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齐乐娱乐官网app悦博体育官网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方哥哥,你抓紧时间恢复吧!”

    东玄蝉打出一道玄光,玄光之中笼罩着一些丹药,有苏方炼制的银纹血煞丹,也有一些其他丹药。

    苏方心中感动不已。

    他与东玄逸尘、东玄蝉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特别深。

    然而两人之前在第二杀星城黑市中出手相救,这次又登上血杀台来相助。

    他们的举动,将会得罪东玄峻,以后在东玄天阁中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他们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让苏方深刻认识到,修士与修士之间,除了杀戮、掠夺,同样也有情谊。

    苏方凝视东玄蝉:“你为何要这么做?”

    东玄蝉红着脸说道:“我希望你打败东玄峻那个坏人,也只有你才能打败他,这样他以后在天阁中也不敢那样嚣张跋扈,也就不会欺负我和逸尘师兄了。”

    东玄峻在东玄天阁中,乃是一尊地位举足轻重的绝世天才,在众多弟子中只手遮天,东玄逸尘和东玄蝉也正是受他欺凌的对象。

    他们帮助苏方,也就等于是在帮自己。

    接着东玄蝉又昂起脑袋说道:“逸尘师兄和我虽然都是天阁弟子,然而跟普通修士没有什么区别,在天阁中也有欺凌、压迫,然而我们却没有勇气去抗争,只能逃避,而你…”

    “而你,来自低级宇宙,却敢于抗争一切压迫,从你身上,我们看到了无穷的勇气和信念。我们做不到,也不敢去做的事情,希望你能做到。”

    十分柔弱的东玄蝉,此时却透着一种毅然。

    “多谢了!”

    苏方心中感动之余,勇气与信念开始燃烧。

    旋即在血杀台上缔造时光岁月阵法,吞噬各种丹药、灵物,去恢复肉身、法身的重伤和巨大消耗。

    不再去想血谷意志。

    也不再去想接下来还剩下的两场血战如何度过。

    只专注于当下,尽力去恢复,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血杀台下。

    城主闭上眼睛,双手结出一道奇怪的法印,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正在施展秘法,以神念与血谷意志交流。

    一个多时辰后。

    正在全力恢复的苏方倏地睁开眼睛,骇然看向血杀台上空的血色星辰,眼神之中透着无奈与绝望。

    此时此刻,来自天机缩命术的道文和天衍玄解真文,同时在九玄道宫中闪烁,连紫运法身也在颤栗,感应到毁灭一切的厄运、灾难降临。

    很明显,苏方和东玄蝉的举动,触犯了血杀台规则,被血谷意志察觉,就要降临抹杀意志,将二人彻底抹杀。

    然而以他此时的状态,能做的事情也只能是坐以待毙,不仅是他,连东玄蝉也难以幸免。

    唰!

    一道血光从上空降临。

    血光在血杀台上空一个盘旋,迅速凝结成为一只血光大手,向血杀台上的苏方和东玄蝉轰压下来。

    大手之中,蕴含着无上血谷意志,面对这只大手,苏方感觉自己和东玄蝉就如同是一只渺小的蚂蚁,不容他们抗争,瞬间就能将二人碾压成为齑粉。

    这一幕,让血杀台下的众多修士无不骇然色变,失声惊呼。

    感应到那只大手中蕴含的无上意志,所有人都是颤颤巍巍,心里生不出一丝抗争的意志,感觉就像是面对无上天道,绝非生命能够对抗。

    “这是你们自己找死,违反血杀台规则,就要遭到血谷意志抹杀!”

    城主一声狞笑,看向血杀台的眼神中充满了泄愤后的快意。

    眼看苏方和东玄蝉就要被那只大手抹杀。

    从苏方的体内忽然闪出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无人能够看到,那是因为境界不够,没有资格察觉到他的存在。

    身影无比虚无,看似一阵风都能吹得破碎。

    然而却透着一股强大意志,一记眼神,就让那血谷意志所化的大手轰然破碎。

    西玄道祖!

    危急时刻,西玄道祖主动现身,替苏方化解了这次生死危机。

    血谷意志虽然强大,在这血谷内部,就是无上主宰,无人能够违抗。

    然而血谷毕竟是被东玄道祖击杀的一尊异族强者尸体所炼化,意志再怎么强大,又怎么可能超越西玄道祖?

