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我的室友是污师(GL)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登录塞班岛账号糖果派对最新打法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嗯……睡吧睡吧。”李素莲见沈未晓一脸‘我倒要看看你想说啥’的狡猾样子,突然觉得有点难出口了,支吾了几句,立刻就迟疑起来。

    会不会太突兀,让妹妹有压力?要不再缓缓?这样直接问,总觉得怕臊了女孩子的脸面。

    沈未晓琢磨不出让嫂子想问又问不出口的话题是什么,打扫完屋子就躺下来,开始玩手机了。

    她并不知道师萱在家干嘛,但是似乎总是很晚才有时间跟她聊天。除夕那天晚上零点,师萱专门给她打电话说……

    嗷嗷嗷,好羞耻!沈未晓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兴奋异常,简直开心的难以自持。

    “阿晓,我爱你。”

    “阿晓,我爱你哦!”沈未晓学着师萱的语气念给自己听,满满的幸福感包围了她的身心。

    这一夜似乎睡得十分安好,就是梦里没看到女神姐姐。

    沈未晓睁开眼睛,看着屋顶的灯光没关,吐了吐舌头自己先抱歉起来,“昨晚怎么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灯也忘记关了,好费点啊!”

    可能是在外面租房习惯了,水电总是想着能省则省,即便以前大手大脚的沈未晓,偶尔算起水电费,都能惊呆一百个师萱。

    第二天一早,沈未晓准备上车的时候,终于被李素莲逮到机会,悄悄拉着她到一边嘱咐道,“未未啊,你看你现在已经快毕业了,赶紧物色对象,听到没?眼光放好一点,别被人骗了。明年回家就带回家,嫂子给你把把关啊!”

    “嗯嗯,嗯嗯。”原来是这件事情啊,看来过年回家不被催婚,果然是不完整的啊!沈未晓答应着,急匆匆地和哥哥打了招呼就上车了。

    坐在座位上,哥嫂仍旧站在车站里冲着自己挥手,她心头莫名一酸,本想说会常常回家的,让哥嫂放心,可是隔着厚厚的玻璃却还是无可奈何地闭了嘴巴。

    车启动,沈未晓笑着跟家人挥了挥手,心想下次回家一定要跟家里人说她和师萱的这件事情。

    沈冕目送沈未晓的汽车走远,才好笑地嘲笑起他媳妇,“你啊……让你问你不问,这回走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再回来。”

    “我……我刚刚跟她提醒了!你也别笑话我,你这个做哥哥的还不是有口不言?”沈冕就这么一个年幼的妹妹,她也是操足了心的。

    沈冕看着妹妹的车走远,果然感叹起来,父母走的早,很多时候,他对妹妹再好,也弥补不了父母能给予的感情。

    漫漫长途,沈未晓一直处于昏睡状态。

    眼前的路况果然如她所料,堵的水泄不通,沈未晓抬眼看了看外面,大巴下的出租小车一个个都跟刚糊了的麻将似的平摊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应该是前面的路有点问题了吧?沈未晓查了查路况,觉得困的不行,还是关了手机打算睡觉。

    正好汽车到加油站,沈未晓急匆匆下车去卫生间,然后又赶着回来安心睡觉。要是尿急被堵在高速上,那滋味,啧啧,沈未晓不敢想。

    晕车的孩子总是习惯性地上车就睡觉,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睁开眼睛,就听到包里的手机突突突地震动。

    抱歉地冲旁边的大叔笑了笑,沈未晓赶紧打开手机,这一看吓的她差点手机都扔了。满屏幕都是师萱和嫂子的消息。

    沈未晓先点开师萱的消息。

    姐姐:你出发了没?

    姐姐:到哪儿了?

    姐姐:到哪儿了?

    姐姐:睡着了吗?(-_-)zzz

    姐姐:几点到,我来接你。

    姐姐:你没事吧?睡着了?没电了?看到消息给我打个电话?

    沈未晓惶恐地看着19个未接电话,还有显示为14:48的时间,莫名觉得心累。赶紧跟家里人报备了一声,才想着该怎么跟师萱说。

    难道路上堵了三个小时!?天呐,她可是十一点左右就坐的车,按理早就该到了。

    “喂?”沈未晓的脸被袖子压出麻花的印子,眼睛还迷的睁不开,赶紧给师萱回了过去,“我……我睡着了,刚看到电话和短信。”

    师萱觉得她都快报警了,嘴上嗔怪沈未晓的不省心,手上立刻揽住外套和围巾,脚底飞快地奔下楼底。

    “好了好了,你真是笨蛋。那你到了别乱跑,我在出站口等你,么么哒,挂啦!”

