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清穿之以貌制人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93第九十三章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您的订阅比例不够, 补足比例或等待可看。  瓜尔佳氏、马佳氏、董氏、王佳氏、钮祜禄氏、纳喇氏、那拉氏、郭络罗氏……

    皇后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感受到胎儿有力的胎动,微微阖着双眸, 孕中最忌多思多想, 她不能再想这些。

    左右都是一些奴才秧子,不怕。

    她的孩子是嫡子, 生下来便贵人一等,以后自有青云梯,她要做的便是稳稳当当在凤椅上坐到老死。

    她的孩子,便会得到最好的。

    景仁宫。

    顾夏迎来一位新客人, 深居简出的董氏,乃董得启之女, 二等阿达哈哈番董得贵之内侄女, 董得贵(身shēn)上有爵位, 又是内銮仪使,算得上天子近臣。

    董氏是最早的那一批妃嫔,前些年生了皇二女,养到三岁夭折, 打那以后, 董氏就沉寂下来, 素来有宠,却不打眼。

    顾夏笑吟吟的打量着她, 不住口的夸赞:“你这样的人才, 怎么也看不够。”

    董氏今(日ri)穿着香色的旗装, 上头绣着清秀的撒花,举动容止,端庄雅致,活脱脱画里头走出来的仕女。

    一颦一笑都带着自己独特的韵味,瞧的顾夏(爱ài)的不行。

    她对盛世美颜向来没有抵抗力,拉着董氏的手,并肩坐到一处,笑盈盈的招呼:“前儿钮妃姐姐送来的新茶,我喝着不错,快泡上给承岚姐姐端上来。”

    董氏也打量她,暗暗心惊,她能走到今(日ri),一是靠着温柔小意,二是因着貌美,可瓜嫔生生的将她比下去,仔细的观察,她连指甲盖都是精致的,瞧着让人怜惜。

    两人商业互捧几句,董氏露出清浅的微笑,柔声道:“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整(日ri)里琢磨针线活,做了几件小玩意儿送你,希望你能够喜欢。”

    当初谁也送的针线来着?顾夏忘了,这些低位庶妃过来,总得孝敬些物件,又因着位卑,针线倒是极好的选择。

    看的她心动,可惜嫔位拿着针线到处跑,略有些丢人。

    她的小金库,注定命运多舛。

    “马佳庶妃马上到(日ri)子,这些时(日ri)忙乱的厉害,昨儿还在跟嫔妾念叨,说是想您了,看您什么时候方便,屈尊去瞧瞧她。”

    董氏眼眸深处隐藏着艳羡,马佳氏年头失子,闹到太皇太后跟前,最后不了了之,这才多久的功夫又临盆,她虽然恩宠不断,却再未开怀。

    多么令人失望。

    顾夏端着盖碗的手一顿,缓缓推辞:“这么紧张的时间段,怕是不便前去,再者,她如今以稳妥为要,本宫去了兴师动众的,劳累着她不好。”

    就她在亭中撺掇着她对付皇后,她今生便不想再看到她。

    董氏听话知音,转瞬就点头符合:“您说的在理,她求嫔妾许久,想来实在思念您,只她这(身shēn)子,着实不方便。”

    接着转过话头,打趣道:“您如今初承宠,趁(热rè)打铁早(日ri)怀上皇子才好。”

    见顾夏淡淡的,耳边的白玉耳珰柔顺的垂下,和柔白的肌肤相映成辉,那平静的模样颇为不以为然,心中便有隐秘的快意,她年岁小,不懂要害,等懂得的时候,说不得已经失宠别无选择。

    多么美妙绝伦的事(情qing)。

    “下次承恩之时,将枕头垫在腰下面,说不得一次便成了,到时候嫔妾就该给您道喜了。”董氏双颊微红,羞涩道。

    这般双颊凝酥发抹漆的(娇jiāo)羞模样,落入顾夏眼中,不由得轻笑,康熙有福,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个个有自己的特色。

    那晚的寂寞相思,便如冬雪般消融。

    她只是想男人了,而她现在的男人恰巧是康熙而已。

    这般想着,心中愈加平静,柔柔的送走董氏,转(身shēn)回了内室。

    她的刺绣尚未完成,还得加班加点才是。

    今(日ri)已是三月十一,距钮妃姐姐生(日ri)只有一个礼拜,她想送给她做生(日ri)礼物。

    手下的青鸾栩栩如生,展翅(欲y)飞,只剩下边角的细小装饰,更费功夫些。

    不知何时,夜色降临,香颂轻手轻脚的将烛火点亮,这才轻声劝:“您好歹起来活动活动,一直坐着,仔细(身shēn)子骨僵硬难受。”

    “嗯。”

    应声而起,顾夏确实觉得脖颈很疼,哎哟一声,香颂就知机的上前,替她揉捏着僵硬的肌(肉rou)。

    “晚膳您看用些什么?”

