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凡人仙府传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真人赌钱网站钱柜qg111官网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个时辰后,侯魁与叶如萱来到了火曦所言的目的地,猛然看过去的时候,顿时目若呆鸡了!

    只见一个寸缕不着的赤条正被狗啃屎般的模样,倒吊在离地丈许的空中,周围则站着七八名筑基期修士,不停地指指点点,一副争论议论不休的模样。

    有人建议将这名被吊的赤条放下来,先救醒再说,不然继续掉下去的话很可能丢掉小命的,毕竟此时被吊之人的状况着实不好。

    此时的身体浮肿了足有两倍,整个头颅更是变成了一个超级的猪头,全身除了血迹斑斑外,就是紫一片,黑一片,要不是脖颈上挂着属于厉海标准性的酒葫芦与地下掉着刻着“厉海”二字的腰牌,让人很难将这个死猪般的修士认成厉海!

    有人则猜测这厉海平日恶风不断,很可能是得罪了某位筑基后期的修士,导致被吊起来接受惩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为妙,以免自己也被吊上去了。

    当听到身后来人时,这七八名修士转头齐齐望了过去,略微扫视了一眼侯魁后,就将目光一起瞅向了其身旁那道,此刻已然如同烙铁一样通红的窈窕身影。

    窈窕身影赫然正是叶如萱!

    叶如萱有说有笑地与侯魁来到这里才猛然抬头望去的时候,脑袋一下子蒙了,等到稍微反应过来后,俏脸瞬间就如烧红烙铁一般的通红了,本欲悄悄退去时,看到那七八名修士齐齐刚好望向了她,顿时气得一跺脚,怒骂一声火曦后,飞也似的扭头逃跑了!

    “怎……怎么回事?”侯魁并未理会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叶如萱,而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去,向着其余之人大声喝问道。

    此刻他才明白火曦所言,厉海短时间无法偿还他十点黄金贡献点是什么意思了!

    一身的家当丢得就只剩下这葫芦与腰牌了。不说偿还他十点黄金贡献点了,此刻他说不得还得施舍对方一套法衣。

    “谁知道呢?发现的时候,就已然成为这样了!”其中一人摇摇头道。

    “你们为何不将他救下来!”侯魁已然有了几分怒火道,因为在这矿区中。他与这厉海关系还算不错的,否则也不会与其打赌了!

    “你来,我们与他非亲非故,可不愿意招惹这无端的是非!”那人冷冰冰道,似乎对于侯魁向他们发火也已然有了几分恼怒。

    既然厉海被揍得如同死猪一般吊起来。说明揍他之人实力定然恐怖之极,得罪那种人着实不明智!

    “哼!”侯魁闷哼一声,不再废话,手掌随意一挥,顿时一道青濛濛霞光一闪而逝地击到了吊挂厉海的皮索上,随即手中已然多出一块丈许的兽皮,在厉海掉下来的过程中,已然将其先裹了起来,然后缓缓放到地面。

    侯魁脸色铁青地一伸手,顿时一股温和的真气向着厉海体内狂注而去!

    此时的厉海全身已然有了七成的僵硬。身上渐渐浮现一层冰霜,这还是在地下深处没有凛冽的寒风,温度反而高一些,再加上厉海本身就是一副铜皮铁骨,否则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咦?”正当侯魁拿出一枚丹丸准备为厉海服下时,发现厉海肿胀的嘴中将然有一个巴掌大的兽皮,这让他一怔地掏了出来。

    “淫贼下场?”

    侯魁刚一打开,兽皮上的四个大字就被身后的七八位修士一脸不可思议地读了出来。

    “天呐,这厉老鬼不愧是吃力熊心豹子胆,喝了两口尿水。不开眼地去招惹宋领队了吧?”其中一人不禁怒斥道。

    他所说的宋领队,自然是宋美琦矿队的队长宋美琦了!

    宋美琦曾今在另外一个矿区,将调戏她的一位筑基后期修士倒挂在传送大厅,当众用皮鞭抽了数个时辰才解恨。也使得其凶名传扬开来,无人再敢打她的主意,好的一点是,那位修士身上的遮掩物没有被扒光。

    被如此一说,侯魁不禁都大为恼怒起来,若是真如此的话。他说不得还得将这死猪般的厉海再重新在吊上去,然而若无其事地离去。

    “不过还是快速将其救醒问问情况再说吧!”侯魁这般无奈地想着,脸色铁青地将丹药给其喂下,见其半天未醒,于是直接拿起挂在其脖颈上的酒壶了,为其嘟嘟地灌了两口。

    “咳……咳咳……”

    “小……小……子……老……老子杀……了你!”

    厉海微微咳了两声,随即说了出令场中几人大为不解的话语声。

    “啪啪……”

    侯魁在其肿得肥胖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不解道:“老厉,你他娘的要杀谁了,是谁将你弄成这幅德行的?”

    这时,厉海被轻拍了两耳光,似乎有了几分清醒,努力了半天的双眼,才睁开了一条缝,望了眼侯魁,好似松了口气的模样,随即愤恨难当,无地自容地,默默闭上了缝隙,却诡异地不在言语了。

    “这?”一群修士傻眼了,完全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厉,你再不说,别怪老子把你重新吊上去!”看到如此情景后,侯魁亦是万分不解地怒声道。

    若真是宋领队将这厮吊在这里的话,他还真必须将其重新吊上去,否则他自己都可能被那艳丽的疯婆娘吊上去的风险。

    “吊?”

    厉海一听,缓缓闭上的双眼,努了努又睁了开来,看到头顶的一根吊绳时,顿时怒不可遏道:“这……这帮天杀的龟儿子,老子……早晚将……你们一个个剁……”

    厉害诅咒的话语还未说完,随即一口憋胀的鲜血就喷洒了出来。

    “龟儿子?一个个?他不会是说是那群炼气期的小辈将他吊起来的吧?”这时围着的中一人猛然回过味来的模样道。

    被那人一提醒,其余之人这才想起厉海可是被吊在进入炼气期矿田的大巷口,加之厉海猪头般表现出的微末羞愧表情,结巴的话语,这让他们不由得这般想。

    只是这可能么?

    他们都快被自己这大胆的想法惊掉下巴,炼气期弟子将他们筑基期的厉师叔揍得像死猪一般,然后寸缕不着地吊在这大巷口?

    想着想着,这七八位筑基期修士个个脸色铁青了起来,若真是这般的话,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颜面何在?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是赤luoluo挑战他们筑基期修士的颜面,不狠狠惩戒这般炼气期的小崽子们,不足以证他们筑基期修士的尊严,不足以泄他们心中的愤恨。

    此时他们都想着,灭杀十个八个的炼气期小崽子们都不为过,甚至有人邪恶的念头也一个个地直冒了出来。

    然而看到厉海凄惨的模样,又让他们不禁一怔,他们心中又泛起了另外的念头,难道这炼气期小崽子里面还隐藏着一位恐怖的存在不成?

    他们可不相信仅仅是一群普通炼气期弟子就能将厉海这样筑基期修士弄得如此凄惨,反过来还差不多?(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迷失异域末世之万人迷的重生苏沐的悠闲日常初夏盛恋(沈瑾萱慕煜城)我的室友是污师(GL)希望此生,永不再见(夏小希苏之擎)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星际]宠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