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凡人仙府传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国际娱445云顶集团博彩娱乐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终于签约啦,感谢各位好友一如既往的支持,俺隧道默默谢谢啦!】

    “这下那小子定然必死无疑!”

    “废话,就是筑基期修士被困在这“鬼獄阴魂阵”内,多半都会饮恨其中的,他一个玄月宗的杂役弟子难道还能存活不成?”

    “就是!就是!”

    “杂役弟子?哼!他真是杂役弟子么?”

    “那……那他是什么?”

    ……

    御魂宗剩余修士布下“鬼獄阴魂阵”后,终于松了口气,带着浓浓地畏惧神色开始议论起玄月宗这位异常变态的杂役弟子来。

    他们当然知道玄月宗所谓的杂役弟子,仅仅是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精英弟子服侍的奴仆而已。

    一般都没有什么高级的功法赏赐修行的!

    可是今天突然见到的这位“杂役弟子”着实给他们深深地上了一课,前后十七名外门弟子外带一具相当于筑基修士的赤铁尸折戟在他手中。

    他们真怀疑这位杂役弟子其实就是某个金丹老祖的亲传弟子,来这荒漠岭故意扮猪吃老虎寻他们开心的!

    好在他就是亲传弟子,陷入这鬼獄阴魂阵中也必死无疑的!

    “啊!快看,那是怎么回事?”

    “咦?怎么无端刮起旋风来了!”

    “啊……不对,那旋风有古怪,我聚魂幡中的鬼奴竟然被那旋风诡异撕扯粉碎了!”

    “啊!鬼奴在本能地逃窜呐!”

    ……

    御魂宗的众修士此刻彻底骇然了,只见原本被他们鬼獄阴魂阵浓浓阴气笼罩的血棘丛林中竟然凭空刮起诡异的旋风来。

    阵中原本凶恶的鬼奴好似美味一般,竟被诡异旋风无情地吞没,毫无一丝的反抗之力,最后如同巨鲸吸水般,纷纷纳入漩涡源头不见了踪迹。

    “怎……怎么会这样?”

    每一个修士心中顿时都生出这样的疑问,恐慌之下完全不知所措,然而紧接着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布鬼獄阴魂阵,那不断涌出阴气,鬼魂,骷髅的聚魂幡竟然莫名“砰”的一声爆裂开来。

    开始是一杆,紧接着接二连三地“砰砰”爆裂开来。

    “啊……该死!快回聚魂幡!”

    那位奇丑老妪厉声惊叫道,然而她的惊叫显然迟了,只有寥寥三五杆聚魂幡免于爆裂成粉末的命运。

    这下那些失去聚魂幡的御魂宗修顿时脸色惨白,一副受聚魂幡摧毁反噬异常痛苦,夹杂着恐慌颓废的模样。

    他们御魂宗的修士,十之八九的实力都来自一杆聚魂幡,聚魂幡中鬼物的等级越高,他们的实力就越强,此刻被彻底毁灭后,几乎将他们弄残废了,等于一下子断掉了他们的左膀右臂。

    他们恐慌颓废过后,都望向了领队的那位奇丑无比的老妪,起了彻底拼命的心思。

    “混账!”

    老妪被其他外门弟子注视时,却是彻底地暴怒了,因为她的那杆聚魂幡作为鬼獄阴魂阵的阵眼,亦没来得及收取,被毁灭掉了。

    那里面可是有数只相当于炼气巅峰的鬼卒,即将晋级相当于修士筑基期的鬼将,此刻竟然一下子诡异地,毫无丝毫反抗之力地被毁灭掉了,这让她如何不暴怒异常。

    相比较其他修士的悲哀,那三五位见机快,匆忙收回聚魂幡的修士,心情却略好一些,虽然幡内的魂奴失去了十之七八,但他们无疑是这群修士中还算幸运的。

    “辛领队,我们该怎么做?”其中的一个幸运儿看向奇丑老妪,弱弱地问道。

    “砰!”

    “轰隆!”

    “啊……”

    奇丑老妪此时显然没有回答他问题的心情,只见她一声闷哼,将两瓣上嘴唇冲得飘了起来,随即将干瘪苍老头的尸体,“砰”的一脚踢飞了出去,好似埋怨这老头怂恿他们斩杀玄月宗这个变态的杂役弟子,导致他们如此大损失似的。

    似乎按照她的本意,绝对不会再招惹这样一个煞星的存在!

    只是她这一脚踢出去,顿时就后悔了,因为刚刚发泄的力度过大,以至于一脚将尸体踢飞了几十丈远,尸体高高被抛起一个弧度后,稳稳地落入了血棘丛林中。

    只是当尸体抛起的时候,她才忘记了刚刚她将干瘪老者的储物袋笑纳了,干瘪老头腰间内门弟子的腰牌却是一时间忘记取走了。

    这不是白白便宜那不知生死的变态么?

    “啊……”的一声,奇丑老妪带着无尽的不甘!

    然而尸体带着泛着银光的腰牌已然进入了血棘丛林,她就是再暴怒也不愿再次涉险了。

    “撤!”

    奇丑老妪褶皱的双眼,向着血棘丛林撒了无尽的怨恨后,憋屈地说出了这般屈辱的话语来!

    下令过后,她自己异常果决地扬长而去,好似害怕她走的迟了,腰间的赤铁尸保不住也就罢了,她自己的老命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在她看来,里面的那位杂役弟子,就属茅坑的顽石,又臭又硬,哪有丝毫为之拼命的价值?