    季雯一直看着师萱一系列动作,脸上难得的欢喜,目光一聚,淡淡地担忧道:“这么高兴?是去干嘛啊?”

    师萱正计算着时间往外赶,听到质问声抬头一看,她的母上大人正款款往下走,语气里毋容置疑地要求她如实回答。

    师萱顿了顿脚步,脸上恢复平静,有点客气地回答:“哦,我去接人,晚上就回来。”

    “接什么人?”季雯步步紧逼,其实到现在她都还不完全相信师萱说的关于她喜欢女孩子的话。

    她还是有点担心,这孩子只是为了报复她和丈夫的隐瞒,为了极端的恨她自己不能救她以为是亲生父亲的男人,而撒的慌。

    “妈,我去接沈未晓。”

    师萱即使处于下方,脸上也依旧流露出孤高倨傲的神情,她不允许任何人怀疑她的感情,比如此时的母亲,自己当初的许笙。

    爱就是爱,错就是错。

    季雯还想说什么,可是话还没酝酿好,只见房门一闪,师萱就已经转身跑出去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当年丈夫急需亲生子女骨髓配对,师桓的不行,当师萱从学校赶过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她其实并不是这个家的亲生女儿。

    父亲的死,给她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后来,她亲口跟师萱说了她的身世,可是那时候女儿的震惊和愤怒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师萱是个倔强的孩子,即使这么多年她和丈夫相敬如宾,她看得出端倪却也不深究。可能是自己经常要到国外工作的原因,师萱对父亲的感情远超过自己这个母亲。

    季雯有点失落,要是薛敏知道,她们收养的孩子,如今对自己这么疏离。恐怕也会难过的吧?是她这个母亲不够好,为了逃避过去,忽略了师萱很多。

    b城汽车站简直长队如龙。

    师萱打的三个多小时才到汽车站,一眼见到车站外面的空地上站着的沈未晓,就连忙跑过去抱歉。

    “我路上堵车,迟到了。”师萱气喘吁吁地搂住沈未晓,发现她已经被冻的浑身发抖,“冻坏了吧?”搓了搓她的双手,师萱赶紧拉着沈未晓往外走。

    “我们先去吃饭吧?”师萱的目光四处打量,握着沈未晓的手心暖暖的,“你想吃米饭还是面?”

    沈未晓着实被冻坏了,尤其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空地上。她下车早,知道师萱堵车了就故意等了一会。又担心她来了找不到自己,就一个人往人少的空地上站。

    现在看到师萱,真是所有的寒冷都不算什么,沈未晓攀紧师萱的胳膊,笑得格外温柔,“那边好像有家牛肉面,我记得还不错,我们去垫垫肚子就行。”

    “那个吃不饱吧?”师萱总想着带着沈未晓吃点丰盛的,“要不我们回家吃小渝府?”

    小区外面有家很不错的重庆风味小店,师萱记得沈未晓好像特别喜欢吃那里面的烤鱼。

    沈未晓摇了摇头,“过年回家一直吃肉都腻了。再说空着肚子吃清淡的比较好,我们就吃拉面,我请你吃!”

    师萱真是没办法不迁就沈未晓,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两个人推门进店,师萱很少吃面食,四下打量,就发现里面居然装饰的还不错,干干净净的。

    因为只有门口两三个位置空着,师萱就让沈未晓坐下,自己去点了饭拿着牌子等叫号。

    沈未晓总喜欢一些很重口味的食物,师萱想起上次和她吃馄饨她都能放两三勺的辣椒酱。

    因此,大碗的拉面上桌之后,师萱就盯紧沈未晓不许放太多辣椒,“诶!辣椒吃多了对胃不好。而且……”压低了声音又疑虑道:“你大姨妈快来了吧,还是不要碰辣的冰的最好。”

    沈未晓突然想起,两个人刚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来大姨妈的情景,还真是有点心有余悸。

    “好吧,那就不吃了。”于是,伸手又去倒醋,把面条拌好之后,夹了点凉菜就开始就这面条开吃了。

    两个人边说话边吃饭,吃着吃着,沈未晓就感觉眼前一黑,似乎横过一道人影。

    眼前的女生穿着暗绿色大衣,长靴短裙,身材高挑,轮廓精致,细白的皮肤上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眉头画的很很淡,梳着亚麻金棕的半丸子头,微微弯曲的发梢刚到半腰,厚厚的一层特别漂亮。

    沈未晓还以为是路过的顾客,也没理会,可她半天不动,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女生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师萱,就像看到往日恋人一般的目光。

    她心里咯噔一下,一个很不好的预感腾空出现。

    “许笙?你怎么在这。”

    师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眉头一皱,顿了一下,先挽住沈未晓的胳膊将她也拉了起来。

    许笙有些得意,扫了眼沈未晓,突然冷笑一声,“我来找你的。”

    师萱没有回答许笙,反而温柔地低下头问,“你吃饱了吗?”

