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九真九阳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水果机注册送金币伟德国际娱乐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隐藏在苏方体内的邪烛圣尊,将力量与苏方的鸿蒙之气融合,然后渗透到苏方的身体内外,给了穿天血王藤出其不意的一击。

    苏方的鸿蒙之气乃是一切能量的本源,因此能够融合任何能量。

    邪烛圣尊的邪火在苏方身体内外疯狂燃烧,使得穿天血王藤迅速被焚烧,燃起邪恶火焰。

    “那是什么邪火?那是…那是能够克制本座的化烬邪焰!”

    穿天血王藤母体发出充满惊恐、痛苦的惨叫,赶紧就要收回渗透到苏方体内的血藤。

    殊不知~

    苏方早就算计好了,又怎么会让穿天血王藤母体如此轻易地逃脱?

    他催动穿天血王藤,与血蔓渗透到体内的血藤死死地绞缠在一起,使得血藤难以脱身。

    不仅是如此,苏方还催动了鸿蒙之气和玄阳火焰,与穿天血王藤融合,去疯狂焚烧、融合一根根血丝,反过来要将穿天血王藤母体吞噬。

    血蔓本来打算将苏方吞噬,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反倒成了自投罗网,被苏方缠住难以脱身,又被邪烛圣尊的邪焰疯狂焚烧,陷入到生死之中。

    “啊啊啊…人族修士,你不可能拥有克制本座的火焰…该死,是邪烛你这该死的混蛋!”

    想不到穿天血王藤母体居然认识邪烛圣尊,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妙,顿时惊慌起来。

    从苏方体内涌出火焰“腾”地一下,化作一根蜡烛形状的燃烧邪焰。

    邪烛圣尊得意的声音响起:“血蔓,想不到你还记得本座,本座真是感到万分荣幸…血蔓,这次也是你倒霉,要不然以本座的实力,也难以奈何到你,现在你也只有乖乖被本尊镇压…”

    “你怎么自甘堕落,跟一尊人族修士混在一起?”

    “本座若不是苏方,迟早会被耗死在冰魄圣域的寒极迷窟深处,再说了,苏方可不是一般的人族修士,本座跟他在一起,又岂是你所说的自甘堕落?”

    “邪烛圣尊,你的化烬邪焰虽然能够克制本座,想要与苏方这卑鄙的人族修士联手对付本座,却是休想,莫要忘了,还有五尊蜉族道圣,联手足以将你们斩杀!”

    血蔓被苏方死死缠住,只能硬生生地被化烬邪焰疯狂燃烧,现在能够指望的也只有幽蜉和其他四尊蜉族道圣。

    眼看苏方就要被穿天血王藤吞噬,想不到苏方体内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一尊异族强者,使得局势一下子逆转,冰翩跹、冷凌锋以及冰翩跹道宫之中藏身的雪祖法身,全都是意外而又震撼不已。

    “动手,杀了苏方!”

    幽蜉在一阵意外之后,立即向身后的四尊蜉族道圣强者下达法令。

    声音刚刚落下。

    一尊身影忽然从千瞳的眉心一闪而出,一出现就爆发出滔天的杀戮气息,接着是一声天鼓轰鸣一般的天道之音。

    血煞法身!

    原来在寒极迷窟最深处,苏方以牵命因果线控制主千瞳的命运。

    一直到现在,千瞳才骤然向幽蜉发起致命的一击。

    幽蜉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偷袭来自身后,被苏方血煞法身强大的攻势震飞出去。

    身上的角质神甲破碎,杀戮气息冲击到他的体内,摧毁了他的意志,撼动了他的道心和灵魂。

    幽蜉本来就是处于重伤状态没有恢复,此时又一次雪上加霜,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千瞳,你,你竟然背叛本座!”幽蜉难以置信地看着千瞳和苏方血煞法身。

    其他异族强者无不意外、震撼。

    呼呼~

    又是两尊身影从千瞳的眉心闪出,正是潜藏在千瞳体内的苏方天棺法身、鬼鬼和炼尸。

    鬼鬼的身形一出现,身体立即发生血崩,化为一股血水,将一尊蜉族道圣下境高度的强者卷住,剧毒血水如潮一般将那蜉族强者吞没。

    炼尸则是一拳轰出,死戾之气如同骇浪一般奔腾,生生将一尊道圣的身体震碎,死戾之气渗透到他的体内,将他的生命彻底吞噬。

    苏方天棺法身更为骇然,释放出两道血棺虚影,将幽蜉和剩下的一尊蜉族道圣强者封印。

    然后从血棺内部陡然爆发出惊人的吸力,直接将两尊强者吸入到天棺法身内部桎梏起来。

    整个过程不到十个呼吸,幽蜉和四尊道圣,要么被桎梏,要么被斩杀,唯独只剩下被苏方控制命运的千瞳。

    咝咝咝!

    冰翩跹、冷凌锋倒吸一口凉气,眼瞳之中尽是震撼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废物,蜉族全都是一群废物!”穿天血王藤母体彻底断了希望,忍不住一阵怒骂。

    苏方发出透着霸气峥嵘的声音:“你还是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要臣服于我苏方,要么跟幽蜉和那些蜉族修行者一样,难逃被我斩杀的命运!”

