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球探 > 凡人仙府传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希尔顿会员登录方式存1元送彩金网站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娘的,此子想令自己死得干净一些,也不必距离玄域城如此之远吧?”看着身后几乎看不到踪影的玄域城,再看看前方留下的一道道归去的标记,闫棋不禁破口大骂了起来。【ㄨ】

    此刻他已然有了几分踌躇,因为再往前走的话,先不说能否寻找到对方的踪迹,关键是很可能遭遇冰兽的袭击,若是遇到二阶冰魄的话,他可就危险了。

    “看来龚师妹所言不错,这子实力还真不一般,以我筑基中期的修为,竟然没有追到此子!”闫棋再次嘟囔一句后,干脆停下驻步不前了,反正那影煞门的修士估计快到了,与影煞门修士一起追杀此子想来即使遭遇冰兽,不至于有多大危险。

    以前龚珍一直说此子的不凡,加上刚刚其惊人的飞行速度,一时间使他心中打鼓起来,有些不太愿意独自对战此子的念头,即使在身后强援随时可到的情况下。

    “哎……这就是闫师兄胆量的极限么?萧某还以为师兄会一直追上来呢?令萧某白白苦蹲良久!”千余丈外,看似空无一物的地方猛然传出这般一声叹息话语。

    闫棋猛然一惊,闻声望去,却见声音的源头猛然闪现一道身影出来,不是那身着紫衣,面貌普通的萧遥又是何人。

    听其口气,似乎正等着他过去好施展凌厉一击,欲取他严某人的老命呢?

    这让闫棋一阵后怕不已的同时,暗道还是自己有先见之明,否则,被其借助宝物隐匿身形后,猛不防地被其袭击的话,不死恐怕也要重伤了。

    而这位萧师弟也算是煞费苦心了,竟然在划出数里外的回城标识又返回的模样,隐匿的模样,这使得他贪婪对方隐匿宝物的同时,对其迅速生出一丝忌惮之意来。即使自己修士还比对方高一阶。

    “啊……萧师弟,你怎会在这里?”闫棋猛然一惊过后,激发护罩的同时,带着一丝试探的口气道。

    “萧某出现在这里闫师兄竟然不清楚?若是如此的话。萧某不放直白地告诉师兄一声,师弟我可是打着引鼠出城的主意,果不其然引出了闫师兄这般的一只大鼠!”萧遥一脸戏虐道。

    “萧师弟这时何意?”闫棋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故作不悦道。

    “为何萧所遇之敌总是一些掩耳盗铃之辈?若是萧某神识探查没错的话,萧某在往城门口去的时候。闫师兄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吧?”萧遥带着几分郁闷道。

    “你……你怎么可能拥有……”

    “哎!想必师弟对闫某有些误会,这样吧,我们各走一方,足以证明闫某对师弟没有龌龊之心,萧师弟虽然拥有筑基初期巅峰修为,但是师兄我已然是筑基中期的修士了,隔阶如隔山,想必师弟不会如此愚蠢吧?”一听萧遥拥有的神识竟然比他还要强悍几分的模样,这让闫棋又是一惊,随即激发了一面漆黑盾牌。带着一丝阴鸷道。

    “师兄这副表情倒显得萧某正冤枉师兄了使得,但师兄隔三差五地就光顾师弟的门缝,处心积虑地又追了出来,岂会如此巧合?再说单凭你与龚贱人走得如此之近,萧某出手就不会有任何的估计,你也不必太做作了,你施展的拖延之计已然成功,不必再伪装下去了!”

    萧遥淡淡向着闫棋身后看了一眼,随即面色一寒,厉声道:“受死吧!算是萧某在龚贱人身上先讨一点利息!”

