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0234app88必须发登录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看那桃神兵俑就要施展出强大一击,苏方催动紫运法身,释放出驾驭玄宝的强大威能。

    桃神兵俑身形一颤,攻势也为之一缓。

    不过这桃神兵俑乃是叶飞枯的一尊法身,并非只是单纯的玄宝,紫运法身也只能是对其造成影响,却无法将之驾驭。

    叶飞枯意念一动,那桃神兵俑立即摆脱紫运法身的驾驭。

    嗡~

    苏方利用这电光石火的喘息之机,催动蜂翼玄宝,身形遁入虚无之中瞬移而去。

    等苏方出现的以后,已经在距离原地三百多里的地方。

    叶飞枯冷森森地一喝:“杀了他!”

    桃神兵俑再次向苏方杀去。

    哪知这时,苏方忽然拿出一道纹符,催动之后,身形霎时凭空消失,就连气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叶障目符!”

    叶飞枯一怔,旋即一阵咬牙切齿。

    一叶障目符!

    正是叶族特有的强大纹符,也只有核心弟子以上的族人才能拥有,能够隐匿行迹、气息。

    以前叶飞白以一叶障目隐匿行迹和气息,苏方施展天机缩命术都难以感应到他的命运气息,可见这纹符的厉害。

    叶飞白的纹符,被苏方此刻用来对付叶飞枯,那叶飞枯能不愤怒吗?

    “我叶族的纹符,又怎会落在苏方的手中?由此可见,叶飞白必定是苏方所杀!”叶族长老看到这一幕,眼瞳之中闪出凌厉的杀机。

    呼~

    苏方忽然从叶飞枯的身后出现,挥手一团桃红色玄光,化为一块锦帕,漂浮在叶飞枯的头顶上。

    锦帕上的桃花一起绽放,粉红色雾气霎时席卷而出,将叶飞枯笼罩。

    这下子,轮到叶飞燕咬牙切齿:“那是我的桃云瘴!苏方,你真是该死,竟然拿我的玄宝,来对付叶飞枯,等将你镇压,姑奶奶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飞枯身陷粉红迷雾之中,体内燃烧着欲念之火,顿时大惊大愕,赶紧以意念催动桃神兵俑,向苏方杀来。

    这时~

    叱!

    一股来自天机缩命术的神秘道文气息,迅速凝结成为斩命之刀,一刀斩在桃魂兵俑之上。

    桃魂兵俑被这一刀,斩断了与叶飞枯之间的命运联系,叶飞枯在桃魂兵俑之中的元神意识,也被一刀斩灭。

    这下子桃魂兵俑等于是变成了一件无主玄宝,如同一尊木雕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

    如果桃魂兵俑是叶飞枯真正修炼而来的法身,苏方即使施展天机缩命术斩断命运的神通,也难以斩断两者之间的命运联系,毕竟两者是一体,命运自然也是一体。

    然而桃魂兵俑却是一件玄宝,被叶飞枯融合成为一尊法身,这才被苏方轻易得手。

    失去了桃魂兵俑,叶飞枯等于是被废掉了大半的实力,也就不足为惧。

    趁着叶飞枯身陷锦帕玄宝的神威之中,苏方打出一记炫目刀芒,斩落在叶飞枯的身上。

    “啊…”

    叶飞枯一声惨叫,被刀芒撕裂了防御,右臂脱离身体,鲜血喷溅而出。

    苏方身形一闪,手掌按住叶飞枯的脑袋,发出一声充满不屑的冷笑:“叶族天才,中玄神域第十七名,也不过是如此!”

    魁星台周围,霎时一片寂静。

    每个人的心里都在震撼,难以相信叶飞枯竟然就这样被苏方镇压。

    “想不到,叶飞枯这中玄神域第十七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叶飞枯在中玄神域的九玄天选上,曾经以桃魂兵俑横扫强敌,又怎会是不堪一击的弱者?不是叶飞枯太弱,而是苏方正好拥有克制叶飞枯的手段!”

    “叶族这次可真的是丢了大脸,设下陷阱想要算计苏方,结果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连叶飞枯都被苏方给镇压,看叶族这次该如何收场。”

    震撼之余,众多修士都在暗中议论纷纷。

    那些叶族修士,也都是一个个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叶族长老发出一声如同雷叱一般的怒喝:“还不速速放了叶飞枯!”

    像叶飞白这样弟子,叶族有很多,死那么一个两个都无所谓,顶多也就是有损叶族的面子和威严。

    叶飞枯却是叶族顶尖的天才,在整个中玄神域都是能排的上号的,叶族准备将之培养为未来支撑整个叶族的厉害强者。

    若是叶飞枯死在魁星台上,叶族怎么也难以承受,叶族长老又怎能不着急?

