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美高梅游戏网站网址名仕亚洲ms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大师盯着苏方,狞笑道:“二十年前的事情,老夫很是不服,今天请滕公子公证,老夫要与你再切磋一番炼器之道。等切磋完毕,你再走也不迟。”

    苏方呵呵一笑:“若是我不愿呢?”

    滕公子巍然道:“不比也得比,你若是胜了彭大师,你可以继续在祝族做你的炼器师,若是输了,立即滚出祝族!”

    “既然滕公子这么说,那在下也只有向彭大师领教一番了。正好炼器遇到桎梏,需要找一位炼器师切磋交流一番。”

    苏方十分爽快地答道,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彭大师的杀机。

    “小子,敢打老夫的脸,老夫今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彭大师冷森森地一笑。

    “不知道彭大师打算怎么个比法?”苏方问道,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炼制一件道器,少则数十年,多则千年都有可能,滕公子的时间又是何等宝贵,怎么可能等那么长的时间?”彭大师捋着一尺胡须,阴沉沉地道。

    然后彭大师突然从储物戒之中抓出两道玄光。

    每一道玄光之中,都漂浮着一道被阵法封印的飞剑雏形,上有一道道的手印,以及玄奥、复杂的真火印记,赫然是两道极品飞剑。

    古大师出声赞道:“彭兄居然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宝,炼器水平又提升一个阶梯,真是可喜可贺。”

    “古兄早在十万年前,就达到在下这个高度,与古兄相比,在下真是惭愧。”彭大师谦虚地道,脸上却满是得意之色。

    “二十年前,你以这种方式羞辱于老夫,今天老夫就以同样的方式奉还。这两道飞剑雏形,乃是老夫亲手炼制,就差最后一道工序就可以炼制成功。”

    “你我同时以宝鼎控制火焰,将飞剑雏形炼制成功,谁用的时间短,最终炼制出来的法宝品质高,谁就是获胜者。”

    彭大师道出比试的方法。

    “这么简单?”

    若是比试炼制道器品质高低,苏方还真的比不过这彭大师,到时候不得不请亡君暗中相助。

    没想到,彭大师居然提出这样的比试方法。

    以苏方现在的炼器水平,还不足以炼制极品道器。

    不过以他的火焰神威,完成这最后一道工序,控制火焰焚烧道器的天地道宫,炼制成为飞剑,却还不难做到,并且绝不会弱于彭大师。

    “简单?”

    彭大师在心里一声哼笑,等会儿就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接着彭大师十分大方地道:“为了以示公平,两道飞剑雏形,你先挑选。”

    苏方催动肉身大圆满能力,却并没有从两道飞剑雏形之中发现什么异常,于是随意挑选了一道飞剑雏形。

    彭大师又朝古大师道:“古兄,为了公平,借你的宝物给他一用,免得他输了说是我借助了器鼎的神威。”

    古大师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座十丈来高的器鼎,居然是一件远古法宝,虽然不如天罡造化鼎,却也很是不凡。

    古大师得意地道:“老夫的远古法宝,你这种低级炼器师,一辈子都没机会用到。老夫借你使用一次,你也无需融合器鼎,我会替你催动器鼎,你直接以真火控制器鼎内部火焰即可。”

    “如此很是公平!”苏方淡淡一笑。

    古大师以手印催动器鼎之后,就退到一旁,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

    此时彭大师也拿出一座器鼎,品质却是不如古大师的宝鼎。

    “开始吧!”

    彭大师将器鼎催动,把飞剑雏形打入器鼎之中。

    苏方淡淡一笑,将自己的这道飞剑雏形,解除阵法后,打入宝鼎的阵法之中,然后结印催动幻灭火云的一部分火焰神威,控制器鼎火焰,对剑体进行炼化、酝酿。

    忽然~

    器鼎阵法中爆发出的火焰,与苏方的真火融合之后,一股火炎竟然顺着苏方的真火,迅速逆流回来,进入到苏方的体内。

    这道火炎并不猛烈,反倒带着一股阴寒死气,进入苏方体内之后,立即与苏方的肉身、血气融合,疯狂地吞噬着苏方的生命气息。

    亡君忽然说道:“主人,这是腐元尸炎,乃是以道境复活强者的尸火之中提炼而成,可以迅速腐蚀修士的生命气息,阴毒无比。”

    “腐元尸炎?”

