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拉菲登录外围提现一倍流水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杀星城的一座楼阁之中。

    一尊正盘坐修炼的秃头大汉,右手一翻,一道纹符出现在手中。

    一道红光从纹符中迸射出来,化为一尊身影,冷冰冰的声音传来:“疯雷,我罗天挑战你!”

    “罗天?罗天是谁?”

    秃头大汉将意识渗透道纹符之中。

    纹符之中有资料的修士,都是在血杀台上留下战绩的,苏方从未上过血杀台,在资料当中自然是无法找到他的名字。

    秃头大汉不屑冷笑,杀意昂然:“一个从未上过血杀台的白丁,竟敢挑战我疯雷?在杀星城,永远都少不了这种送死的,你的挑战,我疯雷接了!”

    一道念头落在那身影上,身影一闪,化为一道血光钻入纹符之中不见了踪影。

    靠近第二杀星城的城主府,有一座血色山峰,山峰上被开辟出一座座洞府,能够住进洞府的,都是一些身家富有的修士。

    其中的一座洞府之中,一尊身材修长的英俊修士正在纹符中挑选挑战对象。

    嗡!

    纹符一颤,从之中闪出一道血光,化为苏方的身影:“阴罗刹,我罗天向你挑战!”

    ql11

    “罗天?”

    英俊修士露出狞笑。

    “刚刚进入杀星城的蝼蚁,也胆敢挑战本座?本座第十七场胜利,就在你的身上!”

    英俊修士的眉心闪出一道念头,落入苏方的身影之上。

    几乎是相同的一幕幕,在第一杀星城不同的楼阁、洞府中上演。

    苏方挑选的二十名对手,一看到苏方从未上过血杀台,无不欣然答应。

    那些修士,还以为从天上掉下大馅饼,不,应该是天上掉下软柿子才对。

    第二杀星城的血杀台,不同于第一杀星城,并非是随时都可以进入血杀台,而是每隔百年才开放一次。

    距离下次血杀台开放,还有三十多年的时间,苏方发出挑战之后,在楼阁之中盘坐静修,等待着大战的到来。

    等苏方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多年时光过去。

    苏方来到楼阁的第二层。

    在第二层的房间之中,有一座小型玄门,可以通过玄门直接进入血杀台空间。

    苏方踏入阵法,一股空间扭曲神威将他包裹起来,然而消失在楼阁之中。

    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一方血色空间之中。

    跟第一杀星城的血杀台十分相似,第二杀星城的血杀台空间并不太大,空间之上,悬着那颗辉耀整个杀星城的血色星辰,释放出的血色光晕笼罩整个时空。

    浓烈的杀气和煞气在空间中弥漫,让人忍不住涌起疯狂杀戮的念头,脑海中闪过血腥杀戮以及关于女人的一幕幕狂乱幻象。

    时空正中央,漂浮着一座血色物质,正是用于历练者厮杀的血杀台。

    在血杀台四周,排列着一排排宝座,围绕血杀台一周,显然是给那些历练者准备的。

    苏方见后排的宝座上,已经有不少修士入座,前面几排却是空无一人,于是就信步朝前排走去,在第三排的一个位置上坐下。

    唰唰唰!

    苏方的举动,引来一道道惊诧的眼神。

    后排的修士,一个个先是一阵诧然,旋即流露出嘲笑之色,却无人多嘴提醒苏方什么,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苏方浑然不觉,在宝座上盘坐,静等着血战开始。

    等了一个多时辰,陆陆续续有修士通过玄门进入道血杀台空间,人数远远没有第一杀星城血杀台那么多,只有三四百的样子。

    能够进入第二杀星城的历练者,原本就是不多。

    再加上并非所有历练者每一次血杀台空间开启,都会前来观战,除非是有排名靠前的强者出现。

    “小子,你是想让老子打断你的双腿,把你丢出去,还是你自己爬着离开?”

    一道杀气腾腾的声音,忽然在苏方耳边响起。

    苏方睁开双眼,看到宝座前,一尊戴着一副鬼脸面具的大汉,凌厉的眼神看着他。

    唰唰唰!

    血杀台空间中的众多修士,纷纷向这边看过来。

    苏方神光在那大汉身上一卷,感应到此人的修为,赫然达到道主下境的高度,并且他身上的血铠,密布血纹,杀星图案上的戮痕,竟然有二十多道。

    此人的气息显得无比狂躁,杀气、煞气逼人,更透着一股凶残,像是刚刚从尸堆里爬出来的一般。

    高手!

    此人绝对是一尊厉害高手!

    那来自东玄天阁的天才东玄逸尘,到现在也才是凝结十几道戮痕而已。

    而此人却是拥有二十多道戮痕,足见实力惊人。

    不过东玄逸尘刚到第二杀星城不久,而这大汉明显是待了数十万年的老人,两者可比性也不是太大。

    “何事?”