    苏方露出透着冷酷的笑容:“叶长老,你莫要忘了,这里是魁星台,一上魁星台,非生即死!并且你们叶族这次,是打算杀我苏方,叶飞枯上台也是为了杀我,你却让我放了他,你不觉得可笑吗?”

    叶族长老眼瞳之中闪出凌厉杀意:“苏方,你若是敢杀叶飞枯,叶族就会与你不死不休。”

    “即使我放了叶飞枯,你们叶族就会放过我?以你们叶族的一贯卑鄙,等叶飞枯一离开魁星台,等待我的就是叶族的疯狂报复吧?”苏方发出一声哼笑,对叶族长老一阵冷嘲热讽。

    忽然~

    一道神芒破空而出,迅速凝结成为一尊金袍中年人的身影。

    “金顶上尊!”

    “天阁坐镇魁星城的强者金顶上尊也被惊动了!”

    一些魁星城修士发出惊呼。

    金袍中年人一记目光看向苏方,巍然说道:“苏方,本座命你立即放了叶飞枯!”

    苏方从其他修士口中,知道了这金袍中年人的身份,不卑不亢地说道:“大人乃是坐镇天阁的强者,难道就可以肆意破坏魁星城的规矩,插手魁星台的生死决斗?”

    金顶上尊沉声说道:“苏方,你自恃东玄第一天才的身份,莫非连本座都不放在眼里?本座让你放人,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与叶族结下不解之怨,到时候天阁即使有心维护你,也难保你的性命。”

    苏方反问道:“叶族在魁星城设下陷阱想要杀我,不知道金顶上尊大人又身在何处?我要杀叶飞枯的时候,大人却在第一时间现身,大人到底是叶族人,还是天阁的人?”

    金顶上尊也不动怒,淡淡说道:“你怎知本座没有在暗中关注着你?如果你面临生死危险,本座一样会出手救你。”

    “卑鄙!”

    “厚颜无耻!”

    顾天驰、东玄逸尘、东玄蝉都在心里怒骂金顶上尊,当然了,他们也只敢在心里骂上几句。

    苏方颔首道:“既然大人这样说,那我也就饶过叶飞枯这一次。不过,叶族先要放了杜芷香!”

    叶族长老哼道:“区区一介卑微女子,叶族又岂会将她放在眼里,叶飞燕,放了那女子!”

    叶飞燕无奈,不得不解除杜芷香的桎梏,连她体内被叶飞燕种植的桃神元核也吸了出来,然后将之放走。

    杜芷香落在叶族手里,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逃出生天的时候,顿时惊喜而又兴奋万分,向顾天驰飞来。

    金顶上尊出声道:“苏方,你也该放人了。”

    苏方不屑地一笑,放开叶飞枯。

    叶飞枯顾不得去恢复断掉的手臂,将桃神兵俑吸入道宫,恨恨地盯了苏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飞出魁星台。

    忽然~

    叶飞枯释放出一股神威,卷住杜芷香,然后身形一闪,向叶族长老方向飞去。

    顾天驰等人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

    “叶飞枯,你找死!”

    苏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飞枯竟然是如此卑鄙,发出一声充满萧杀意志的怒喝,飞出魁星台,杀向叶飞枯。

    轰轰轰!

    那些守在魁星台周围的叶族强者,纷纷释放念头,不过并非是针对苏方,而是在苏方的前方形成重重结界、屏障,挡住了苏方的去路。

    叶飞枯抓住杜芷香飞到叶族长老身边。

    “苏方,本座杀了这低贱女人,你又能如何?”

    叶飞枯杀气腾腾地说道,竟要将失败的耻辱发泄到杜芷香身上。

    叶飞燕忽然出声阻止:“这女人留在我的身边,当个侍女也是不错。”

    叶飞枯哼了一声,打消了击杀叶飞燕的念头。

    苏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杜芷香重新落在叶族手中,愤怒高呼:“金顶上尊,你为何不出手阻止!”

    金顶上尊漠然说道:“本座只管魁星台内的事情,魁星台之外,本座也插手不得。苏方,魁星城不是你久留之地,速速离开魁星城,否则再闹出什么事情,本座也救不了你。”

    说完,神芒一闪,金顶上尊念头所化的身形溃散,消失于虚无之中。

    顾天驰向苏方传递元神:“苏方,那金顶上尊是东玄峻的师父!”

    苏方这才恍然大悟,心中涌起一股凌厉之气:“金顶上尊,这笔账,我苏方给你记下了,有朝一日,我必定会十倍奉还!”

    “苏方,这次算你侥幸赢了本座一次,本座在中玄神域的总决赛上等着你,到时候,看你还有何等手段来赢本座!”

    叶飞枯一记杀气腾腾的眼神,转身就要离去。

    “今天的事情,我说结束了吗?”苏方的深瞳之中闪出狠辣之色,森然说道。

    苏方向来是别人打他一拳,他要还上两拳,又岂能就这么算了?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