    血杀台上空的血色星辰,在不断颤栗着,似乎也在对西玄道祖感到畏惧。

    “区区血谷意志,也想镇压本祖弟子?是那城主破坏规则在先,本祖的弟子坏一两次规则,那又如何?滚,否则本祖直接将你抹杀!”西玄道祖霸气冷哼,身形一闪,没入苏方体内不见了踪影。

    那血色星辰平静下来,再也没有意志降临。

    众人自然看不到西玄道祖出手的一幕,只能看到那血谷无上意志就要将苏方和东玄蝉镇压之际,忽然莫名其妙地破碎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又惊又愕,一头雾水地看着血杀台。

    城主目瞪口呆,看着血杀台上空的血色星辰:“怎么会这样?为何血谷意志没有将苏方抹杀?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东玄峻也是满脸的匪夷所思之色,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连苏方自己都是目瞪口呆。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立即向西玄道祖传递意念:“师尊,是你出手救了弟子?”

    “除了为师,还能有谁?”西玄道祖的声音在九玄道宫之中响起。

    接着西玄道祖霸气冷哼:“苏方,你很不错,为师甚为满意。为师让你来东玄,是为了历练磨砺,不是让你来送死的,哼…东玄那老家伙缔造的血谷,区区世界之灵一般的存在,岂容它欺凌本祖的弟子?”

    苏方心中顿时大喜。

    不仅是因为保住性命,而是进一步得到了西玄道祖的认可。

    苏方现在也算是把西玄道祖的脾气给摸准了。

    这西玄至尊看似无情,然而对自己人却是十分护短。

    ql11

    不过苏方也明白,西玄道祖之所以如此维护于他,是他的表现得到了西玄道祖的肯定。

    苏方现在不过是西玄道祖的记名弟子,如果不被西玄道祖看重,没有任何培养的价值,西玄道祖又怎么会去管他的死活?

    终于用自己的努力,凭着一颗不屈坚韧的修士之心,赢得了西玄道祖的认可,苏方心中如何不欢喜?

    哪知~

    西玄道祖接下来的话,如同一桶冰水从苏方头上泼下:“这次为师替你出手化解危机,算是你用去了一次为师出手的机会,你现在还剩下两次机会。”

    苏方这下子有些傻眼了。

    明明是西玄道祖自己主动出手,怎么也算是消耗了一次机会?

    没办法,西玄道祖说什么就是什么,苏方还能反驳不成?

    不再去担心被血谷意志抹杀的事情,开始专心恢复。

    这次的恢复速度,比上次要缓慢而又艰难很多。

    并且血煞丹也所剩不多了,只能借助血煞石和之前击杀修士所得的血煞法身来恢复,因此血煞法身的恢复更为艰难。

    好在六极道圣法身内部有很多高级灵物,肉身、法身的恢复速度却是无比惊人,远远超越寻常修士。

    阵法之中度过五千年。

    苏方几乎消耗殆尽的各大法身,以及肉身的伤势终于恢复大半,不过还不到巅峰状态。

    要是因为消耗太惊人了,损及到苏方法身的本源,需要漫长时间的沉淀,才能达到巅峰状态,这绝非是灵物、丹药能够在短时间内弥补的。

    血煞法身只恢复了五层的样子,主要是血煞丹全部消耗一空,苏方血煞法身恢复的速度,自然不如以前那么恐怖。

    不过如此恢复速度,依然在血杀台下,引起强烈震撼。

    那些修士自忖,如此伤势若是放在他们自己身上,又岂是区区数千年的时间就能够恢复的?

    苏方走出阵法,看向东玄蝉:“小蝉妹妹,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可以认输,然后离开血杀台。”

    “嗯…接下来你也要小心,东玄峻肯定要亲自出手对付你!”

    东玄蝉颔首道,认输之后朝血杀台下走去。

    如此一来,苏方也就得到了第九十八场的胜利,距离百场胜利,仅剩两场。

    苏方以睥睨之态俯视东玄峻:“轮到你了!”

    东玄峻从宝座上徐徐站起身:“本座本来打算等你赢得九十九场,最后一场再与你交锋。现在看来,也不会有人出来挑战你,也只有本座亲自出手了,这一场就当做是最后争锋吧!”

    然后他凌空踏步,一步步走上血杀台,从容之中透着无上霸气,引起众多修士一声声叫好。

    东玄峻在苏方对面站定,平静地说道:“若是你现在臣服,本座可以对你既往不咎,你击杀血煞神卫的事情,本座也可以替你化解,本座还可以承诺给你一定的自由。”

    苏方冷笑道:“东玄峻,事到如今,你还摆出你东玄天阁天才的姿态,不觉得可笑吗?”

    “本座要给你造化,你却宁愿选择死亡,那本座也就不得不对你痛下杀手了。”东玄峻轻描淡写地道。

    “你很是不凡,甚至超越绝大多数东玄天阁弟子,来自低级宇宙的修士,能够如此大不凡,你肯定拥有其他修士所没有的造化。”

    “本座会拿走你的性命,还有你的造化。”

    东玄峻显露出峥嵘霸气,不像是一尊年轻天才,而是一方霸主、绝世巨头。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