    苏方漠然问道,身上的血铠荡出一股血煞之气,将那大汉释放的压迫震碎。

    大汉哼道:“老子叫蛮霸!”

    “蛮霸?那又如何?”

    壮汉眼瞳之中凶光毕露:“老子在第二杀星城的血杀台,排名第十八!”

    苏方诧然道:“你即使是排名第一,又与我何干?”

    那名为蛮霸的壮汉怒喝道:“你占了老子的宝座!”

    苏方越发感到诧异:“这宝座是你的?你买下了这个宝座?”

    蛮霸勃然大怒:“血杀台下的宝座,是按照排名来排位,你屁股下面的宝座,正是属于老子的!”

    苏方这才明白了过来。

    难怪前排的宝座每人坐,原来是按照排名来排位的。

    不过那又如何?

    苏方冷冰冰地道:“这是血谷的规则?”

    蛮霸一怔:“不是!”

    苏方又问:“那一定是城主府的规矩?”

    “当然不是。”

    苏方霸气说道:“既然如此,你又如何能够确定这宝座就是你的?即使真的是你的宝座,我罗天坐了也就坐了,那又如何?”

    蛮霸眼瞳燃起血焰,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占据老子的宝座,还如此嚣张,这是打算挑战老子?”

    苏方轻描淡写地说道:“以后我会挑战你的,不过不是现在。滚吧,这个宝座,今天归我了!”

    蛮霸的体内涌出滔天杀气。

    然而下一刻,从上空的血色星辰上,降落一股惊人桎梏,将蛮霸的气势压迫得粉碎。

    在血杀台空间,除了在血杀台上,外部不得不争斗,否则就会遭到无情镇压。

    那蛮霸再怎么狂妄,实力再怎么强大,也不敢真的向苏方出手,狠狠地凝视着苏方:“你叫罗天是吧?等出了这里,老子要将你抽筋剥皮!”

    “我等着。”

    苏方不屑地一笑,重新闭上眼睛。

    蛮霸无计可施,只得讪讪而去。

    “那小子什么来头,竟敢挑衅蛮霸?”

    “看样子是个新来的,不知死活,等离开血杀台空间,蛮霸不撕了他才是怪事。”

    “那小子隐藏了身份,即使出了血杀台,蛮霸又能拿他怎样?”

    “第二杀星城就是这么点大,迟早会将那小子找到,并且有可能在血杀台上随机遇上,到时候肯定是死路一条!”

    众人一阵议论纷纷,看向苏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从上空的血色星辰上,投落一股血光,将血杀台笼罩起来,这一次的血杀台厮杀,终于要开始了。

    嗖!

    一尊虬髯修士第一个跃上血杀台,对着台下大声高呼:“谁是童正天,给本座滚上来!”

    声音刚刚落下,一尊青年跳上血杀台。

    一场生死争锋,在两尊修士之间展开。

    这两人的修士都是道君上境的高度,又都是一星血杀神将,看似实力相当,实则却是不然。

    在血杀台上,血煞分身能够展现的实力,远远要超越其他法身。

    那虬髯修士的血铠上,杀星图案上凝结出十一道戮痕,而那青年只有九道。

    两人以念头展开厮杀,杀戮意志和血杀之气一次次碰撞,最终那青年被死死压制,被虬髯修士以杀戮气息凝结一道念头剑气,重创道心,血煞法身也受到重创,到底不起。

    “杀了他!”

    “杀杀杀!”

    血杀台下,杀声震天。

    所有修士都陷入一种癫狂状态,眼瞳之中都是充满了杀意。

    苏方也被一股杀戮念头控制着情绪,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彩玉道心震出一道道霞光,将心中的杀戮意念驱散。

    “去死吧!”

    那虬髯修士更为疯狂,将那青年抓在手中,双手生生将青年的血煞法身和肉身撕成两半,鲜血洒满血杀台空间。

    “饶命!”

    那青年还剩下一尊法身,朝血杀台外逃去。

    虬髯修士释放出一道念头,化为一道血轮,将那青年的法身绞杀得粉碎。

    在第二杀星城的血杀台上,只要有一方认输,另一方可以不用击杀对方,就能够获得胜利。

    然而一踏上血杀台,就会彻底被杀戮意志所控制,哪里又能收得住手?

    因此血杀台上,绝大多数争斗都会以一方被击杀而告终,能够保住性命的是极少数。

    一般那些来自大势力的弟子,对手通常是不会赶尽杀绝的。

    另外就是拥有保命的手段。

    苏方目睹血杀台上的残酷一幕,眼神之中古井不波,这就是血谷,既然进入血谷历练,就要有死的准备。

    等第一场刚刚结束,又有一尊修士跳上血杀台。

    那是一尊秃头大汉,霸气的眼神横卷下方,最后落在苏方的身上:“你就是罗天?敢挑战我疯雷,还不上来受死!”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