    “想不到,万万没有想到,当年那尊跟蝼蚁一般低微的人族修士,此时竟然强大到如此的地步,早知如此,以前在东玄神域,本座就该将不惜代价将之斩杀不过你想斩杀本座,却是痴心妄想!”

    穿天血王藤母体发出不甘的怒吼。

    嘭嘭嘭!

    一根根血藤,竟突然崩断。

    借助血藤崩断的震荡之力,穿天血王藤母体趁机摆脱苏方,也震碎了邪烛圣尊的邪焰,瞬间消失在虚无之中。

    穿天血王藤母体不愧是异族顶尖的生命,危急之下,竟以壁虎断尾的方式逃了出去。

    “苏方!”

    穿天血王藤母体出现在千万里之外,重新幻化成为一尊血发女子的状态,远远地看向苏方,好不咬牙切齿。

    这次等于是舍弃了一半的身体,可谓是元气大伤,别说是苏方,随便一尊普通的道圣强者都可以将之击杀。

    “苏方,你就是本座的克星,本座见你一次,就要倒霉一次,本座发誓…从今后,本座见到你就远远地避开,绝不和你同处同一时空之中!”

    穿天血王藤恨恨地说道,然后化身血藤钻入到混沌虚空之中,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不到还是让穿天血王藤母体给逃走了.”

    苏方身上的邪焰熄灭,恢复到正常状态,不过体内依然在不断催动鸿蒙之气和玄阳火焰,与残留在体内的血丝进行交锋。

    穿天血王藤母体留下一半的血藤在苏方体内,依然还在做着疯狂的抗争。

    不过一切抗争都是徒劳,很快就被苏方以鸿蒙之气和玄阳火焰炼化,然后苏方的穿天血王藤开始疯狂吞噬。

    那穿天血王藤母体是何等强大,若是被苏方的穿天血王藤彻底吞噬,必定又是一次惊人的蜕变,达到母体那种高度并非难事。

    本来穿天血王藤母体和幽蜉在冰魄圣域之外,等着苏方送上门来,结果却被苏方给杀的杀、逃的逃。

    冰翩跹、冷凌锋彻底化为了冰雕。

    雪祖法身从冰翩跹的道宫之中飞出,看向苏方的眼神顿时变了,开口道:“苏方,本座还打算出手助你,想不到根本就不用本座出手,你就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苏方讪讪一笑:“让雪祖大人担心了。”

    然后他看向冷凌锋,眼瞳之中渗出丝丝冷寒:“冷长老想要看着我死,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冷凌锋从震撼之中清醒过来,依然十分嘴硬:“哼,你杀了蜉族强者,蜉族又岂会放过你?迟早难逃被镇压的命运,又有什么好嚣张的?”

    “是吗?”苏方的眼瞳之中迸射森森杀气,“至少我可以在被蜉族强者击杀之前,先将你抹杀!你之前欺辱玄心,现在又一再挑衅,难道真的以为我苏方不敢杀人?”

    “你敢杀我?”

    冷凌锋神光瞬变,吓得身体一颤。

    这时雪祖巍然出声:“冷凌锋,速速向苏方赔罪!”

    冷凌锋哼道:“雪祖大人,你竟帮一个外人?”

    雪祖向冷凌锋传递神念:“冷凌锋,你真是愚蠢之极…苏方此时的实力,能够镇压道圣巅峰,若是再加上长生灯,本座以及圣凌师兄都得落荒而逃。”

    冷凌锋道心一颤,这才冷静了下来。

    雪祖接着又道:“以苏方的潜力,日后必定是一尊厉害道祖,甚至是更高…你却因为心中怨恨,招惹如此人物,你自己想死也就罢了,难道还要为我族招惹如此强敌?你若不设法化解苏方的怒火,别说是本座,就是圣凌师兄都不会放过你!”

    冷凌锋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心中虽然一百个不情愿,只能强忍屈辱,向苏方抱拳躬身:“在下图一时口快,冒犯苏方大人,请苏方大人见谅!”

    苏方漠然开口:“你在冰魄圣域还算是一尊厉害人物,然而在我苏方眼里,跟那些蝼蚁又有什么区别?若不是因为玄心,我杀你如杀鸡子。”

    一股凌厉的杀气笼罩在冷凌锋身上,让冷凌锋再一次体会到那种在死亡边缘游走的滋味,浑身颤颤巍巍。

    “苏方,罢了,以你此时的实力,已经凌驾于道圣之上,又何必跟冷凌锋一般见识?”雪祖出声劝解。

    苏方这才作罢,也懒得再去理睬冷凌锋。

    雪祖接着又道:“苏方,本座决定,回到冰魄神宫之后,将玄心收为义女,她以后在冰魄圣域,你尽管可以放心。”

    苏方又惊又喜,赶紧抱拳道谢。

相关小说:擎明武之神域孽宫杀,毒后千千岁鬼事当铺炎帝纪安子鱼之乐武圣人我的女神天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