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凡人仙府传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手机网址澳门永利娱乐APP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褚飞雪老祖携带司徒兄妹已然消失无踪,众人以黄甲为首,亦是向着某个方向贴着冰面疾驰飞去。

    看着众人一副为空避之不及自己的模样,萧遥心中虽然有些气愤也就罢了。然而此时他们一句句不阴不阳的阴仄仄话语声,饶是以他的城府都不禁心底破口大骂起来。

    仅仅因为褚飞雪的一个态度,原本对他感恩戴德的同门一下子又将他视为一个极为不屑的“爬虫”,迫不及待地跳将出来,一句句阴阳顿挫的刻薄语调很难想,这些人先前还对他这个“爬虫”说过一些感谢的话语。

    “一个废材而已,竟然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了!”

    “祖上冒青烟了,被屠长老收为弟子就不知自己老几了!”

    “撞了个狗/屎/运简直狂妄到了极点,难道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么?”

    “哎……还是太年轻娇狂了,完全不懂得半点的隐忍低调!”

    “还想哗众取宠?我看哗众取丑还差不多!”

    “你小子找死啊,小心这位“怪才”进阶元婴后将你小子屁股打开花了!人家可是四属的天才性修士呐,四属性呐!简直是修炼中的天才,哈哈……”

    “啊……老子好怕也!他元婴?老子还化神呢!”

    “就是!一个腐木的爬虫而已!”

    ……

    听到这些不阴不阳的阴仄话语声,萧遥干脆直接把耳朵闭上,他怕再听下去他会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你爷爷的!老子废材怎么了?难道废材就不能够拥有一个修道成仙的梦想?难道废柴出现在你等面前就是如此污染你等耳目么?”

    “被屠老头收为弟子,就是祖上冒青烟?哼……你们是羡慕不已,可你们知道老子真稀罕么?老子仅仅想低低调调,安安心心,没有过多骚扰的修炼而已!”

    “什么不娇狂?什么不懂隐忍?低调?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哗众取宠?统统都他娘的狗/屁!”

    他完全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娇狂了,相反一直以来,自从灵狐殿当小厮开始就养成的保守,怯懦性格。使得屠老头强行令他霸气起来都有些形似神离,何来娇狂一说?简直他娘的,睁眼说瞎话!

    至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哗众取宠?更是无从谈起。他也仅仅是担心自己成为历来进入混乱冰域三分之一的冤死鬼罢了,而为自己的小命着,多想尝试了一下而已。

    毕竟历来约三分之二的通过率着实令进入混乱冰域的修士谈这古阵色变,然而他迫不得已才做小丑般地意外触碰到了那阵法奥义,结果先前大才。怪才等的赞美之言,经过刚刚一位金丹老祖的敌视态度后,再次就变成哗众取宠了?

    事实上,他当初也是只抱着自己安然通过,并未有任何大公无私的想法,压根也没有想到会如此一石激起千层浪般地造就了一座供所有人通过的玄冰浮桥,

    也并不是他不想在最后时刻再尝试,如果他最后时刻再尝试成功的话,葬送深渊的冤魂们也就罢了,那些按照以往足有数百的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修士。足以活撕了他!

    从曾子涵毫不避讳的怨毒眼神中,萧遥明了地知道,以后除了龚贱人这位大敌外,在这凶险的冰域中,又多了曾子涵这样的一位残缺筑基期修士!

    “哎!修仙界怎会有如此不知廉耻的一大类人存在?”萧遥无奈地想到,好在类似黄甲等少部分修士对他还算比较认可的,只是摄于褚飞雪这位在混乱冰域有着主宰般地位的威压,只好蒙头赶路罢了!

