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在哪注册易胜博博彩澳门银河12270011.com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废物不死?季昂大人亲手缔造的沧桑大衍阵,他又怎么可能不死?又有谁敢得罪季昂大人,破阵救他出来,他怎能不死?”

    梵旭难以置信地惊叫。

    银发老者冷讪讪地说道:“陌风华为何不死,本座也无权知道。本座此次前来,是传递梵族高层法令,让你自我了断,至于其他的事情,本座也无从得知。”

    “族中高层不是请动主脉强者,请季昂大人出手,就是要保住我。族中高层难道敢违抗主脉强者的意志?”梵旭不甘地咆哮起来。

    银发老者道:“为了救你,同时也为了维护我族颜面,云浊神界梵族高层,这才请主脉强者出面。这次让你自我了断的,不是云浊神界梵族高层,而是主脉高层亲自下达的法令,无人能够改变什么。”

    顿了一下,银发老者叹道:“梵旭,你现在还不明白,那陌风华身后,有着连主脉高层都不得不忌惮的强大存在,所以只有牺牲你了。”

    “怎么可能?”

    梵旭的身子一颤,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一下子瘫在地上。

    夏云姬目瞪口呆,双瞳之中满是不可置信。

    陌风华!

    爷爷是玄陵子,不过是坤虚神宗玄陵道场的掌尊,在坤虚神宗还算是一尊人物,然而与梵族这庞然大物相比,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父亲陌上苍,虽然天赋惊艳绝伦,却过早夭折,并且还得罪了季族这古老神族,季族也不可能为了陌风华这个野种出头。

    难道是三?神君?

    三?神君虽然是星澜神界第一炼器大师,然而他的影响力也只是局限于星澜神界,绝不可能左右到梵族主脉高层的意志。

    一时间,夏云姬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心中更是五味杂陈,震撼、难以置信,还有就是强烈的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又何苦抛弃陌风华,攀附梵旭?

    “梵旭,你为梵族声誉而死,梵族也不会亏待于你,等你死后,梵族为对你厚葬。至于你的女人……既然你喜欢,就让她为你陪葬吧!”

    银发长老平淡的声音,却是如此冷酷。

    夏云姬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满脸的绝望、不甘。

    坤虚神宗。

    巨山之巅的主殿之中,玄陵子、三?神君、坤虚上人等人守在沧桑大衍阵之外,一个个心急如焚。

    眼看陌风华与梵旭之间的血誓战约之日就要到来,而苏方在阵法之中依然毫无动静,一旦不能履行战约,将会受到血誓反噬,必死无疑。

    三火神君联络墨天工,也是音信全无,让他们如何不忧心忡忡?

    玄陵子此时头发全部变成了灰白,暮气沉沉,如同是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

    忽然~

    灵香媚冲入大殿,脸上带着震撼与狂喜之色。

    坤虚上人沉声问道:“灵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香媚大笑道:“好事,大好事!”

    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接着被灵香媚带来的消息,陷入强烈的震撼之中。

    云浊神界忽然发布消息,声称由于陌风华无法履行血誓战约,梵旭自知不敌陌风华,为了梵族声誉,以死明志,已经在数日前自绝而亡!

    夏云姬也为了梵旭殉情而死!

    震撼之余,众人无不狂喜,玄陵子则是兴奋的昏死了过去。

    既然梵旭死掉,血誓战约自然也就随之取消,苏方自然不会受到血誓反噬,即使在阵法中待上个千万年,也是安然无恙。

    唯一让人觉得遗憾的是,苏方肯定是无法参加八万年后的星澜神子争锋大会,错过了这次一飞冲天的机会。

    不过苏方能保住一条性命,就已经是万幸,玄陵子自然不会奢求什么。

    三火神君隐隐猜测到,肯定是师祖墨天工暗中试压,这才迫使梵旭自行了断,替陌风华化解了一场生死危机。

    坤虚上人得知夏云姬的死讯,不由得一阵无奈叹息,同时心中也生出后悔之意,若是当初不放纵夏云姬恣意妄为,夏云姬又怎会丢了性命?

    坤虚上人毕竟是一方界主,自然明白梵旭绝不会真的是为了维护梵族声誉而死,而是被苏方身后强大存在逼迫下不得不死。

    拥有如此强大的背景,若是孙女与苏方结成道侣,坤虚上人这个做爷爷的岂不是也跟着水涨船高?