    萧遥说完。右手蓦然多出了一柄刻画着复杂符文的火红法剑,向着闫棋疾冲而去。

    “哼!竖子好大的口气,真以为闫爷怕你不成,今日定要你取你首级!”闫棋面部狂抽两下。显现一丝怨恨道,他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竟然在对方心中只是讨伐龚珍的一点利息而已,这令他顿时大怒起来。

    说话的同时,左手一张黄灿灿符篆,右手一柄青濛濛法剑,开始全力激发起来。一脸的怨恨神色,似乎萧遥已然严重阻碍了其入赘龚家,阻碍了他的大好前程,必须将其大卸八块,已泄心头巨很的模样。

    刚才他神识一直就不住地向着身后扫视,始终在探查着影煞门修士的踪迹,但一直没有丝毫收获,这使得他不禁暗暗着急起来。

    虽然他拥有着筑基中期的修为,但萧遥此子的名头他在龚珍那里可谓知之甚详,尤其是其炼气期就有灭杀影煞门修士的战绩,依旧在炼气期就使秦勇那位筑基初期的无声无息陨灭,无形中就给他造成了一副其很变态的假象。

    再加上其此刻口气如此的大,仿佛灭杀他不费吹灰之力一般,难道此子筑基后实力巨涨,变得更加地匪夷所思?

    只是听其一提醒后,他微一后望,就看到了远处一道逐渐清晰的身影,心中顿时大定起来。

    在这一览无余的冰面上,似乎眼睛比神识管用的多。

    “哎!龚贱人可真够小气的,为你提升修为的同时,也该为你提升一下法器才是!”急速而来的萧遥,人未至,浓浓的嘲讽话语声却先一步地传了过来。

    “啊!你……”闫棋乍一听,露出浓浓地不屑神色。以为对方在故意分散他的注意力。

    然而等到他看到自己迎击而去的变得丈许大的青濛濛法剑与对方携带着惊天火浪的“法器”刚一撞击后,陪伴自己多年的极品青光剑竟然咔嚓一声碎裂开来,使得心神相连的他喉咙一甜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时他才赫然惊恐地发现对方的红火“法剑”竟然是铭印着淡淡的符文,这哪是他娘的什么法剑,明明是一件正宗灵剑,看样子虽然只是一柄下品灵剑,但的的确确是灵器不假,否则他的极品法剑与对方一个照面,就被彻底被毁了去。

    “哼!”闫棋闷哼一声,左手上刻画着巨斧模样的黄灿灿符篆已然祭了出去,与此同时他右手赫然多出了一枚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金灿灿圆珠向着对方丢了出去,自身急速后撤。

    因为从萧遥激发灵剑的威力来看,他真没有什么好手段能够抵挡下来。

    萧遥一看对方扔过来之物。顿时大骂不已,这中级天雷珠的威力他是最清楚不过了,当初若不是靠这种威力极大的雷珠炸塌百余丈长的巷道,他安能阻止乙七六的追杀。

    就是自己的唯一的一把灵剑也承受不住此等威力的轰炸吧?这使得他一拍储物袋。瞬间一张不知名的兽皮被他扔了出去,同时身形向着一侧疾驰而出。

    “轰隆隆……”

    兽皮刚一包裹住中级天雷珠,后者轰然爆炸开来,一个蘑菇云瞬间形成,刹那间造成了一个方圆二十多丈的巨坑。萧遥身形更是被冲击波推出了三丈多远。

    好在先经过六级巅峰狂暴火妖狮的兽皮先一步消弱,依他不断服用近乎天然的炼体圣药,冰晶清灵鱼的鱼骨,导致此刻肉身更加强横,徒手都能击出近两万斤的力道,使得他并未受到多大的创伤。

    前方疾驰的闫棋身躯堪堪避过了天雷中的波及范围,略一转身,肉痛地望了一眼他仅有的一枚中级天雷珠造成的巨大破坏,就看到萧遥竟然没有受多大创伤的模样,仅仅是一擦嘴角的淡淡血迹。就又杀气腾腾地从他的一侧追杀而来。

    “哼!不知死活!”