    好在这种令萧遥异常郁闷的赶路仅仅维持了一个时辰,他们就到了另外一处地下传送阵,期间白武庆不幸地被罡风扫中。【ㄨ】萧遥无奈地出手相救了一次,至于其余被罡风扫中的同门,萧遥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了。

    不过此时一般情况下,那些炼气期的弟子被罡风扫中。变成冰坨时都会遭到得到筑基期修士相救,因为此时人人知道距离下一处传送阵已然不远,最为主要的是他们轻而易举地渡过了横在他们心底那处落冰大阵的深渊,压力大松,在自身安危没有受到危险下,倒是不建议出手一二的。

    “呵呵……龚师妹竟然亲自进入这混乱冰域了。啧啧……真是师哥我的莫大荣幸啊!”一个仅有四尺来高的超级胖子对着一位小鸟依人般的俊美女子道,眼神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之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楞声楞气道。

    之所以叫此人超级胖子,因为此人虽然身高只有四尺来高的模样,然而他整个身形的直径似乎都要比他身高大上数寸的模样,整个人何止一个矮冬瓜,简直就是一个盛水的大圆缸。

    这个大圆缸离地两尺多的紫衣上挂这一枚八卦图案的腰牌,一进入这地下传送阵的萧遥瞬间就发现这引数千人注目的超级胖子身挂的腰牌与他的一模一样,只是他的刻着“萧遥”,而对方的却是“罗信”二字。

    这个大圆缸般的超级胖子赫然是萧遥的四师兄罗信,虽然萧遥未入此地的时候就有所耳闻其身体的夸张,但是真当萧遥面见时,不禁感慨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

    屠老头名言,只要进入这混乱冰域后,自家的这位四师哥自会照顾一二,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萧遥却是不敢报半分的希望了,这让他也不禁感慨进入这混乱冰域后,运气似乎背到了极点。

    “咯咯,珍儿说想罗师哥了,罗师哥会信么?”小鸟依人般的俊美女子龚珍,对着水桶般的罗师哥嫣然一笑道。

    虽然在场的女修中,容颜胜过她的不下于三位数,但是她自信能将这个水缸师兄像喇叭狗般地牵着,令其百依百顺!

    别看这水桶般的超级胖子很不起眼,仅仅只有筑基初期巅峰的样子,然而在场之人去无一人敢对其深处任何一丝的不屑之意,即使褚飞雪这位金丹巅峰的修士,也仅仅是站到一边,硬着头皮看二人的犯贱而已。

    虽然都属屠尘长老门下。并且对于这位作威作福,拿本领当令箭的罗信,褚飞雪似乎更加的厌恶,厌恶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贱的不像话的死胖子。然而她却不得不硬生生地忍耐下来。

    因为这超级胖子会进入这混乱冰域所有修士都不具备的阵法造诣,尤其是短距离传送阵的布置上面,更为精通,而短距离传送阵在这凶险莫名的混乱冰域却尤为重要,简直离不开。导致这“水缸”一下子成为了整个混乱冰域中说一不二的存在,即使是褚飞雪也要担待的存在。

    就比如现如今,虽然人人对着二人当众作贱厌恶异常,却不敢生出半点的厌恶之色,还不得不带着祝福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心态看着二人。毕竟此刻若是这位“水缸”不激发传送阵的话,他们也只能大眼瞪小眼!

    “呃……呃?信……信!罗师哥说的话,奴家当然相信了,否则奴家也不会来着混乱冰域了!”听到龚珍略带挑逗性的话语,饶是以罗信水缸般的身躯都差一点栽倒,一副受宠若惊的感觉。

    没办法。在罗信的心中,这位龚美人已然成了他修为难以寸进的心魔,当初被拒后一直耿耿于怀,始终无法释然,即使被师尊贬入这凶险的混乱冰域,依旧没有任何的效果,导致多年依旧徘徊在筑基初期巅峰。

    事实上,罗信在这凶险的混乱冰域不但不曾受到任何的凶险,反而被褚飞雪像“宗宝”一样牢牢守护住,生怕其出一点意外。导致玄月宗在这混乱冰域相比其他几宗,陷入无比的被动中。

    “咯咯!罗师哥,是不是该给是我们这些师兄弟姐妹没传送过去了,毕竟很多同门还是第一次进入这混乱冰域。还着急见识玄域城呢?”龚珍修长的洁白玉指在罗信肥厚的方形肩旁上轻轻一拍,吐气如兰道。

    这并不是龚珍此女真迫不及待地想去见识什么玄域城,而是她懂得适可而止,在这让同门师兄弟姐妹认识到自己重要的地位就可以了,再多的话,就适得其反了!