    这种情况,哪还有心思继续吃饭。

    沈未晓扒拉了几张纸擦干净嘴巴,就点了点头,“饱了。”

    师萱征求完沈未晓的意见,这才冷冷地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一只手拉着沈未晓往出走。

    她也十分的意外,许笙的突然出现让她有点吃惊。

    不知道为什么,沈未晓觉得师萱这一次牵手握的特别用力,稳稳的她想脱开都不能。

    一路上静悄悄的,师萱牵着沈未晓走在许笙的旁边,她也不知道许笙怎么在这里。听说她大学毕业之后,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助理。

    细数起来,她已经有将近五年没有见过她了。

    五年。

    五年前她也和沈未晓一样开朗可爱,可是五年后呢,她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样子,却又遇到了最喜欢的人。

    “小萱,我想跟你谈谈。”

    熟悉的昵称,师萱莫名觉得有些可笑。

    以前的情谊,大概在她烧毁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的时候,就已经随之灰飞烟灭了吧?如今重温,实在没有太多的情愫。

    沈未晓看两个人的神态,就知道许笙是想让她回避,抽了抽手,却被师萱紧紧箍住。

    唔,姐姐是不想让我走吗?沈未晓心头一热,只见师萱望着自己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她忍不住有点失神,撇过头看向许笙。

    唉,这个许笙真的是好漂亮,三个人里她仿佛才是最格格不入的那个。可是师萱再三握紧的手指似乎传递着奇妙的能量,她心里暖暖的,一心记得师萱说过的话。

    彼此相爱,才会信任。

    “有事直说,我还要接阿晓回家。”言简意赅,沈未晓对这样的师萱有点心疼。她该是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才会变得嘴硬心软。即使时过境迁,想必那种痛苦还是会不经意间让她难过的吧?

    沈未晓本想说点啥,可是动了动嘴唇总觉得这件事她好像才是被攻击的那个人,似乎不该逞强跑出去找虐,于是还是乖乖地呆在师萱后面。

    “可以让外人回避一下吗?”

    嘶~这话真是刻薄,沈未晓肚子里充满了闷气,师萱笑着看了眼沈未晓气呼呼的小脸,轻轻一揽,带着那么点霸道总裁狂傲轻轻扬起眼角,“似乎,在这里,你才是外人吧!”

    哇!炫酷拽。

    沈未晓敛色强行镇定,崇拜地望着师萱,她手臂轻轻一带,自己就被推着绕开了许笙,从一旁的过道上走了过去。

    “你就这么不肯原谅我吗?”

    师萱仍旧往前走,反倒是沈未晓有点不忍心起来,鬼鬼祟祟地四周看了眼,悄悄掩住嘴用胳膊捅了捅师萱,“姐姐,好多人看咱们。”

    许笙看到师萱的脚步顿了顿,迅速赶上前,“小萱,我不信你没有看到过我发给你的邮件!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许笙发誓,那绝对是她此生最卑微的时刻。

    可是,是她误会了师萱,亲手带给最亲爱的姑娘莫大的伤害,她知道她活该。

    当初她错把分手的原因都推给师萱,是她错了。事后冷静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对师萱的怨恨都是来源于心底那份一直抵触的喜欢。

    师萱和他在一起,她的确是愤怒。可是等她明白她愤怒难过的,从来都是师萱没有在那种是时候陪着她的时候,她才知道晚了。

    那件事情她太冲动了,她可以不爱那个男生,却无法忍受最亲密的闺蜜背叛她。那个时候,她只想到了报复。

    师萱似乎是叹了一口气,莫名觉得沈未晓真是善良到傻乎乎,沉默着转过身,这次是真的一清二楚地看到了许笙的神色。

    “许笙。”

    师萱抿了抿有点干燥的嘴唇,“说我没有恨过你,是在骗我自己。但是,请你听好了,不管你是否告诉我你的心意,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

    那年大一,师萱19岁。

    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封陌生的邮件,师萱打开看了第一行就知道那个人是许笙。即使是低头道歉,想要尽力挽回那份情感的时候,许笙依旧是居高临下的态度,趾高气昂的像只必胜的孔雀,语气里那份不容置疑丝毫未曾改变。

    师萱也并不是从小到大都像现在不爱多话,她也曾单纯善良,喜欢和同自己一样的人说说笑笑,无辜不谈。而细数最熟悉亲密的,这世上除了家人,便是许笙和沈未晓。

    她和许笙是一起长大的情分,师萱不否认情窦初开的时候对她有过好感,但是她也知道那绝对不是爱情。

    许笙是曾经刻骨的情份,沈未晓却是这辈子铭心的爱情。

    “她有什么好?”许笙不服气,指着沈未晓,气势汹汹地质问,“我都愿意低头找你,你就因为赌气和她在一起?”