    大殿外。

    墨天工与老农一般的老者盘坐虚无之中,与天地融合在一起,无人能够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老者出声道:“打铁的,那小子至少需要千万年才能走出阵法,你我守在这里也是无益,还是回去吧。”

    墨天工徐徐说道:“千万年?种地的,不如咱们赌上一次,百万年之内他若是走不出沧桑大衍阵,我替你炼器百万年,若是他走了出来,你将那块龙皮给我。如何?”

    “你想打老夫的那块龙皮的主意?”老者顿时警觉起来。

    “老夫的那块龙皮,可不是寻常神龙之皮,而是天地初开时,在混沌之中诞生的第一条神龙,也就是所有神龙的祖龙,第一次蜕变时褪下的皮,诸天万界中绝无仅有。你想打这无上宝物的主意,课没那么容易。”

    老者露出得意之色。

    旋即老者又道:“不过看在你我关系不错的份上,老夫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这小子能在百万年之内走出阵法,那块祖龙之皮归你,否则,你替老夫炼制十件造化神器。”

    “十件造化神器?种地的,你未免太心黑了一些。”墨天工冷哼一声,咬牙道:“如此咱们说定了!”

    时光飞逝。

    转眼就是万年时光过去。

    对于墨天工这种绝世强者而言,万年时光不过是打个盹儿的工夫,两人盘坐在虚无之中,连姿势都没动一下。

    沧桑大衍阵之中,时光流速要比外界慢千倍,万年时间,阵法中也才是过去十年时间,苏方在时光洞府之内,大约也就是一百年多的时间。

    在此期间,苏方先后走出时光洞府三次,每一次都将领悟到的时光岁月大道,以破阵来进行证悟,一道道阵法印痕不断被破掉,不过距离破阵,还是遥遥无期。

    这一天。

    苏方忽然从时光洞府中飞出,身上喷射出一股劫气,迅速化为了劫火熊熊燃烧起来。

    在时光洞府之中,修行时光岁月大道,苏方同时也不断吞噬丹药,同时也界主洪荒地炎剥离的火焰精华修行,竟然又一次突破,晋升一个新的阶梯。

    劫火和九阳神火呼哧呼哧地燃烧着,持续了一个多月,苏方的气息由八重变成九重,身体内外的天痕,也化为了九道。

    真神九重天!

    大殿外的两尊绝世强者,都是一阵意外,然后老农一般的老者笑呵呵地道:“这小子,提升速度倒是不慢。不过晋升一个阶梯,却对他破阵的帮助不大,墨铁匠,这次你输定了!”

    墨天工颇为自信地一笑。

    时光荏苒,转瞬又是三万年的时光飞逝,苏方在时光洞府中,度过了三百多年的时间。

    又一次飞出时光洞府之后。

    苏方忽然结印,一股时光岁月大道气息,在他的身边萦绕,浑身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岁月如梭,光阴如箭,日月如梭,光阴之箭!”

    苏方一声怒喝,岁月之力化为一黑一白两股阴阳之气,凝结成一道三尺来长的箭矢,拖着一道玄光变幻的光尾,带着一股时空湮灭的惊人气势,向阵法激射而去。

    嗤嗤嗤!

    这道黑白箭矢落在沧桑大衍阵之上,黑白二气游走、变幻之际,爆发出一股神秘而又恐怖的时空湮灭神威,阵法一层层破碎。

    苏方趁机向前走出三步,迈出将近一丈的距离,黑白箭矢的威力被消磨一空,苏方这才停住脚步。

    季昂缔造的沧桑大衍阵,一共笼罩范围只有十丈面积,苏方从中央到阵法外围,也才是五丈之远。

    此时苏方突然爆发的神通,就走出一丈之远,等于是走了五分之一,委实有些惊人。

    苏方所施展的,正是舒云空家族传承秘籍中的时光大道无上神通,光阴之箭!

    光阴之箭不仅可以释放出湮灭时空,破碎时光岁月的神威,若是修行到极致,还可以自如爆发出令时光加速或是倒流的逆天威能。

    不过施展光阴之箭,跟施展天机缩命术一样,也会带来让神人难以承受的代价,消耗大量的生命之力。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天机缩命术会让施法者迅速变得苍老,生命之力流逝,折损修士最为宝贵的命元。

    而施展光阴之箭,则是恰好相反,会让施展神通的修士生命逆生长,从成年迅速变成少年或是孩童,甚至是变成婴儿。

    虽然看似年轻了,实则也同样是损失了生命之力,很难再弥补回来,并且连同修为也跟着一起衰退。

    第一次施展光阴之箭,苏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一名十二三岁的孩子,身上的气息,也衰减到相当于真神一重天的高度,险些跌落到蜕凡境。

    这就是时光岁月大道神通的可怕之处,威力惊人,同样也有着恐怖的限制。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