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博国际app银河娱乐老网站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狂妄小子,竟敢挑战疯雷?”

    “疯雷获胜的场次虽然不多,一共只获胜九场,但是此人是出了名的疯狂,出手从来不留活口。”

    “这罗天莫非也是颇有来历,否则怎么敢于挑战疯雷?”

    “那小子肯定有些不简单,你们看他血铠上的戮痕,一共有九道之多,一场未战,就能凝结九道戮痕,足见此人底蕴深厚,绝对是来自东玄的某个大势力。”

    “这种没有经过实战的修士,凝结戮痕再多有什么用?别看疯雷只有七道戮痕,绝对能秒杀那小子。”

    “老子看那小子戴着那么丑的面具就不顺眼,他这次死定了!”

    血杀台下,一阵议论纷纷。

    有人拿出纹符,查看苏方的战绩。

    结果在资料之中,竟然无法找到罗天的名字,这也就意味着他是以前从未进入血杀台的白丁。

    如此人物,竟敢挑战疯雷,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被苏方抢了宝座的蛮霸,对着血杀台高声大呼:“疯雷,给本座一个面子,等会儿不要杀了这小子,本座要亲手拧掉他的脑袋,让他的灵魂在本座的杀戮之气中永世折磨。”

    疯雷一阵狂笑:“蛮霸大人,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疯雷出手,向来是不留活口,这次也不会例外,不过我会剥离他的灵魂,交给你处置。”

    蛮霸颔首道:“那样也行,算是本座欠你一个人情。”

    两人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当众交流,完全把苏方当成了一个死人。

    苏方来到血杀台下,纵身跃上血杀台。

    台下开始议论起来。

    “你们猜这小子在疯雷手下能坚持多久?”

    “我压一百血煞石,赌这小子不超过一炷香时间。”

    “一炷香?疯雷纯粹就是个疯子,那小子若是能在他手下能坚持十个呼吸,我愿意出两百血煞石。”

    ql11

    “我赌那小子坚持不过五个呼吸。”

    一些修士跟往常一样,纷纷在苏方身上押注,赌苏方能坚持多久。

    “小子,我只需要三个呼吸,就能取你的脑袋。”疯雷看着苏方,咧嘴狰狞一笑。

    “一个呼吸。”

    苏方竖起一根手指。

    疯雷狂笑:“你对自己未免太没有信心了,干脆你下跪求饶,我让你死个痛快!”

    苏方摇头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解决你,我只需要一个呼吸。”

    台下一阵哄笑,这小子未免太狂了,狂的没边了,跟白痴没什么分别。

    “狂徒,你找死!”

    疯雷被苏方的话激怒,爆发一声怒吼浓烈的杀戮气息从体内一涌而出,竟发出一阵雷鸣,肃杀意志霎时将苏方笼罩。

    嗤嗤嗤!

    苏方血铠上的那颗杀星图案,九道戮痕忽然喷射惊人杀戮气息,竟在刹那化为一道道杀戮剑气,凝结成为阵法。

    杀气剑阵一闪而出,撕裂了疯雷的攻势,横扫疯雷的血煞法身。

    噗~

    疯雷的血煞法身和肉身被剑阵生生撕成两截,道心也在刹那被剑阵中蕴含的杀戮意志摧毁。

    失去血煞法身,本来还不足以致命,然而道心被破,对于修士而言却是相当要命。

    疯雷道心破碎,法身也跟着受到重创,难以逃遁,被剑阵一卷,直接抹杀。

    疯雷就此殒命!

    这样意味着苏方获得了第一场胜利。

    前后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一个呼吸。

    台下的众多修士,刚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台上已经分出胜负,直到从空中的血色星辰中降临一道血光,将苏方笼罩,为他洗髓血煞法身,众人才反应过来。

    “那小子怎么如此没用,连三个呼吸都没有坚持到?”

    “牛皮吹得震天响,实力却是如此不济,还得老子白白输掉那么多血煞石。”

    “.”

    议论声渐渐变小,最后整个血杀台空间,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死的人,不是苏方,而是疯雷!

    短暂的平静之后,一阵惊叹哗然之音如同惊雷一般在空间之中回荡。

    不可能!

    难以置信!

    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看清疯雷是怎么死的,台上竟然已经结束了。

    一直到苏方结束洗髓,所有人才不得不接受现实,死的人是疯雷。

    那蛮霸一声冷哼:“也好,疯雷没杀掉那小子,正好留给本座!”

    血杀台上。

    苏方低头看了一下血铠上的杀星图案,发现第十条戮痕即将凝结成功,血煞法身经过这次洗髓,也有了明显的提升,心中不禁好不欢喜。

    然后苏方伸手一抓,将疯雷的尸体从掌心吸入体内空间。

    这疯雷的血煞法身,正是苏方提升血煞法身的练功材料,他的储物戒中肯定还有不少宝物,苏方自然是不会放过。

    然后苏方看向血杀台下,发出充满萧杀意志的声音:“血流星,该你了!”