    “主人放心,对于本君而言,这点腐元尸炎,根本就不算什么。”

    亡君在葬天冥棺之中,立即催动一股死亡神威,将苏方体内的腐元尸炎吸得干干净净。

    其实不用亡君出手,苏方的纯阳神威可以炼化一切邪恶之力。

    “看来彭大师和古大师打算置我于死地,肯定是滕楚在幕后指使。来而不往非礼也,亡君,想办法回敬一下。”

    “两只蝼蚁而已,很容易就解决掉。”亡君霸气地道。

    看到苏方以真火去融合器鼎中的火焰,古大师和彭大师相视一笑,两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得意与残酷。

    然后彭大师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苏方,等着苏方当场毙命。

    谁知……

    一炷香过去,苏方看上去安然无恙。

    一个时辰过去,苏方依然没有出现一丝被尸炎吞噬生命气息的迹象。

    “莫非是腐元尸炎没有作用?”

    “这不可能啊,腐元尸炎只要一沾上真火,就会顺着真火渗透到肉身之中,厉害无比,怎么会在这小子身上失效?”

    彭大师和古大师暗中交流着,都是好不诧异。

    苏方的声音传来:“彭大师这是打算故意让我赢吗?如此真是多谢了!”

    彭大师这才发现,自己只顾得去等着看苏方毙命的一幕,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时辰。

    嗤!

    一股火焰将剑体从器鼎中卷出,苏方打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印。

    苏方的火系神威与宝鼎火焰完美融合,不断地焚烧着飞剑雏形,去熔炼飞剑的天地道宫。

    如此状态下,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苏方忽然挥手卷出一股灵液,泼在真火焚烧之中的剑体之上。

    蓬!

    一股雾气升腾而出,又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一道极品飞剑显现在众人眼前。

    直到现在,彭大师的飞剑还在器鼎之中酝酿,距离炼制成功,至少还需要小半天的时间。

    “这小子,驾驭火焰的能力,还真是不凡。”

    “腐元尸炎为什么对他毫无作用?”

    彭大师和古大师震撼之余,百思不得其。

    滕公子的双瞳之中,也有了意外之色。

    石殿中的人们,注意力都被飞剑吸引了过去,谁都没有察觉到的是,苏方泼洒的灵液被燃烧的剑体蒸发,水雾之中有着一丝死气,如同是活物一般,随着水雾向周围弥漫,倏地一下被彭大师吸入到鼻孔之中。

    这道死气,乃是亡君以死亡之道神通缔造的一道印记,被彭大师吸入体内,在他的心脏中潜伏下来,慢慢地吞噬他的生命精气,不出一个月,他的生命之力就会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亡君此时的实力,催动葬天冥棺,连半神强者都可以一战,出手惩治彭大师这小小的炼器师,还不是小菜一碟?

    苏方也给古大师准备了一件礼物,留在宝鼎之中,只要他一催动宝鼎,就会收到这件让他惊喜无比的礼物。

    至于滕公子,直接将他杀了,未免太便宜了他,苏方暂时留他一条命。

    “滕公子,这场炼器比试,是否算我赢了?”苏方看向滕公子。

    “没用的废物。”

    滕公子朝彭大师冷喝一声,然后起身朝石殿之外走去。

    彭大师和古大师悻悻地收起器鼎,临走时狠狠地盯了苏方一眼,自然少不了“以后有你好看”之类的威胁。

    “方大师,万炼大会的名额被滕公子拿走,这该如何是好?”祝夫人万分愧疚,又担心苏方就此拂袖而去,祝族没有炼器师,又要陷入困境。

    “无妨,拿了我的,我会让他重新吐回来,并且还要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

    苏方淡然一笑,然后讪讪而去。

    看着苏方的背影,祝夫人越发觉得这个黑脸年轻炼器师,有些高深莫测。

    滕公子带着滕族的高手和彭、古两尊炼器师,离开祝族之后。

    彭大师忍不住向古大师问道:“古兄,你在宝鼎中准备的手段,怎么没有发挥作用?”

    “我也很是奇怪,腐元尸炎怎么会没有动静?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

    古大师立即剥离一道阳仙,进入体内深处的宝鼎,去查看隐藏在阵法之中的那道腐元尸炎。

    那到腐元尸炎,依然好好地悬浮在器鼎的一处阵法之中,从未被触动似的。

    古大师释放出一道意念,去催动腐元尸炎。

    意念刚刚触及腐元尸炎……

    轰!

    腐元尸炎轰然炸开,化作滚滚尸火,席卷阵法,将古大师的阳仙焚烧、腐蚀。

    还不仅如此。

    尸火冲破器鼎的阵法桎梏,如同山洪冲出器鼎,横卷古大师的肉身内部。

    滋滋滋~

    尸火将古大师的整个肉身疯狂燃烧,在一声声惨叫之中,古大师的肉身被焚烧成为一具不剩一丝血气的干尸。

    滕公子、滕族的那尊虬髯高手、彭大师,一个个都是震撼无比,满心的惊恐。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