    否则如此满足她虚荣心的公众场合。她巴不得一直享受着别人的瞩目拖延下去。

    再说,虽然褚飞雪师叔此时脸上的寒霜逐渐消去,一副与司徒兄妹详谈甚欢的模样,但是时不时瞥过来的目光,还是令她小心肝一阵的发虚。

    “哦……哦!好!好!好!师哥我安排你与褚师叔等第一批过去!不过你见识玄冰城还差不多,他们估计没这机会吧!”罗信终于在一阵“哦哦”,“好好”的话语中,目光从他的龚师妹身上移开,此时似乎这才想起了褚飞雪这位金丹巅峰的老祖。

    然而此时褚飞雪这位老祖听到其言语后,才与司徒兄妹二人缓缓走到传送阵上并未有任何不满的样子。

    褚飞雪已然没有了与这他一根手指都能戳死的“水缸”弟子较劲了,事实上她是在二人的较劲中已经彻底甘拜下风了。

    她曾今甚至将这胖子折腾的死去活来,然而这死胖子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甚至在她折磨期间还主动寻死,即使她各种痛不欲生的折磨法,这胖子毅力还是顽强的可怕,硬是没有做丝毫的退步,到时候反而是她自己拉下脸主动寻求这死胖子的原谅。

    没办法,这混乱冰域的冰矿根本就离不开传送阵的运作,不光随着矿区的延伸,过段时间就要布置新的传送阵,关键是一些旧的传送阵也需要时常维护,这在罡风,刹风不断,空间裂隙遍布的残域通道,离开了传送阵危险何止加了一倍,尤其是对一些低阶的采矿弟子更是如此。

    然而他不知向宗门提出多少次了,换一个稍微正常点的传送师来,奈何堂堂的玄月宗金丹期的传送师倒是不少,然而筑基期的传送师仅此胖子一家,这也是这死胖子在阵法方面,尤其是传送阵方面,天赋异禀,起码玄月宗第一阵法奇才屠尘的大徒弟,二徒弟,三徒弟在宗门都属阵法方面出类拔萃之辈,奈何与这奇葩的四徒弟一比简直牛马不相及。

    一般传送师没有在上面全心全意侵淫数十年,根本担当不得传送师这一高贵的尊称,然而这奇葩的四徒弟据说仅仅被屠尘调教了数年,就已然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阵法师,笑傲金丹以下!

    而这混乱冰域又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根据几宗协议玄月宗只能派遣两位金丹期修士坐镇,除了她占用了一个名额外,十年前又被另一位极为特殊的存在占据了另外一个名额,导致想要再派入金丹期的传送师都不可能。

    事实上要不是顾忌到那位极为特殊的存在,她早就出了这混乱冰域,省的她都感觉在这混乱冰域都受这死胖子的气,亦担心这死胖子哪天在传送阵上稍微动下手脚就能直接将她传送到空间裂隙中了。

    若是传送到空间裂隙中,别说是她,就是一般元婴期的老祖都很可能陨落其中的,这让她每次做传送阵时都有些胆战心惊,偶尔看到死胖子脸色阴沉下来后,还不得不憋屈地笑脸相迎,一副憋屈至极的模样。(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迷失异域末世之万人迷的重生苏沐的悠闲日常初夏盛恋(沈瑾萱慕煜城)我的室友是污师(GL)希望此生,永不再见(夏小希苏之擎)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星际]宠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