    “小萱!”许笙伸手拉住师萱的袖子,试图挽回什么,当她看到手腕上露出和沈未晓同款的手串,她才惊讶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苦笑道,“你带她去了潋滟?”

    虽然师萱拉黑了许笙,可是许笙却无时不刻在关注着师萱。包括在哪上的大学,学的什么专业,有没有交往对象,她几乎都可以通过朋友的渠道打听的一清二楚。

    毕竟,十几年的朋友,彼此的共同朋友不可能只有一两个。所以,不知情的人并不知道当初论坛爆料的人是许笙,被爆的人是师萱。还以为两个人依旧是最好的闺蜜。

    许笙狠狠地瞪着沈未晓的手,沈未晓感觉手腕发凉连忙踹到自己的兜里,只听许笙冷笑道:“你说过,潋滟,你这辈子只会带一个人去。我曾以为,那个人一定是我。”

    许笙的信心瞬间土崩瓦解,最好的爱情,在最好的年纪被她错过了。

    b城的三月慢慢在回温,看天气似乎有下雨的状况。师萱转过身拢了拢沈未晓的衣领,却向许笙叹道:“我这辈子,很庆幸有你,却也最害怕回想那段时光。白菜,我应该是最后一次这么喊你了。希望你,过的比我好。”

    许笙孤零零地站在街道,看着师萱和沈未晓一左一右的离开,鼻子一酸泪水就落了下来。

    花心白菜,白菜花心,是当初两个人申请的贴吧姐妹小号,头像还是师萱亲手做的。那时候她们都喜欢混吧,每天都在吧里秀恩爱。

    可是,现在也只有她在用那个帐号了吧?

    许笙的眼泪不听地往下掉,但是内心却出奇的平静,一点儿难过的痕迹都没有。

    亮了许久的手机被她握在手里,许笙擦干眼泪看着薄暮下的街角发了好一会呆,才接起电话,抑制着强烈的哭腔,“喂?哦,事办完了,马上过来。”

    她本来是想在临走之前再见师萱一面的,没想到到了她家,师萱妈妈却说她刚出门去车站了。

    许笙慌忙下楼追出去,心里正愁不知道是去了哪个车站的时候,就看到师萱的身影从前面的路口闪过,她还穿着高跟鞋,跑了好久,终于拦了一辆出租跟了上去。

    那一刻,她以为这会有个美好的结局。

    沈未晓并没有她想象的漂亮,但是看到她看师萱的眼神,自己竟然都能感觉到一股温暖,那一刻她就有些不确定了。

    “大概这是最好的结局。”

    许笙叹了一口气,往相反的方向离开。

    沈未晓跟着师萱叫了车过来,一路上都不敢多话,其实她心里也挺别扭的,看着师萱拒绝别人,总有那么种老公带着老婆教训追求者的感觉。

    沈未晓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个状况里,她好羞耻啊!捂脸(*/?\*)。

    师萱靠在车后座休息,感觉沈未晓在她怀里蹭来蹭去的不消停,一只手就硬生生地伸出来摁住了她的小脑袋。

    “唔,你别动,”师萱觉得今天异常疲惫,抱住沈未晓静静地坐着,眯了好一会困劲儿才过去。

    可是沈未晓却是一脸的不舒服,歪着脑袋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怎么啦?”师萱诧异,伸手抹了抹沈未晓的脖子,“你脖子扭了?”

    沈未晓泪目,“刚刚看你睡着了没敢动,脖子……有点酸。”

    “真是个傻瓜!”师萱脸上绽放出温柔的笑容,把沈未晓揽在怀里,用右手慢慢地揉着她的脖颈,“好点了没?”

相关小说:末世之万人迷的重生苏沐的悠闲日常初夏盛恋(沈瑾萱慕煜城)凡人仙府传希望此生,永不再见(夏小希苏之擎)一胎双胞,前夫逼婚请止步[星际]宠妻指南明末之成王败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