    “这……”

    看到自己的领队如此果决地扬长而回,好似连此行的任务都忘记了似的,那些心有不甘的部分外门弟子彻底傻眼了。

    他们认为玄月宗那炼气七层的杂役弟子中了赤铁尸的剧毒,或许已然死亡!

    只是刚刚那诡异的旋风,又让他们更多地担心其凶神恶煞般地杀将而出,将他们也彻底地留在了此处。

    “真他娘的晦气!”

    那些幸运儿们,好似终于如愿了般,纷纷抢先而去,好似担心多留一刻,自己会交代待在这里似的,毕竟他们的损失最小,于是在纷纷大骂晦气之后,就紧紧地跟上了那位奇丑老妪的步伐。

    “就这样离去?娘的!我培养了三十余载的鬼宠就这样被彻底毁灭了?”一位心有不甘的外门弟子哭丧着脸道。

    “哼!那你还想怎么,难道还想将自己的老命也搭了进去?”旁边一位同伴闷哼一声,带着无尽的憋屈,亦是扬长而去。

    玄月宗一个炼气七层的杂役弟子,干掉了他们十七位炼气九层以上的外门弟子,毁灭赤铁尸,间接导致内门弟子苍老头的惨死。

    数十杆赖以生存的聚魂幡被毁,导致他们在对方不是生死的情况下,就躲瘟神般地,灰头土脸撤走!

    “真舒坦,真是无毒一身轻呐!”血棘丛林的中央地带,萧遥不禁这样欣喜地感慨一声,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他不但没有死,还活得好好地,尤其是自从眉心莫名出现蝉蛹刮起旋风开始,他中了赤铁尸的全身剧毒,消散一空,让他眼睁睁地体验了一次大难不死,化险为夷的过程。

    当看到高空抛落下来的一具尸体后,他就更加地兴奋了,确切地说,是兴奋那具尸体上泛着淡淡银光的腰牌。

    那是御魂宗内门弟子的腰牌哪!

    这样的一枚腰牌,就是他登上玄月宗外门弟子的垫脚石呐!

    因为在玄月宗,御魂宗修士外门弟子腰牌值一千贡献点,内门弟子的贡献点却值一万贡献点呐!

    和晋级外门弟子的一万贡献点一抵,他一个杂役弟子,出行一次荒漠岭后,竟然成为一名外门弟子了。

    真是带着杂役弟子的身份出来,怀着成为外门弟子的喜悦而归。

    他之所以迫不及待想成为玄月宗外门弟子,一方面是由于杂役弟子,限制太多,完全就是一个奴仆的模样,使得修炼上有诸多的不便。

    另一方面,就是身份制约的问题,他一个杂役弟子斩杀一个外门弟子是大罪,但如果他一个外门弟子击杀另一个外门弟子的话,似乎只是罚点贡献点的事情!

    至于斩杀那些得罪他的外门弟子,似乎就是随心情了。

    萧遥这样美滋滋地想着,探查到外面的敌人彻底离去手,他就取出血棘鞭,将这片血棘丛林毁去的同时,嘴角洋溢的笑容越发地饱满了起来。

    十六枚墨绿色的腰牌,对应着十六位御魂宗的外门弟子,预示着他一万六千的贡献点收获。

    事实上,当时在临死勉强洒下血棘种子后,他是彻底地瘫软在了地上,对于战果并不甚清楚的,此时竟然收到如此多的腰牌怎不令他欣喜若狂!

    加之先前斩杀的那名外门弟子,及刚刚那枚泛着银光的腰牌,这一次不算敌修储物袋中收获,仅仅贡献点就收获两万七千点,这时候的萧遥简直都有点迷恋这种感觉了。

    “嗨!贪婪真是通往死亡的通道啊!”萧遥稍微想了想,就将这种不切实际,飘飘然的想法摈弃。

    毕竟他刚刚可是九死一生呐!这种斩杀敌人富裕是快,但是很有可能使自己一下子也搭了进去,他可不想成为为财而亡的奴隶。

    通过此战,他清楚地认识到他的神识太弱,只是相当于一般炼气七层修士的水准,而他所欲到的敌人,都是炼气九层以上。

    并且往往都是一遇上就是一大堆的存在,往往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他就彻底暴露在敌人的神识探查中。

    还有他缺乏快速逃命的手段,他御剑飞行也紧紧是比同样炼气七层的修士快上一些,与那些炼气九层以上的修士一对战,往往很难逃脱敌人的追捕。

    “哎……看来成为外门弟子后,这两点必须要及时弥补,否则后果性命堪忧呐!”萧遥摇摇头,哀叹了这么一句,看到整个血棘丛林被他销毁后,就御剑而起,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之所以利用血棘鞭将整个血棘丛林毁去,完全是惧怕将恐怖的蛮越人引到了这里,毕竟蛮越人对他手中的血棘鞭似乎异常的上心。

    数个时辰后,萧遥一连换了数个方向,感觉到不可能有敌修追踪后,就寻找了一个隐蔽山洞后,潜藏起来,瞬间闪入了血珠空间。

    只是他刚一闪如血珠空间后,顿时亡魂大冒,此时的血珠空间彻底地变了模样!

相关小说:迷失异域末世之万人迷的重生苏沐的悠闲日常初夏盛恋(沈瑾萱慕煜城)我的室友是污师(GL)希望此生,永不再见(夏小希苏之擎)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星际]宠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