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nba必发交易足球投注量查看的app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宝物全都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有你没有能力拿走。”苏方凝视天棺少主,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之色。

    “除了你的宝物,本少主还要拿走你的脑袋!”

    天棺少主霸气冷喝,张嘴喷出一股血红色气息。

    血红气息之中,蕴含着天棺少主一万念头,迅速凝结成为一口血棺,棺材倒悬,爆发出一股吞噬之力,就要将苏方吸入其中。

    “拿出运蛛来吧,你这些雕虫小技,已经奈何不得我苏方了!”

    苏方催动血煞法身,施展出无象诸天轮,一道杀戮天轮滚滚而出,将血棺绞杀得粉碎。

    杀戮天轮的余威不衰,向天棺少主滚滚碾杀而去。

    嗖嗖嗖!

    从天棺少主的眉心接连闪出六道血芒,化为六口血棺,同时爆发出不同的封印威能。

    杀戮天轮被一口棺材中释放出的威能封镇,迅速破碎。

    其他五口棺材之中释放出的封道、封命、封魂等强大神威,在苏方的道宫、道心、以及肉身周围,刹那间凝结出一口口血棺虚影,将苏方整个人全部都封印起来。

    “我说过的,这些雕虫小技,根本奈何不得我苏方,拿出来也是丢人现眼!”

    苏方看向天棺少主的眼神之中尽是嘲讽之色。

    七炫金刚道心震动,道宫中的鸿蒙之气从体内席卷而出,霎时将天棺少主的各种封印冲击得粉碎。

    天棺少主这时才意识到,此时的苏方,比在混沌天潮夺宝的时候,还要可怕十倍。

    第一次见到苏方的时候,苏方还是任由他宰割的弱鸡。

    第二次在混沌天潮中交锋,苏方已然能够战胜他,不过却还无法做到碾压。

    短短数万年之后,此时苏方轻描淡写地就将天棺少主的最强攻击化解,让天棺少主觉得是在面对一尊强大的道圣强者。

    天棺少主心中掀起真真狂澜,战胜轮转圣主所建立的强大自信,霎时开始动摇。

    不过一想到运蛛,天棺少主立即变得精神矍铄,神采飞扬,从道宫之中释放出运蛛。

    “我的运蛛,竟然成长到如此惊人的高度?”苏方感应到运蛛的气息,眼睛立即灼灼发亮。

    天棺少主得意地说道:“是本少主的运蛛,而不是你的运蛛…不仅是你的运蛛,就连你的所有宝物、你的性命,全都归本少主所有!”

    然后他向运蛛传递意念。

    运蛛看向苏方,一双眼睛之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运蛛,还不杀了他!”

    天棺少主朝着运蛛一声怒喝。

    嗤嗤嗤!

    运蛛张嘴喷出一股虚无的白雾。

    刹那间!

    白雾翻滚席卷之际,充满灾祸、霉运的不吉力量将苏方笼罩,迅速侵吞着苏方的气运。

    还有一种让生命衰亡、病死的力量,让苏方的生命气息开始枯萎。

    这一幕,让天棺少主好不得意,朝着苏方霸气冷喝:“苏方,不知道你死在你的运蛛之下,会是何种感受?”

    苏方的脸上布满嘲讽之色:“天棺少主,你若是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给我苏方做了嫁衣,又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天棺少主嗤之以鼻地冷笑:“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天棺少主,我还得感谢你,多谢你将我的运蛛培养这么多年,省了我那么多的力气。为了表达我最你的谢意,我会让运蛛吸干你的气运,让你享受一下劫数难逃的滋味!”

    苏方看向运蛛,意念一动,种植在运蛛命运之中的禁制,霎时被催动。

    运蛛虚无的命运立即被苏方所掌控,紧接着苏方的一道意念出现在运蛛的脑海之中:“运蛛,你敢叛主?”

    运蛛颤颤巍巍,命运的桎梏让它没有丝毫反抗意志,不得不向命运臣服:“主人!”

    “去,吸干天棺少主的气运!”

    “是,主人!”

    运蛛忽然转身,猛地喷出一根根虚无的蛛丝,交织成一张大网,一下子将天棺少主桎梏其中。

    咝咝咝!

    天棺少主感到自己的气运在疯狂流失,脸上的得意与狞笑刹那凝结,眼瞳之中涌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运蛛,你竟然背叛本主?”

    这天棺少主的法身委实不凡,一共六口血棺,也就是六尊法身,每一口血棺拥有的能力也各不相同。

    其中有一口血棺拥有封印气运的能力,当初抓走运蛛的,也正是这口血棺。

    他以血棺封印之力在运蛛的体内种植封印,本来以为从此就可以驾驭运蛛。

    哪知道运蛛忽然之间竟然反噬于他,让他如何不意外、震撼?