    每次血杀台开启,修士只要登上血杀台,就必须一口气将之前的挑战全部完成,中途不能离开血杀台。

    并且第二杀星城血杀台,事前一旦接下挑战,就必须应战,否则后果十分严重,不仅意味着输掉一场,还会被血谷意志直接抹杀。

    那血流星在接受苏方挑战的时候,本来还以为捡了一个大便宜。

    哪知~

    目睹苏方秒杀疯雷,那血流星这才意识到,这次不仅没有任何便宜可捡,反倒是大祸临头。

    听到苏方叫他的名字,血流星在宝座上一颤,不得不硬着头皮跳上血杀台。

    “罗天兄,请手下留情”

    血流星向苏方抱拳躬身。

    苏方正要抱拳还礼,那血流星的眉心忽然闪出一道念头,幻化为一颗拳头大小的血色星辰,透着惊人的杀戮、血腥气息,向苏方轰杀而来。

    “找死!”

    苏方血铠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血纹,迅速形成强大防御。

    轰!

    血色流星冲击在苏方的身上,震得苏方脚下连连后退,血铠上出现一道道裂纹。

    一股专门针对道心的强大杀意,透过血铠防御,冲击在苏方的道心之上。

    幸好苏方拥有彩玉道心,绝非寻常道心攻击可破,道心上也就是霞光一颤,就将血流星的意志攻击震碎。

    血流星本以为这一击十拿九稳,哪知道苏方仅仅只是血铠受损,他的脸上刚刚浮现的狞笑,霎时僵在脸上。

    “卑鄙!”

    苏方一声冷哼,血煞法身上血气翻涌,血铠上面的裂纹迅速弥合,恢复如初。

    “罗天兄,你且听我解释.”

    血流星一边大声高呼,一边在血煞法身上燃起血光,身形如同流星一般在血杀台空间之中飞驰。

    “死!”

    苏方抓出一道道血煞之气,打在血杀台内部空间。

    一道道血煞之气迅速交织,形成阵法,将血流星的活动范围一步步压制。

    等将血流星限制在一个狭小区域内,苏方的血铠上,九道戮痕再次爆发剑气,化为剑阵,铺天盖地的向血流星席卷而去。

    剑阵霎时将血流星笼罩,那血流星无处可逃,坚持一炷香时间后,被剑阵绞杀。

    又拿到一场胜利。

    台下众多修士,这才看清苏方施展的竟是阵法攻击,都是意外而又震撼不已。

    阵法攻击并非是什么厉害神通,然而将血煞之气化为阵法,并且还能够将杀星图案上的杀戮气息施展剑阵攻击,这绝非是寻常修士可以做到。

    寻常修士,也顶多是将杀星图案上的杀戮之气,幻化为各种形态,论威力,远远不及剑阵。

    “看走眼了,这小子绝对不简单。”

    “有谁知道,东玄哪个大势力擅长阵法攻击?”

    “东玄神域中,几乎每个修士都掌握阵法,然而能够在血煞法身状态下施展阵法攻击,如此阵法造诣,在东玄神域十分罕见。”

    “莫非此人来自北玄神域?”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苏方再次承受血煞气息的洗髓。

    等洗髓结束,他的血铠上骤然爆发一道银灰色光芒,只见那颗杀星图案上,终于又凝结出一道戮痕。

    苏方严重中的血芒一闪,看向血杀台下,又一次霸气出声:“天魁,该你了!”

    “哼,以为掌握一些阵法,就可以在血杀台上横行无忌了?”

    一尊长发修士跃上血杀台,看着苏方一声霸气冷喝。

    嗤嗤嗤!

    从长发修士的体内涌出一股血芒,迅速在身边凝结成九颗拳头大小的血色珠子,释放出血色玄光,化为一道阵法防御,将长发修士笼罩其中。

    长发修士得意地说道:“本座的九阴血煞珠,乃是花大价钱在第二杀星城商会中购买的一件上品玄宝,用血煞石就可以就可以催动,不仅可以防御你的神通攻击,连念头攻击都可以防御。你的阵法攻击再怎么厉害,血煞法身实力再强,又能奈我何?”

    接着他霸气说道:“本座已经落于不败之地,而你只能被动挨打,迟早会殒命。你现在认输的话,本座不会杀你,甚至不会灭你血煞法身。”

    “念在你只想赢得这场争斗,并无杀我的念头,我饶你不死!”

    苏方巍然说道,如同主宰这血杀台生死的无上主宰。

    说完,苏方挥手打出一道神秘紫气,刹那化为一只紫色大手,向着长发修士凌空抓去。

    嗡嗡嗡!

    长发修士周围的九颗血色珠子,竟是不受控制地一阵颤鸣,要被那紫色大手抓走。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