    闫棋暴怒之余,不屑话语声哼出后,自身再次向着影煞门的修士疾驰而去,同时对着已然至七八里外的影煞门修士大吼道:“身后之人便是悬杀之人萧遥!正是在下发……”

    只是他的话语还未喊出,身后波动一起,却见一道散发着浓浓烈焰的红火圆月剑气快若闪电般地地急斩而来。

    “该死!”闫棋极其败坏地怒骂一声,猛地转身连拍数下储物袋。

    他倒也机警,知道若是继续逃亡的话,很可能立即身死道消,还不如硬着头皮拖一拖。反正影煞门修士几乎转瞬就到。

    只见他先是一沓冰属性的符篆被他祭了出去,随即一剑一刀两件法器向着对方紧随而至的那把灵剑迎击而出,同时一柄圆锥状的法器再次被激发后迎向了对方狂击而来的血红长鞭迎击。

    只是还不待他稍微喘口气,一根黑不溜秋的长棍已然再次****而出。对方祭出法器的速度竟然稳胜他一筹,这使得闫棋心中大为叫苦不迭地将身前悬浮的法盾迎了上来。

    看到对方拥有威力惊人的灵剑及气势不下于灵剑的长鞭,对于这根毫不起眼烧火棍他亦不敢有丝毫的小觑,更不敢令其近身了。

    好在此时的那位影煞门修士已然到了他百丈远的距离了,一道乌芒已然****而出,这令他心惊之余的同时暗暗窃喜起来。

    幸亏明智地没有选择独自一人对战这位比自己还低一阶的萧师弟。否则的话他的老命十余八九得交代在这里了!

    “混账!小心……”正当闫棋暗暗窃喜之际,身后猛然传出一声暴怒过后的紧急提醒声。

    “啊!噗嗤……”

    事实上闫棋一直在小心,毕竟事关他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即使身后来人他也只是神识略一探查,连回头一顾都没敢。

    但尽管他如此谨慎,奈何这位萧师弟的出手堪称豪华,那件灵剑在毁掉自己长剑法器的同时,余威不减地向着刀式法剑迎了上去,而锥形法器在同样气势恢弘的长鞭攻击下碎裂开来,长鞭继续向着他攻来,好在那黑不溜秋的烧火棍虽然不凡,在戳破自己的法盾的同时,被影煞门修士的乌芒挡了下来。

    自己祭出的四件法器几乎不分先后的被毁三件,这令心神相连的他一声惊呼后,喉咙再也遏制不住地喷出血水来。

    不过此刻他可不顾的一心吐血,因为那要命的长鞭已然****而来,嗖嗖的刺破空气之声不断传来,这使得他受创大惊之余,再次一摸储物袋,一张金灿灿的符篆被他匆忙****而出。

    “哧啦”一声,刚刚半激发状态的金刚罩只是被长鞭略一触碰般地就破裂看来,紧接着他最早激发的护身法罩也步入了后尘。

    “啊!”闫棋顿时亡魂大冒,因为那呈威的长鞭在破掉大他防护法罩的同时,带着浓浓血腥气息除了令他极度不舒服外,他惊骇地几乎都能看到法鞭上突刺铆钉,料想被及身后绝对有死无生,尤其是整个长鞭携带的呼呼罡风已然挂的他耳膜生疼,眼看他下一刻就要命丧于此。

    “咻!”的一声传来,却是一道乌芒先一步****而来,将夺命长鞭挡了下来。

    闫棋顿时大喜,甚至都来不及向影煞门修士道谢,就劫后余生地狂喜着向后急退,因为他的血肉之躯可经不起两件威力极强灵器交战的波及。

    然而他急速后退时,捡回一条老命般的狂喜神色瞬间凝滞了下来,刹那间转变为一脸的惊惧,面部更是疯狂抽搐起来,一副完全不可思议的神色,就欲向着储物袋匆忙摸去。(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迷失异域末世之万人迷的重生苏沐的悠闲日常初夏盛恋(沈瑾萱慕煜城)我的室友是污师(GL)希望此生,永不再见(夏小希苏之擎)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星际]宠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