    赶紧催动运蛛身上的封印。

    运蛛体内血光涌动,化为一道血棺,就要将运蛛的力量、意识封印。

    这时苏方身形一闪,电光火石之间瞬移到天棺少主的身前。

    天鼓一般的天道之音和如潮一般的杀戮气息轰然爆发,冲击在天棺少主的身上。

    天棺少主的肉身破碎,被震飞出数百里之外,陷入到重伤状态。

    苏方从容不迫地将运蛛吸入道宫之中,脸上笑开了花。

    运蛛失而复得,并且还被天棺少主培养到如此惊人的地步,连普通道圣强者都不得不望风而逃,苏方心里自然是好不欢喜。

    为了答谢天棺少主,苏方决定…杀了他!

    殊不知,本来已经陷入重伤状态的天棺少主,身体发生了惊人的逆变。

    咔咔咔!

    天棺少主本来就已经破碎的肉身,忽然如同易碎的物品一般碎裂开来,六口血棺显露出来。

    然后六口棺材迅速重叠、融合在一起,化为一口血棺,散发出邪恶的死亡气息。

    哗~

    棺材盖忽然滑开,一股恶臭无比的尸气冲天而起,紧接着一具浑身长着一寸多长银色尸毛的怪物,从棺材之中漂浮而起。

    那怪物看上去就跟一具尸体没什么分别,从它的身上感应不到丝毫生命气息,竟是一具炼尸一般的怪物。

    并且这具炼尸的气息无比骇人,虽然没有达到道圣的高度,却已经是道虚境界的极限。

    “这天棺少主,竟然是…一具炼尸?”

    苏方又惊又愕,怎么也想不到,天棺少主竟然不是活着的生命,而是被一具炼尸寄居的傀儡。

    “嗬嗬嗬…”

    天棺少主所化的炼尸怪物,朝着苏方一阵龇牙咧嘴,张嘴喷出一股绿色的毒烟,向苏方滚滚而来。

    然后炼尸闪入棺材之中,棺盖迅速合拢,就要遁入虚无之中逃走。

    苏方对这天棺少主抱着必杀之心,又怎会轻易让他逃脱?

    嗡!

    白森森的玄光一闪,如意天罡轮呼啸而出,出现在血棺上方,释放出空间扭曲威能将之桎梏。

    紧接着白光一闪,生生将血棺给瞬移到苏方的身前。

    然后苏方释放出穿天血王藤,将血棺严严实实地缠绕起来。

    苏方释放出鬼鬼,将炼尸喷射的毒烟吸的干干净净。

    那剧毒无比的毒烟,对鬼鬼而言就是大补品,吞噬这些剧毒之后,鬼鬼舔舔嘴唇,似乎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血棺疯狂颤抖着,不断涌出尸气毒烟,想要挣脱穿天血王藤的束缚。

    一根根血藤被腐蚀、震断。

    然而有一根血藤却是坚韧无比,始终牢牢缠住血棺,那些剧毒和震荡之力,也难以将之撼动分毫。

    那根血藤,正是天噬虫吐的丝融合到血藤之中,坚韧程度几乎跟混沌锁神链有的一比,天棺少主又怎能挣得脱?

    不过那血棺也委实不凡,以穿天血王藤的穿透能力,竟然也难以渗透到内部。

    “天噬虫!”

    苏方毫不犹豫地释放出天噬虫。

    沙沙沙!

    在天噬虫的疯狂啃噬之下,血棺迅速被咬出一个破洞。

    天噬虫的吞噬能力太惊人了,到现在为止,苏方还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是天噬虫啃不动的。

    嗤嗤嗤!

    一根根燃烧着玄阳之火的血藤,钻入到血棺之中,疯狂焚烧、吞噬着那具炼尸。

    “吼吼吼!”

    炼尸发出一声声如同厉鬼一般的怒吼,眼看就要被苏方斩杀。

    呼~

    一股气息从血棺之中一涌而出。

    这股气息无比厉害,超越了道虚极限,甚至是超越冥祟教主那种普通道圣。

    一道身影迅速凝结而成。

    那是一尊身披灰色长袍的老者,赫然是一尊道圣强者,天棺道圣!

    当然不会是天棺道圣的本尊,而是他的一道意识幻化而成。

    “敢杀吾儿,死!”

    天棺道圣的虚影倏地睁开眼睛,自眼瞳之中迸射出骇人的血光。

    血光从眼瞳之中一闪而出,立即化为一道血棺,向苏方镇压而来。

    “如果是你本尊亲自到来,我不得不掉头就走,区区一道意识,也敢如此嚣张?”

    苏方霸气冷喝,血煞法身一闪而出,一拳轰击在血棺之上。

    咚!

    轰!

    血棺被苏方一拳生生震碎,而苏方的一拳之威也被耗尽。

    嗖!

    天棺领袖伸手凌空一抓,一道念头幻化一只干枯的断掌,向苏方迎面抓来。

    “鸿蒙天轮!”

    苏方伸出一根手指,朝着那只阴森森的断掌一点。

    一道混沌之色的光华绽放,迅速扩散化为一道光轮,与断掌碰撞在一起。

    噗~

    光轮破碎,断掌也随之化为灰烬颗粒飘散。

    “斩命之刀,斩碎命运!”

    苏方毫不犹豫地施展出天机缩命术。

    道文气息滚滚而出,迅速凝结成为一把虚无的斩命之刀,刹那出现在天棺领袖虚影头顶,狠狠斩落下去。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