    “抓着冬(日ri)尾巴,今儿上羊(肉rou)锅子,我自个儿涮着吃。”

    马上天就要(热rè)起来,再用锅子就不大合事宜,不若好好告慰自己的五脏庙。

    香榧脆生生的应了,兴奋的下去准备,不怕主子点餐,就怕主子说随意。

    这随意代表着没胃口,心中没想法,如何猜心思就成最头疼的问题。

    沈香雨侯在跟前,正替她收拢绣品,闻言有些迟疑,见顾夏望过来,才轻声道:“您不如等等,瞧着万岁爷那边可有传召。”

    咬了咬唇,顾夏侧眸,也跟着迟疑起来,“不必罢?他……想必要陪主子娘娘。”

    室内一阵沉寂,(身shēn)份是最大的障碍。

    沈香雨仔细的规整着手中珍贵的绣线,轻声道:“奴才说句僭越的话,有时候这只是做个姿态,万岁爷万一问起来,知道您惦念着他,听着心中舒坦就是成了。”

    饿着肚子跟个怨妇似的等上许久,这样的事她做不来。

    男人于她,并不是主要。

    纵然有避不开的生理需求,也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将自己摆在低位,汲汲而求,她做不来。

    “嬷嬷一番好意,只本宫实在腹中饥饿难忍,还是作罢。”

    她一说,沈香雨便懂了,福(身shēn)行礼,接着带着绣品下去。

    香颂拧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有些埋怨。

    “您多贵重的人品,这般的事,嫔主做来必定委屈,好生思量才是。”

    顾夏好笑的点点她的额头,笑道:“年岁大的人,对于脸面总不如年幼人看的重,她说的是个法,只不适合我罢了,以后莫要带到脸上。”

    正说着,就听到外头福宝嘹亮的请安声,再接着是三小只,叽叽叽、汪汪汪、喵喵喵……

    顾夏噗嗤一声笑了。

    撩开帘子来到廊下,看着他衣摆上挂着的三小只,寸步难行,笑道:“瞧这亲(热rè)的劲头,跟迎接阿玛似的。”

    说着便要蹲福行礼,被康熙撑住胳膊,紫貂趁机顺着衣摆窜到他肩膀上。

    梁九功瞧着那小东西一路往上窜,吓得心跳都要停摆,见它老老实实的,就心疼起衣裳来。

    为着见嫔主,万岁爷在衣柜中挑了许久,才选出这么一件合心的,被这小东西一顿抓挠,可算是毁了。

    一口气没抽上来,(奶nǎi)豆儿学紫貂的模样,顺着另一边便窜上来。

    梁九功:……

    这(套tào)织造局耗费月余功夫精心绣制的衣裳是真废了,再别想要了。

    这绢花做的((逼bi)bi)真,淡红鲜妍,好似桃杏(春chn)色,银丝做骨,雾绡纱做面,平时从不曾用,不过是因着这绢花太过旖旎。

    花蕊素有剪彩鸾枝之状,蕊心更是双莲并蒂,有比目连理云的说辞。

    最重要的是,它能提醒康熙,她进宫的时候,虚岁不过豆蔻十三,还是一个黄毛丫头,若论青梅竹马尚有些早。

    康熙替她理了理鬓发,柔声道:“此花如此处理倒是合你,(日ri)后再给你做几件首饰衣裳出来。”

    他喜欢瞧着她笑靥如花,穿戴精致,(娇jiāo)(娇jiāo)气气的立在玉阶上,回眸(欲y)笑的模样最动人。

    “好。”

    扭了扭手指,顾夏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神色,索(性xing)破罐子破摔,笑盈盈的应下。

    还未承宠就惹出这许多事(情qing),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要重新打算,像她以前想的那般,生个孩子之后退隐,怕是不能如愿。

    有些事(情qing),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的,这后宫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不管你有没有破绽,哪怕给你按一个破绽,也要把你拉下马。

    通过这事,顾夏在想,原主真的是因着忧心父亲所致,将自己忧虑成疾,一命呜呼的吗?不见得。

    扬起精致的小脸,顾夏大胆的在康熙脸颊上响亮的亲上一口,双眸亮晶晶的望着他,俏生生的道谢:“此事全指着陛下圣明,才没有使臣妾蒙冤,得主如此,妾心甚慰。”

    不等他回应,她就抱着他细韧的腰(身shēn),好似全心全意的依赖一般,依偎在他怀中。

    云鬓乌发就在跟前,幽幽的香味在鼻间徘徊,康熙心中一动,想到前几次的惨烈,打算捧起她小脸的手,就放在她的背上,轻柔的抚摸安抚。

    发育这事,一时半会儿的完不了,她(爱ài)(娇jiāo)怕疼,还真得想个法子。可若是绕过前戏,又觉得怠慢她。

    隔着碧纱窗,能清晰的看到外头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冬(日ri)雨也缠绵些,不似夏(日ri),瓢泼的痛快。.kuangsha.<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相关小说:最强快递乔那村干部青梅渴口小鱼儿与大虾米星际之殊途同归王之影侍放开我的竹马重返千年