了一旁响铃的电话。

    电话接通没多久,这名特种兵转向液晶屏前的参谋长胡鑫磊。

    “大灰狼,狼穴传来消息,有个来自孟州的外线打来的电话,并且是找你的,问需不需要帮您转接过来。”

    大灰狼是胡鑫磊在特种部队的代号。

    胡鑫磊先是一愣,接着转过身问道:“孟州的?”

    接电话的特种兵确定的点着头。

相关小说:超级保安在都市国色天香(王大锤子)神医风流烛火异界唯一的男人诡道诀都市之君凌天下我的28岁女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